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8月19日 周日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七星杯】双道歉
日期:2018-08-07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孙泰祥
点击:232

在群山环抱的山凹里有一个风光旖旎的小山村叫秀水坳。整个村子叠翠依依,绿树环绕;树上的鸟儿上蹿下跳叽叽喳喳,从天刚发哨一直叫到黑天睡觉;一条山溪汇成的小河蜿蜿蜒蜒,哗哗啦啦地唱着欢歌穿村而过,那沁人心脾的旋律昼夜都是那么悦耳奇妙。村里几乎家家户户的女人都在家照顾小的、孝敬老的,外加侍弄几亩薄山地;男人则背起行囊,来到省城打工挣现钱。说是挣现钱,遇到“黑心利”的个体老板,农民工甚至一年二年都拿不到应得的工资,你说气人不气人?
这不,秀水坳的农民工赵永绵就遇到了这样的烦心事儿。他在省城一家效益不错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做瓦工,手艺那是出类拔萃。他砌墙砌的溜直一条线儿,上下不差半分毫;抹墙抹的平平展展溜光水滑,苍蝇落上站不住脚。春夏秋冬一年四季365天,他起早贪黑却能干出500多天的活计。汗水没少流,体力没少出,积攒的工资只是个理论数字。二年下来却一分现钱都没有拿到,把他气得急了暴跳。
当赵永绵一筹莫展讨不来工钱的时候,妻子玉梅打来电话说是婆婆突然得了重病,需要住省城的大医院治疗。老人虽然参加了“新农合”,但三甲医院光是入院门槛费就得交3,000块。别说是3,000块呀,赵永绵把所有的兜里子都翻过来了,连300元都没有凑够。他找到老板好说好商量要这二年的工资10万块钱,说老娘治病等着急用。可是老板花说柳说,左搪右挡就是不给钱。你跟老板翻脸,他双手叉腰比谁都横:“要钱没有!不愿意来这干,你就趁早滚蛋!”这可咋整呢?赵永绵想的脑瓜仁儿生疼,也想不出凑足住院押金的办法。
人若是倒霉的时候,喝口凉水都塞牙。妻子打来的第一个电话还没过仨小时呢,大舅哥又打来了第二个电话:“永绵啊,玉梅在上山砍柴的过程中,一不小心蹬翻了石头,摔得右腿骨折。我想把她送到医院尽快接骨,经电话联系,医生说不先交足做**的50,000元押金就不留住院更不能做**,我们急得团团转……”赵永绵闻听心里哆嗦手发抖,电话掉在了地上。入洞房赶上闹肚子,你说赵家怎就这么倒霉呢?
赵永绵捡起电话又贴近耳边,这回传出来的是妻子玉梅带着哭腔的声音:“永绵啊,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啊……”赵永绵赶紧安慰妻子:“玉梅你别着急,我麻溜回去……”玉梅那头回话说:“你空人回来有什么用?你不把这二年的工钱要回来,拿啥给老娘交住院门槛费?拿啥给我交做**的押金?”“我都跟老板要了不下百回了,可他推三阻四就是不给啊……”“你就不会想点高招儿?难道你不记得荣毅仁家的故事啦?”妻子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赵永绵接完电话自言自语地说:“这可奇怪了,是开发商老板欠我的工钱,又不是荣毅仁欠的,跟他家的什么故事有何关联吗?要说荣毅仁家么,人民币那是屡屡的,除此之外他家也没啥故事啊? ”赵永绵摸摸后脑勺百思不得其解。他左思右想,忽悠一下子想起来了,两年前,自己和妻子共同看过的一本书叫《民国最大的绑架案》。说的是1946年4月25日上午,荣毅仁的父亲、面粉大王荣德生在上海民生路遭到土匪绑架。荣家交了50万美元的赎金,方保得荣老先生安然无恙。莫非媳妇暗示我如法炮制讨要工钱?这靠谱儿吗?
管他呢!恶人就得恶招儿治,恶人就得恶人降!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舒畅!可是……可老板是个遗腹子,他的爹爹在他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过世了,难道让我绑架一堆白骨?哼,他爹早死了,还有他儿子呢。对,小鸡子不按着不撒尿,绑他命根子讨要工钱,我就不信他不给!
