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0月21日 周日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鸽子
日期:2018-07-24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吴永华
点击:391

晚上十一点五十五分,飞机平稳着陆在周水子机场,看看窗外,夜已阑珊,我安坐着,没有感受到预期的耳朵嘶鸣,心,一片平和。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偶尔会晕车,但对飞机却适应良好,从舷梯走下来,一阵湿润的凉风不由分说地抚上我因过敏皮肤还有些凹凸的脸颊。哦,回来了……

地面温度是1°,挺凉的,我不自主地瑟缩了一下,恍惚中有一双温柔的手伸过来,为我拉高外衣的拉链,我一愣怔,又走神了!放下行李,裹紧外套,然后我搭乘机场大巴,蹒跚出机场外,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从我身后疾跑而过,仅着一件短袖T恤,边跑边喊:“这啥天气,跟重庆差好多,别回家了,先去医院打个点滴预防感冒先!”我想笑,但是笑意在心中还没有凝聚成一定的规模就烟消云散了。

耿毅帮我预定了军械宾馆,可我对这一带地形不很熟,不对,是很不熟。站在马路边,不知路在何方,再看看远处虽清晰但却离奇安静的马路,我想,我还是打的吧。刚刚坐上车,司机又把我恭送下车,原因是我带的行李不多,而宾馆又在马路斜对过不远处,花十几块打车有些浪费了。我一般是不怎么怀疑人的,听司机这样说,就很诚恳地对他表示了感谢,然后下了车,拎着包横过马路,边走边找,十多分钟以后也没找到,看前面的一家快客便利店还没打烊,走进去询问一下,出来了暗呼侥幸,原来那家宾馆并未在马路边上,要往里走一点点,幸好问过了,而且我的眼神绝对一流,不然还不知道我要在这暗沉而有些沁骨的夜风中与之捉多久的迷藏了。

入住之后,给家人发过消息报平安,接着洗漱,独坐,绪飞。良久,觉得腰有些难受,我看下时间,两点了,即便了无睡意,也还是躺下,闭目,不知不觉坠入了梦乡。

一闭眼,一睁眼,六点整,怕是再难入睡了,我依旧躺着,拉开厚厚的窗帘,望向对面,那是一座歇山顶式的建筑,上面是红色的琉璃瓦。太阳还没有出,天色是淡而又淡的浅蓝,并且无一丝半缕的云,一如若有似无若隐若现的忧伤,始终让心让眼睛氤氲着微微的湿意,那种感觉叫什么,我是知道的,只是无力言说。现在的我是危险的,没有人会是纯然的冷静,就如同不会有由始至终的忧郁一样,我也不是单色调的,所以我应该像现在躺在床上的样子,安安静静的,不说,不动;只看,只想。

视野局限于窗户的宽度,我发现右边飞来一只灰色的鸽子,没有绿孔雀的姿态曼妙,不过对于独处的人来说,也是相当“翩跹”的感觉。我一向是喜欢鸽子这种善良温顺的小动物的,因为它走路总在不停地点头,作为一种肢体语言,那是“许可”“允诺”的意思,这样经意不经意的温暖,再淡漠的人也是不会打从心底里抗拒的。我淡淡地看着它来回复制着优雅的八字步,楼间距很小,自己的眼睛又是远视的,或许还有联想与想象的因素,我想我能够看得清它的表情,甚至那双乌亮的小眼睛,跟某时他的眼睛有点相似,纯净,温和,专注,安定,是我喜欢的神情。

鸽子抖抖翅膀,看样子是准备离去,我有微微的失望,因为我喜欢这样虽无心却温存的陪伴,只是我也明了,有些机缘,或许是宿命,得之,我幸;擦肩,我命,不该强求,也不能强求,明白了这个,我就渐渐释然了,打算等它飞离了,再眯一小会儿。

就在我以为可以将视线收回的时候,左边又来了一只灰鸽,比刚才那只长相大气,更有威势,甫落瓦上,便蹲踞着,耸肩缩头,那神情很像电影电视画面中看到过的半人高的雕或者枭,静默地兀立,蓄势着一触即发的爆发力。几分钟以后,它们开始对视,是在互相揣摩,还是原本就是熟悉的?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会儿它们开始从两头走向中间了,整齐的步子,划一的点头,让我的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扬。走到碰头,同时停下,又互相端详。接着整理各自的容装,然后就一下一下细细地用小巧的喙为对方梳理羽毛,之后亲昵地耳鬓厮磨着,缠绵而又多情,又互相端详了一阵子,便一齐转身朝着我所在的方向,一动不动,如同岁月沧桑冲刷之下的守望者,看起来平静,执著,如大漠中不老的沙雕,又如黄海中不惧风浪的黑白石,这一切的一切,虽欠缺人的灵性,却让我们这些万物之灵长惊觉自己的卑微,而至于汗颜,我想,有意无意间,我们在背弃甚至亵渎一些原本应该很美妙的情感。

又过了一会儿,其中的一只鸽子振翼而起,远飏,另一只以目光追随着它的身影,兀自不动,我以为,分飞,是常态,也是必然,却不料飞走的那只鸽子被另一只的视线拉扯了回来,如此反复了几次,飞走,凝望,回返,最终,或许因为它们之间存在着一种无形的牵绊,总是试图寻求自由与更大空间的那只不再做徒劳的飞舞,认命地飞了回来,回到了另一只的身边,再次双双面向我,纹丝不动。

良久良久,我的眼睛酸了,涩了,可那两只鸽子还肩并肩立在屋檐上,我抬手拉上窗帘,将自己湮没在暗淡中,心中竟有一丝仓皇。

一个宁谧的早晨,一位蓝色的闲人,或者说离人,两只比翼的灰鸽,这些意象会渲染出一种怎样的意境?想着想着,自己竟是有些痴了!

鸽子无情,我却有心。

鸽子有意,我竟无言。

【编者按】人类的孤独在于情商太高,注重细微的变化,情绪不受掌控;希求太多,得到的甚少。静下心来,目光所及都是些凡夫俗子,芸芸众生都是极其普通的宇宙一员。人类以为你情我浓是非人类莫属,殊不知其他动物表达爱情的方式同样辣眼睛。鸽子,人类的好朋友,面对自己喜欢的“异性”,相互爱慕,相互依偎,默默地守候胜过人类的任何“甜言蜜语”。羡慕,祝福吧!欣赏佳作,感谢投稿烟雨!【烟雨编辑:分飞燕】
上一篇:【烟雨同题】谋(文赋)
下一篇:向前一步拔弄心弦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816646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