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17日 周六
【郭帅】排座次视野下的梁山宋江系好汉
日期:2018-07-29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郭帅
点击:449

以宋江为首的一百单八将在梁山上曾共誓曰:“聚弟兄于梁山,结英雄于水泊,共一百八人,上符天数,下合人心。”从表面上来看,一百单八将之间“交情浑似股肱,义气真同骨肉”,不是兄弟,胜似兄弟。但是,宋江与其他一百零七人的关系不是等距离的,而是有亲有疏、有远有近的。与宋江关系最近的既不是吴用,又不是花荣,也不是李逵,更不可能是关胜等人,而是弟弟宋清。论关系,宋清、吴用、花荣、李逵四人之外,才是其他人。
论派系,相比较而言,宋江与由其举荐上梁山的的青州系(青州职业军人花荣、秦明、黄信,清风山燕顺、王英、郑天寿,对影山吕方、郭盛,石勇)、江州系(江州戴宗、李逵,揭阳岭上岭下李立、李云、童威、童猛,浔阳江边张横、张顺,揭阳镇穆弘、穆春,薛永、侯健师徒二人,黄门山:欧鹏、蒋敬、马麟、陶宗旺)这些好汉更近;与二龙山系(鲁智深、杨志、武松、施恩、曹正、张青、孙二娘)、少华山系(史进、朱武、陈达、杨春)、登州系(孙立、孙新、顾大嫂、解珍、解宝、乐和、邹渊、邹润)、芒砀山系(樊瑞、项充、李衮)等后上梁山的好汉则远些。即使是在同一派系之中,宋江与这些好的关系也不是等距离的。同是江州系,相对于穆弘、穆春等人,宋江与李逵、戴宗更近;张横、张顺兄弟二人之间,宋江与张顺更近。
论出身,胥吏出身的宋江与职业军人(关胜、林冲、秦明、呼延灼、花荣、鲁智深、董平、张清、杨志、徐宁、索超、黄信、孙立、宣赞、郝思文、韩滔、彭玘、单廷圭、魏定国、凌振、龚旺与丁得孙)、胥吏(朱仝、武松、戴宗、李逵、雷横、杨雄、裴宣、乐和、蔡福、蔡庆、李云)、地主(卢俊义、柴进、李应、史进、穆弘、穆春、孔明、孔亮)出身的好汉更近些。这些好汉对宋江所主张的招安政策也更为认可。宋江与以二龙山、少华山、芒砀山、枯树山、桃花山、登云山等山寨的好汉距离远些,与时迁、段景住这等蟊贼的距离则更远。同是职业军人,宋江与马军五虎将的关系更近,马军八骠骑兼先锋使次之,马军十六小彪将兼远探出哨头领则更远。
宋清才是招安政策最大的获益者
在《水浒传》中,宋江、宋清是兄弟。依据水浒故事的演化过程,可以推断,宋清是由宋江而衍生出来的人物。
那押司人姓宋名江,表字公明,排行第三,祖居郓城县宋家村人氏。为他面黑身矮,人都唤他做黑宋江;又且于家大孝,为人仗义疏财,人皆称他做孝义黑三郎。上有父亲在堂,母亲丧早,下有一个兄弟,唤做铁扇子宋清,自和他父亲宋太公在村中务农,守些田园过活。
——第十八回《美髯公智稳插翅虎,宋公明私放晁天王》
宋清是宋江系宋江之外最核心的成员,在吴用、花荣、李逵等人之前。南征方腊时,梁山好汉大多倒在了江南战场上:林冲、秦明、董平是马军五虎将,张清、杨志、徐宁、索超、史进、穆弘是马军八骠骑兼先锋使,刘唐、雷横、杨雄、石秀、解珍、解宝是步军头领……在江南,绝大多数好汉不可避免地在第一线冲锋陷阵,宋清则幸运地躲在了“后方”。
绰号铁扇子武艺一般掌管专一排设筵宴的宋清毫发无损地回到了东京。开封授封之后,宋江、宋清兄弟二人“衣锦还乡,回归故里”“乡中故旧,父老亲戚,都来迎接”“州县官僚,探望不绝”。之后,宋江先回东京再赴楚州。也许是宋江预料到了招安南征方腊之后的政治艰险,将宋清留在了郓城。其后,宋江终为蔡京、高俅等人所害。宋清则不同,获得了朝廷的礼遇:“上皇准宣宋江亲弟宋清,承袭宋江名爵。不期宋清已感风疾在身,不能为官,上表辞谢,只愿郓城为农。上皇怜其孝道,赐钱十万贯,田三千亩,以赡其家。待有子嗣,朝廷录用。后来宋清生一子宋安平,应过科举,官至秘书学士,这是后话。”
宋江通过“牺牲宋江,保留宋清”的方式曲折地实现了光宗耀祖的伟大梦想。
吴用、花荣自挂东南枝与李逵心甘情愿赴死
吴用、花荣与李逵三人是宋江系中的第二层次。这在《水浒传》第一百回《宋公明神聚蓼儿洼,徽宗帝梦游梁山泊》故事中有所体现。这一回在交代了戴宗、阮小七、柴进、李应、关胜、呼延灼、朱仝七人的最终结局之后,继而又交代了卢俊义之死,又交代了宋江之死,之后是李逵、吴用、花荣三人之死。
宋江道:“兄弟,你休怪我!前日朝廷差天使赐药酒与我服了,死在旦夕。我为人一世,只主张忠义二字,不肯半点欺心。今日朝廷赐死无辜,宁可朝廷负我,我忠心不负朝廷。我死之后,恐怕你造反,坏了我梁山泊替天行道忠义之名,因此请将你来,相见一面。昨日酒中已与了你慢药服了,回至润州必死。你死之后,可来此处楚州南门外,有个蓼儿洼,风景尽与梁山泊无异,和你阴魂相聚。我死之后,尸首定葬于此处,我已看定了也!”
