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0月17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七星杯】最后一班地铁
日期:2018-08-07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宋鹏翔
点击:285

老王,还有陈瑞、喜来他们几个上了地铁在建巷道,走出施工场地大门的时候,月亮已经爬上树梢,星星已辉映灿烂了。
通向地铁二号线车站的小路,槐树清幽,月光似碎银子般洒落在地上,斑驳陆离。老王没走几步,就打了个“哈欠”,举起双臂很舒服地伸了个美美的懒腰,摇摇晃晃地走在他们几个前面。看得出一天的地铁施工让现在的他很疲惫,不,让他们几个农民工都很疲惫。
从这里走到地铁站口大概还有两站多的路,他们要走过去,赶上最后一班地铁,回到三环路附近的临时驻地宿舍休息。
陈瑞走在老王的后边,边走便敲打着老王身上穿着的工作服,给他拍着灰尘。
“别拍了!拍不干净的。”老王边走边向后摆着胳膊,示意着陈瑞。
“去去灰,免得上地铁惹得人家烦,躲得远远的。”陈瑞叨咕着。
老王,其实四十刚出头儿,家住在辽西偏远的农村。地铁九号线开建快两年了,老王就今年春节回家呆了两天,初二一大早就忙着赶回地铁工地。九号地铁线建设工期紧,老王又是个班长,他可不想让全班的施工进度拖整个工段的腿。
大年初二的早上,老王媳妇送他到村口,依依不舍。老王见了,粗声粗气地说:“别介啊,都半辈子的人了,整的像小两口新婚小别似的。”回过头来,老王的眼里竟闪着泪花。
老王的媳妇哭了,“一年就回家一趟,就呆了两天。唉!”
老王伸过手来,帮媳妇擦去脸上的眼泪,尽量掩饰着自己,他不想让媳妇看到他眼里盈满的泪水。
“风真大,吹得眼睛直流眼泪!”老王自言自语道。
媳妇拥过来紧紧搂住老王的腰,把脸贴在老王的胸口。老王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刷刷滚落下来,滴在媳妇的头发上。老王低下头,见媳妇的头发已花白了好多,他心里不禁一颤,媳妇在家里太辛苦了,种地、养鸡鸭,照顾上初中的闺女……哪不得伸把手啊!有时还要去孩子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家里,帮老人们干些家务,真够难为她的了。可又有什么办法呢?
老王媳妇抬起头,擦去眼角的泪珠,“老王,你去吧!好好干,家里你放心!”
老王猛地一把把媳妇揽进怀里,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松开媳妇,“你要照顾好自己,再见!”拎起放在地上的兜子,径直走向了山坳那边的汽车站。泪水,在老王深邃的眼眶里忽闪着,止不住地向外涌着。
这会儿,走在城里大街旁的小路上,老王的心情是不平静的。
本来今天早上老王想请假来的,他发烧了,浑身骨头节酸痛。喜来给他拿了一片退烧药,他吃下了,本想好好再睡上一觉,恢复恢复身体。可早上又一想,如果他不到现场,今天的挖掘进度就可能放慢,这个礼拜的任务就有可能泡汤。于是,他咬咬牙和大家伙儿一起来了。
“我说老王,现在感觉好些了吧?”陈瑞关切地问着。
“强多了!”老王回应着。其实他心里清楚,烧还没退。
陈瑞和老王是一个村的,前几年没考上高中,就跟着老王进城里打工来了。
国庆节前,陈瑞的妈妈从乡下打来电话,让他请几天假,回村帮家里秋收。可地铁工地的活儿太紧,他几次想跟经理请假都没好意思开口。昨天他妈又来电话,告诉他不用回家了,乡亲们帮家里收割上囤了。听妈妈这么一说,陈瑞心里这块石头才算落了地。
现在,他们这五六个农民工已经走近了地铁口。
“喜来,别毛手毛脚的,注意别碰到身边的人,你衣服脏!”陈瑞提醒着喜来。
“知道了!”喜来笑着扭过头看着陈瑞说。
喜来是今天才来到地铁工地的,第一天上班。他和老王、陈瑞他们是一个乡的,但不是一个村。喜来今年十九岁,刚刚高中毕业。小伙子大个儿,性格开朗,干活麻利。虽然刚来一天,但工友们都喜欢上了他。今个儿在地下坑道里忙完了活儿,休息的时候,他从跨兜里掏出一本书来看。
陈瑞问他:“将来还想上大学咋地?”
“是啊,将来我准备上大学,不能辜负了高中这十二年!”喜来靠着挖掘地铁巷道的遁机,十分认真地说。
喜来从小没有了父亲,母亲身体又不好。本来高考他可以考个大专,但他放弃了。他想给妈妈挣点钱治病,自己将来有机会了再上成人大学。
“靠边点儿,身上这么埋汰!”一个摩登小姐穿着高跟鞋,从喜来身边小跑而过,嘴里嘟囔着。
老王回过头:“大家注意,别碰脏了别人的衣服!”大家听着点点头。
走进地铁站,大家通过安检、划卡,进入地铁站台,等车。
这是最后一班地铁,站台上没几个人。
不一会儿,车进站了。没人下车。
老王他们几个人进入车厢。一节车厢就十几个人,基本都是空座。
喜来刚要走过去坐到座位上,一个距离喜来要坐的座位几步远的一位妇女赶紧起身捂着鼻子躲开,坐到更远的位置上去了。
“喜来,过来!”老王喊着并一屁股坐在了靠对面车门的地板上。
“怎么?坐地下?”喜来过来很不解。
“是啊,别把座位弄脏了!”老王挥挥手,示意大家坐在地板上。
陈瑞他们挨着老王并排坐在了地板上。
喜来显得有点委屈,“建地铁的,不能坐座?”
这时,一位耄耋老人从座位上站起来,关切地说:“我说几位农民工兄弟,你们进城建地铁来了,一天累的够呛啊,又不是没有座位,坐上来吧,地板凉啊!”
“不用了,大爷,谢谢!”老王接过话头笑着说。
“这可不行!”老爷子似乎来了犟劲儿,他离开座位走过来。车厢里的几个乘客听见这边的说话,也都凑了过来。
一位小伙子过来直接拉着老王的胳膊,“大哥,起来坐座位上吧!”
老王顺势站起来,陈瑞他们几个农民工也都跟着站了起来。
老王摆着手,“不行啊,我们身上脏,不能弄埋汰了座位。谢谢各位了!”
那位老爷子拍着老王的肩膀,“好样的,好样的啊!”眼睛湿润了。
刚才见了喜来直躲闪的那位妇女也凑到老王和喜来的跟前,涨红着脸,“对不起啊大兄弟,刚才我……”
“没关系,没关系!”老王笑呵呵地说。
那位老爷子站在一旁,听着老王的谦让,似乎有些激动,“我说,各位乘客朋友,农民工兄弟们不容易啊,他们背井离乡,离开亲人,来给咱们城市建地铁,干了一天的活儿,身上是有股味儿,可我觉得这个味儿好闻!比香水好闻啊!”
“老爷子说得对!”不知是谁接了一句,周围的乘客随即附和着,“对!对!”
“他们穿着干活儿的工作服,怕给座位弄脏了,坐在地上,这让我们城里人很过意不去啊!让我们大家向这几位农民工兄弟致敬!为他们的正能量鼓掌——”老爷子高声说着,一阵掌声瞬间盈满了车厢……
列车在前进,掌声在回荡,欢声在回荡……

【编者按】曲折耐读的佳作!【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七星杯】双道歉
下一篇:【纪念八一建军节91周年】樱桃红了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795406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