说干就干,赵永绵豁出去了。他立刻来到绿茵小学窥伺时机。真是天遂人愿,正赶上老板9岁的儿子小虎子嫌学校的饭菜不好吃,趁大门俩保安低头吃饭的时候,小家伙偷偷溜出校门到小卖店买薯片。赵永绵急忙上前拦住小家伙儿说:“小虎子,走,赵叔叔带你去大超市买好吃的去。”小虎子一抬头,见是经常到他家讨要工钱的赵叔叔,平时熟络得很,遂一路蹦蹦跳跳地跟着他来到了沃尔玛。小家伙也不客气,专挑自己爱吃的小食品往购物车里装。到了收银台,花光了赵永绵兜里的280多元钱。赵永绵将小食品装满了两个大塑料袋,把小虎子领到了自己的承租屋。小虎子有了好吃的就乐不思蜀,吃饱薯片喝足了汇源果汁就呼呼地睡着了。傍晚醒来,这小子又大吃大嚼一顿,然后倒头又睡。
到了放学的时间,老板打发司机开车到学校接孩子却没有接到。老师说:“这个孩子下半天逃课已成家常便饭,我们还以为他早就自己溜回家了呢……”司机把这个情况电告了老板。老板一家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撒出人马四下寻找。眼看到了子夜时分,陆续回来的人累得筋疲力尽,个个垂头丧气,带回来的消息不外乎都是泥牛入海。
“叮铃铃!”突然的电话铃声,把一屋子的人吓得面面相觑,谁也不敢伸手去接电话。还是老板比较镇定,他一手抓起话筒,一手按下了放音键:“你儿子在我手里,马上给我预备10万元钱,不准报警!不然……”对方咔嚓一声挂断了电话,随后传出来嘟嘟的忙音。老板听完电话,头上立刻冒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子。尽管对方将声音进行了伪装,听起来还有似曾相识之感。会是谁呢?我怎么得罪他了呢?说是绑匪吧,为了区区10万块钱就铤而走险?怎么着也不太像啊!
俗话说老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老板的娘听完电话急得泪水涟涟,拍手打掌地数落儿子:“我平时提溜耳根子总告诉你,做人做事要讲诚信,要留有余地,和气才能生财。得罪了人就会闹双小鞋穿,得不偿失啊!看看,应验了吧?快去拿钱赎人吧!今天,你要不给我把大孙子全鬃全尾地赎回来,我也不活喽,呜呜……”老太太哭得鼻涕一把眼泪一把。
老板马上给自己公司的出纳挂了电话:“小李子,马上给我送10万块钱过来!要快!”老板很快拿到了钱,等绑匪电话告诉送钱的地址,好去赎儿子。眼看天都快要亮了,还不见绑匪的电话打过来。老板虽然救子心切,但头脑还算清醒,恐怕迟者生变,儿子的小命不保,遂当机立断拨打了110报警电话。
再说赵永绵给老板打完那个通知电话也是如坐针毡。毕竟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嘛,行为突然跟绑匪扯上了关系,不能不有所顾忌。他心里忐忑不安,几次拿起电话拨号,都把号码拨错。他无数次给自己解心宽:我不是绑匪,我的行为既没有用绳子绑小虎子,又没有骂他打他,还给他买好吃好喝,简直都把这孩子当成了小祖宗。我只不过是想通过此法要回应得的工钱而已。我没事儿,谁能其奈我何?可是又一种不详的声音在耳畔回响:你讨要工钱维权没错,可是,你的方式方法对头吗?你限制了人家孩子的人身自由,不是绑架又是什么?刑法你也不是没学过,绑架罪最低也要判5年以上的有期徒刑啊……他辗转反侧,夜不能寐,越想越怕,告诉老板送钱地址的电话始终也没有拨出去。
突然,哐当一声脆响,楼门被人一脚踹开了。冲进来几名警察不容分说,三下五除二地把赵永绵控制住。歘!给他戴上了手扣子。原来,警局接到报案后,根据赵永绵打出的电话,利用北斗卫星跟踪定位系统很快锁定了他的承租屋地址。
“我不是绑匪!我也没有虐待孩子,你们为啥扣我?我只不过是想要回我应得的工钱而已!有我这样的绑匪么……”不管赵永绵如何喊叫解释,他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绑架罪的要件,那是毋庸置疑的。
踹门声惊醒了小虎子,见冲进来的警察扣住了赵永绵立刻不干了:“赵叔叔是好人!他给我买好吃的,你们为啥抓他啊?警察叔叔,你们抓错人了,快放开他!放开他!”
