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2月19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贼欢喜
日期:2018-08-04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铁马
点击:369

傍年根闹贼是个常理,尤其到了饥馑年岁。我爷爷说得好:“谁家不盼望过个好年?就兴地主和官家吃香的喝辣的,让穷苦人喝西北风去?还有天理没?”爷爷是出了名的直肠子,烧火棍捅了个心,没有弯转。头些年在“翠红楼”当过头牌的“孙二娘”听了,登时不悦意,狠怼我爷两句:“穷鬼还想花天酒地不成?还想造反不?当心于警尉听见,不抓去皮鞭辣椒水的伺候上才怪,真是不识好歹!”说罢,扭着水蛇腰打我眼前飘过,身上的脂粉香气差点把我闪了个趔趄。我爷爷当时就瞪圆了眼珠子,下巴颌上的一绺山羊胡子一翘一翘的。他攥着手里一尺多长的烟袋,冲着“孙二娘”的背影,使劲地点戳着:“**,**!当心让日本人日死你。拿于警尉吓唬谁呢?爷爷可不吃你那一套!”

于警尉是咱刘家店郡警察所的所长,手下有十几条人枪。在咱这个郡,可是个跺一脚地皮都要抖三抖的人物。那时的貔子窝属关东州,下面设有四郡十二个村,都由小日本子统治着——其实每个郡只有一两个日本人,其他的都是些汉奸二狗子。要不我爷爷经常在我跟前唉声叹气地说中国人太怂!每次说这话,爷爷总是扯着我的耳根子告诉我:“年轻人可得有血性,要争气,不能辱没了先人,千万莫学于德水那种数典忘祖的小人,早晚遭报应!”

于德水就是于警尉,打自当上咱刘家店郡警察所长,这家伙可是牛掰大了。整天别着王八盒子,人五人六的排场大着呢!于警尉从来不准别人叫他名姓,不管平辈长辈见面都得鞠一躬,尊称一声“三爷”,说这是日本人的礼数。说起于德水,以前算得上我爷爷半拉子朋友,还时不常的请我爷爷喝一顿酒。那时的于德水不过是街面上的小混混,人称“于大头”,后来人们嫌叫着拗口,干脆就叫他“大头鱼”。“大头鱼”混社会时可没少挨揍,经常是被人揍得鼻青眼肿,亏得我爷爷看在同村发小的份子上,帮他摆平了很多事。等到这小子穿上了日本人的制服,腰间别上了日本人的王八盒子,脚上蹬上了日本人的麂皮马靴,我爷爷就再也不搭理他了。于警尉晓得我爷爷是个嫉恶如仇的主,又有一身好功夫,要紧的是,和貔子窝的“胡子”关系又密切。所以任我爷爷人前人后把他骂个狗血淋头,却从不恼火。

于警尉表面上对我爷爷毕恭毕敬,骨子里却恨得牙根痒痒。我爷爷是咱这儿方圆三五十里数一数二的“练家子”,年轻时打过黄毛鬼子,他那双肉掌据说能拍死一头犍子牛。我爷爷生性豪爽敞亮,又有着股侠气,全郡的人几乎没有不买他帐的,这让于警尉很是不爽。我明面上他自然不敢招惹我爷爷,但那些和我爷爷过往甚密的商家可遭了殃。于警尉隔三岔五的到商铺门前寻衅,横挑鼻子竖挑眼的。看到不顺眼的顾客破口就骂:“一脸山狼海贼相,绑了!”哪个不服,立马掏出王八盒子,“砰砰砰”朝天放上三枪。时间长了,来商铺买东西的人自然少了——谁愿招惹那晦气去?我爷爷也没辙,只能干怄气。

我爷爷大徒弟天宇哥听闻这事后,过意不去。有一天趁着于警尉在“风月楼”摆庆生宴时,偷偷往饭菜里下了几把巴豆,害得到场的宾客差点把茅厕挤破。于警尉更是,酒未过三巡菜未过五味就拉了一裤子,差点没把苦胆拉出来。当天晚上,天宇哥就被以“图谋不轨”的罪名抓进警察所,据说坐了半宿“老虎凳”,肋骨也被打断了两根。第二天就被送进了州里的大牢。