——第一百回《宋公明神聚蓼儿洼,徽宗帝梦游梁山泊》
在喝御酒临死之前,宋江担心:“我自幼学儒,长而通吏,不幸失身于罪人,并不曾行半点异心之事。今日天子信听谗佞,赐我药酒,得罪何辜!我死不争,只有李逵见在润州都统制,他若闻知朝廷行此奸弊,必然再去哨聚山林,把我等一世清名忠义之事坏了。只除是如此行方可。”在此刻,宋江最大的担心是李逵在其死后会“哨聚山林”,进而“把我等一世清名忠义之事坏了”。宋江把李逵邀约到楚州,李逵果然提出“起义兵”事宜。李逵的想法不出宋江之所预料。宋江依计划而行除掉李逵这个后患。李逵“回到润州,果然药发身死”。李逵心甘情愿地履行了与宋江的约定,付嘱从人:“可依我言,将我灵柩,安葬此间南门外蓼儿洼高原深处,必报你众人之德。乞依我嘱。”
宋江故意将李逵毒死,李逵在获悉之后,依然愿意在死后与宋江葬在一处。这源于宋江对李逵的知遇之恩。宋江在江州分三次为李逵花出的八十两银子,彻底收获了李逵的心。宋江对李逵又爱又恨,始终将其视为心腹之人。当李逵把替天行道杏黄大旗砍倒之时,宋江的内心无疑是伤心欲绝的,但是“忍住”了。试想一下,其他头领如若把杏黄大旗砍倒,肯定不会有李逵这种待遇。
吴用道:“我指望贤弟看见我死之后,葬我于此,你如何也行此义?”花荣道:“小弟寻思宋兄长仁义难舍,思念难忘。我等在梁山泊时,已是大罪之人,幸然不死,累累相战,亦为好汉。感得天子赦罪招安,北讨南征,建立功勋。今已姓扬名显,天下皆闻。朝廷既已生疑,必然来寻风流罪过。倘若被他奸谋所施,误受刑戮,那时悔之无及。如今随仁兄同死于黄泉,也留得个清名于世,尸必归坟矣。”吴用道:“贤弟,你听我说。我已单身,又无家眷,死却何妨?你今见有幼子娇妻,使其何依?”花荣道:“此事不妨,自有囊箧足以口。妻室之家,亦自有人料理。”两个大哭一场,双双悬于树上,自缢而死。
——第一百回《宋公明神聚蓼儿洼,徽宗帝梦游梁山泊》
吴用与花荣则是另一种情形。临死之前,宋江担心李逵会“起义兵”,但是不担心吴用、花荣做出这种举动。这两人在梦中预感到宋江之死后,不约而同地来到了楚州南门外蓼儿洼一同赴死。吴用、花荣与宋江有着相同的忠义观。当朝廷对梁山好汉生疑心之时,意识到与其“倘若被他奸谋所施,误受刑戮,那时悔之无及”,不如“如今随仁兄同死于黄泉,也留得个清名于世,尸必归坟矣”。
吴用最初追随晁盖智取生辰纲。但是,当宋江出现之后,吴用逐渐倾斜于宋江,进而成为了宋江最可信赖的军师。花荣仰慕宋江之名,曾多有书信往来。为了宋江,花荣毅然与朝廷决裂,走向了体制外。花荣梁山射雁奠定了宋江系在梁山上的地位,更多次在战争中屡立功勋。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在“两害”情形下,吴用、花荣选择了“轻”,既“尸必归坟”入土为安了,又“留得个清名于世”,为后人赢得了荣光。

【编者按】【网站安检助理:孟新龙】
上一篇:【赵春阳】三国时代的辽沈大地
下一篇:【曲日光】辛词豪放中的婉约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53023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