老板心疼地抱起儿子,撩起小虎子的前后衣襟左看看右瞧瞧,没有看见任何伤痕;又褪下孩子的裤子,前瞅瞅后瞄瞄,除了屁眼儿没疤瘌;再摸摸孩子的脸蛋儿和小脑瓜儿,也是毫发未损,心里悬着的一颗心方才落下。
公安局侦结了案件,检察院进行了认真的复核后,移交法院开庭公开审理了此案,并指定了省城最好的律师为赵永绵辩护。旁听席上的观众听着控辩双方唇枪舌剑,你来我往,都为赵永绵的法盲行为而深深惋惜。没打着狐狸反而惹了一身骚,被当庭宣判身陷囹圄5年,赵永绵懊伤莫及,把肠子都悔得确青。
“等等!”当法官的法槌就要落下之际,突然从旁听席上走来一个拄着单拐的少妇,她一瘸一拐的来到原告席前。一边深深地低下了头,一边悔恨地说:“我是赵永绵的妻子玉梅,是我暗示永绵采取非法行为讨要工钱的。有句老话叫‘家有贤妻男儿不把横事做’,我不是贤妻,吃冷饭出馊主意,将有理变成了没理,对不起我的丈夫,我也有罪啊!我更对不起原告,对不起法官。恕我腿残不能下跪,我真诚的向原告和法官道歉……”
“姑娘,你不能道歉,该道歉的是我这个老太婆啊!”原来是老板的娘上前扶住了玉梅。只见老太太颤抖地说道:“该道歉的是我。孔老夫子有句名言:‘养不教父之过’,我的孩子是个梦生,根本没看见过他爹爹。儿子从小跟我生活在一起,教育他的重担就落在我的肩上,怨我没教育好他啊!有错是我儿子当老赖在先,这才导致你们以后的不当行为,导致你家永绵的牢狱之灾啊。农民工到城里打工,为我们盖高楼起大厦,哪一座楼盘没浸透他们的汗水啊?他们为国家和老板们积累财富,他们为城市的靓化工程消耗着自己的青春,他们撇家失业的容易吗?我儿子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不守诚信拖欠农民工的工资啊!我为没教育好儿子感到羞愤,我为没教育好儿子感到自责,我也有罪啊!我向你们老赵家诚挚地道歉!”只听“啪啪”两声脆响,老太太左右开弓抽了自己两个大嘴巴。
“大娘,你不能打自己,道歉的应当是我们赵家,是我们赵家给你老带来了精神上的重大伤害……”急得玉梅甩掉拐杖,上前拽住了老太太的双手。可那条伤腿疼得她一激灵,两人双双倒在地上哭成了一团。
这工夫,老板跪在了娘的面前说:“娘啊,您说得对,是儿子没有遵循您老人家的谆谆教诲,干出了这等不守诚信的**之事。是儿子不孝,是儿子对不起农民工,是儿子对不起社会啊!儿子也向被告诚挚地道歉!”他说完站起向被告杨永绵一躬到底。随后,从座位上拿过来一只密码箱当众打开说:“这是20万元钱,现在我郑重地承诺,拖欠赵永绵的工资我加倍奉上,当场兑现!今后,赵永绵的老娘就是我的亲娘,我一定将她老人家接到省城最好的医院治好她的病!请一个悉心照料她老人家饮食起居的好保姆,所有费用都由我出!再有,赵永绵的媳妇就是我的亲媳妇……啊,错了,赵永绵的媳妇就是我的亲妹妹!我一定负责全部医药费,把她的伤腿治疗的恢复如初!今后,我再也不拖欠农民工的工资啦……”
“当!”主审法官的法槌庄严地落下。
“哗哗哗!”法庭内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震耳欲聋。

【编者按】最美是乡情,是善良的人心。【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七星杯】“老 雷” 的 故 事 ——记全国道德模范、沈阳市沈北新区黄家街道 大孤家子社区农民 汤秉贵
下一篇:【七星杯】最后一班地铁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513764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