天宇哥是我爷爷最得意的徒弟。关东州刚成立那会,有几个日本浪人来挑战我爷爷。我爷爷指着天宇哥说:“这是我徒弟,你们先过了他那关,才有资格跟老夫打。”天宇哥长得又矮又瘦,站在那儿,就像杵了根高粱秸子。日本浪人哪能把他放在眼里?谁曾想,几个回合下来,日本浪人连天宇哥的衣裳都没碰着,自己却摔了个四仰八叉。天宇哥有个绝活很少有人知道,那就是缩骨功。曾有一回,我用棕绳把天宇哥抹肩头拢二背捆得结结实实,谁知天宇哥只是浑身抖落了几下,眨眼工夫就挣脱了束缚。听我爷爷说,天宇哥的祖上是六扇门里的捕快,不但有缩骨功的绝活,轻功也甚是了得。“你别看‘大头鱼’别着个王八盒子,整天咋咋呼呼的,你天宇哥想要他的脑袋还不跟取个夜壶一样!?”我爷爷说这话时,狠呸了一口,满脸的鄙视。

我爷爷最恨官家把老少爷们称作“山狼海贼” 。刘家店郡除了连屎橛子都长不出的盐碱地,再就是一大片沿海滩涂,那里倒是很丰饶。不过打自日本人来了后,全都给封锁垄断了,全郡的人眼瞅着大海里鱼虾乱蹦却无计可施,吃点虾米都得从小日本手里买。等到秋后给天皇老儿纳完皇粮,穷苦人只有喝西北风的份了。我爷爷说的好:“哪个天生就是当贼的料?还不都是世道的?”

于警尉对爷爷的话相当“感冒”,这种不安分的言语无疑会使他的辖区里注入不安定的因素。今年又是个大旱之年,庄稼只收了一二成,如果不严明法纪,这些穷鬼还不造反了?自从巴豆事件以后,“大头鱼”可是学乖了,搁哪吃饭喝茶从来不提前透露。人也变得越来越狠了,整天价儿别着王八盒子,身后跟着四五个警卫,扛着大杆枪从街头踅到街尾。他那老姘头“孙二娘”背地里帮着他鼓噪,任谁都晓得,“孙二娘”的大烟馆可是“大头鱼”经常落脚的地儿。每次出来巡街,于警尉总要到大烟馆里休息一下。老姘头先是给他沏一杯茶,伺候着于警尉吸上两个大烟泡。若是棒槌痒了,大烟馆里还有妓女供他消遣。这一年光景下来,于三爷像变了个人似的,整个身体就像是被完整的刷下了一圈。只剩下副猴筋把骨的架子顶着一个硕大的脑壳,一双深陷的眼窝,死灰色的肤皮,赶得上刚从泥土里刨出来的死尸。于三爷一天天消瘦下去,人也变得更加神经质,有时正抽着大烟,突然脱得光溜溜的冲上大街,对着四下屋顶乱放一通枪,嘴里大喊捉贼!爷爷告诉我:他这是抽大烟产生的幻觉,早晚整个人都得崩溃。爷爷还警告我说:“大烟有毒,吸了就上瘾,千万不能染指!这都是小日本的毒计——想麻痹毒害中国人,到时候好任由他们使唤。”

好不容易要过年了,“孙二娘”从州里置办年货回家,带来了最新消息——天宇哥越狱跑了,说是监狱的铁栅栏丝毫没有损坏,人却没了踪影。她还放出风来说:天宇哥插翅难逃!关东州四郡十二村的海捕文书马上就到,皇军一定要在年前缉他归案,然后就地正法!皇军放出话来,对提供线索的良民大大的奖励。我爷爷就在这个档口跟“孙二娘”恼的:“谁家不盼望着过个好年?就兴地主和官家的吃香喝辣的,让穷苦人喝西北风去?还有天理没?”

过了腊月二十三,全郡的人都传开了:天宇哥就要回来了,而且是领着抗联的人来。那阵子的消息就象漫天飞舞的雪花纷纷扬扬的——有的说天宇哥早就参加了貔子窝的胡子,而且凭着一身的好功夫坐到了“四梁八柱”中的“托天梁”,也就是二当家的位子;有的说,天宇哥是跟着绿林英雄“老北风”张海天一起打日本鬼子;还有的说,天宇哥早就加入了抗联,是杨靖宇司令的作战参谋……我问爷爷这些消息哪个是真的,爷爷笑着说:“都是真的。以后就跟着你天宇哥走,做个堂堂正正的有血性的中国人!”

