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8月20日 周一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评论
我读懂了他的那一丝孤傲
日期:2018-07-20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红梅花儿开
点击:222

董白不足五岁,父亲离世。我总想五岁是否会有记忆。我记起来祖母的脸,记起母亲的大辫子,记起来花棉袄,记起来《我爱北京天安门》……应该是四五岁,或者五六岁的记忆。事实上从科学的角度讲,三岁,人就会有记忆。

董白也有,不过他的记忆中没有父亲。因为他从出生就被寄养在乡下,因为父亲的病,母亲无力照顾自己 。

所以,董白对父亲,没有记忆。

但是,董白说,父亲留下来一大笔遗产,让他受用无穷。

原来,董父是抗美援朝老兵,只不过,当时没被派往朝鲜战场,却派往黑龙江剿匪。一次在押解土匪的途中,土匪逃跑,董父及战士们去追,深山老林,沟沟坳坳,紧张的奔袭下来,几乎精疲力尽,嗓子眼儿冒烟儿。年轻的董父大口喘息,大口喝水,谁料得就此落下病根儿,就是俗称的“炸了肺”。后来转业回鞍钢,不久过世。

追匪这一情节在《智取威虎山》中有真实的呈现,董父及他的战友们就是原型。所以,董白是烈属,国家一直供养他到18岁。

至此,我忽然明白了,那一大笔遗产是什么,也忽然明白了,为什么董白身上总有一种傲然之气。原以为是李白附体,却原来是与生俱来的气质和成长的痕迹,有着生命的密码。

《父亲》这首诗,是父亲节之后三天,我从他朋友圈读到的,当时心中悚然一惊,以我对董白的了解,写诗与做人,都是真实的,绝无诳语。难道董白失怙?

明知询问是不礼貌的,但是,按捺不住好奇,极尽委婉,试探着问出口,并说:“没关系,不回答也可以。”随后,是沉默。

我知道我可能冒失了。一阵沉默后,董白发来两条语音,简述了经过。

所谓知人论诗,再读《父亲》,我便有了别样的感受。

 

第一节:

 

我没有见过父亲

即使见过

年幼

也已不记得

 

直接而朴实的叙述,开篇坦言,没见过父亲,再用退步关系的复句,表达一种可能。开始叙述,必有所求,有些事容不得人细想,细想都是伤。似乎淡淡而又随意的叙述,实则心潮起伏,思绪难平。痛,藏着;泪,咽下去,想,我不说。

 

第二节:

 

父亲

多么陌生的称呼

多么心痛的词语

 

突转为抒情,“陌生”“心痛”这样的字眼儿,几乎是在呐喊,在呼天抢地。这痛,藏不住了,不想藏了。失去您,父亲,我太痛苦了!我多想喊一声“爸爸”,我想我的小手在您的大手里;我想问您如今的我是不是长得很像您;我有太多想做的事情,像所有的父与子一样,哪怕您吼我一场打我一顿;我更想读我的诗歌给你听!您知道吗?现在有了父亲节,我多想给您过节,跟您喝两盅,可是我的喉咙已发不出“爸爸”的声音,这称呼,已沉默不语了半个多世纪。念此,声泪俱下,痛何如哉!

 

第三节:

 

父爱如山

没有父爱在肩

一生怎能走得稳

 

紧随在饱满的抒情后,就像乐曲进入了尾声,轻拢慢挑,余韵无穷。像喃喃自语,字里行间,充满自怜。一个失怙的孩子,如何学会走路的?如何苦度岁月的?谁的人生没风雨,谁在路口不选择,没了父亲的孩子,一路跌跌撞撞长大。无力时,多想拥有一双大手,一个胸膛,一个避风港,一个能量场。父亲,没有您,我怎么走得稳?

整首诗连题目在内53个字,恰如董白五十几年的人生,每一个字都饱含着一个年轮的苦痛和思念,“爸爸”已成了最难发出的声音。董白有这种能力,他能把读者生生地拽入他的情境中来,体验他的心情和脉动,任谁也逃不掉。

 

【编者按】读董白的诗,不能不感动吧,那种对未曾谋面的父亲,既有一种对父爱的渴望,又有更多的感悟。读作者的评,不能不激动吧。生动的文字里。总会有血样的情感浸透其中。让我们无法拒绝。谢谢赐稿!【沈水总编:韩东林】
上一篇:爽脆,中国好声音!
下一篇:有藏是最高的道行(二)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519288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