后来爷爷才告诉我,其实天宇哥在监狱里养好了伤——大约就一个多月的时间——就用缩骨功跑了。至于为啥半年多才传出消息,道理很简单,日本鬼子觉得丢人。

腊月二十八,郡里开来了十几辆军用卡车,车顶上都架着歪把子机枪,车厢里拉满各种作战物资……排满了整个仓库。于警尉带着所里的警察全部出动,荷枪实弹警戒,不让任何人靠近。他从仓库的门卫室拽出一把椅子,斜躺在上面,翘着二郎腿,一手拎着王八盒子,一手捏着根牙签剔着牙,不时还道:“你们这些山狼海贼,有尿性的过来动皇军的物资试试,三爷不给你脑袋戳个窟窿才怪!”

腊月二十九,军用卡车卸下了物资,领头的日本小队长给于警尉扔下挺歪把子机枪便回州里去了。于警尉让人把机枪架在仓库的正门,并派人四处嚷嚷,凡敢靠近仓库大门的,管他舅舅姥爷的,一律格杀勿论!于警尉唯一不放心的就是仓库正门,仓库其它地方都是由四五米高的围墙围着,上面还安装了半人高的电网,任是一只麻雀都难飞过。何况一个大活人?

入夜时分,黑蒙蒙的暮色抖地从海的方向扑涌过来,天地间一片混沌。于警尉命人掌了百十来枝火把,插在仓库的各个角落。他又让人在仓库大门外面点起一堆篝火,把个大门周遭照的铮明瓦亮,偶尔有个人影闪过,于三爷就“砰砰”朝天放上两枪,然后嘶哑着嗓子吼喊着那说了无数遍的话:“妈拉巴子,在这儿三爷我就是王法,皇军把你们交给三爷,三爷就有权决定你们的生死——甭指望刘天宇会带抗联来解救你们这些穷鬼!跟着三爷跟着皇军才能吃香的喝辣的。”

那一晚,从掌灯开始,爷爷就拿出祖传的腰刀,翻来覆去摩挲着。这把刀爷爷从来不让我碰,说这把刀杀过人,晦气着呢。我始终不明白,爷爷每次端详这把刀时都老泪纵横,他不止一次地问我:“爷爷老了吗?爷爷老了吗?”然后紧紧地把我搂在怀里。

爷爷磨了半夜的刀,我在那“吱呀吱呀”的磨刀声中渐入了梦乡。也不晓得啥时辰,爷爷把我叫醒,笑吟吟地说:“你天宇哥回来了!”

睡得迷迷瞪瞪的我这时才听到外面已经炸开了锅,好像有千军万马在纵横驰骋:机枪声,大杆枪声,爆炸声,骡马的嘶鸣声夹杂着人声,呼来啸去的,仿佛要天翻地覆似的。

约么过了半个时辰,外面杂七杂八的声音戛然而止。爷爷把祖传的宝刀交到我手上,拍拍我的后背,说:“你不是一直问爷爷你爹娘是咋死的吗?爷爷今晚就告诉你,你爸妈都是抗联的,都是被小日本给杀害的。”爷爷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攥着我的手哽咽着说:“报仇的时候到了!”

爷爷从背后搡我一把,说:“——去啊!”

我拎着腰刀,推开屋门来到仓库门前,大老远就看到天宇哥站在人群中间,腰里别着两把盒子炮,枪把上系着的红绸比篝火还红还艳。于警尉龟缩在门卫室旁边,整个身子筛糠似的抖个不停,在他脚下,王八盒子已经被拧成了茶壶把儿的模样。

人们闪开一条道。我拎着腰刀,一步一步朝于警尉走去,一面吼道:“呔!好你个‘大头鱼’——”

【编者按】《贼欢喜》是献给八一建军节的,首先向作者致敬!在那个炮火连天的年代,涌现出无数个革命先烈,像文中我的爷爷、天宇哥等都是抗战联军,从背面打击日寇,令敌人闻风丧胆,当然也出现了民族的败类——于警尉。既然正义的枪声已经打响,就让我们走向一个个胜利,迈向新的征程!感谢赠稿,推荐共赏!【烟雨编辑:立冬】
上一篇:蝉恋(绝句小说)
下一篇:血腥的爱情故事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103631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