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2月16日 周日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评论
有藏是最高的道行(一)
日期:2018-07-20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红梅花儿开
点击:275

吴东娜的诗《一个夜晚》,是我在聊天途中见到的,传到群里的是图片,是发表在《辽西风》上的一组诗的第一首。

我并没有停下聊天,甚至没有降低聊天打字的速度,我放大照片,瞥一眼而已,甚至都不叫读,然而,就是这匆忙一瞥,我的心莫名地疼了一下,进而遍布伤痕,只是,到底伤在哪里呢?我一时说不清楚,当然,还继续在聊天的话题中。

“这个老公可恶!”我发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想正参与聊天的朋友一定很错愕,会觉得莫名其妙吧,对,我说的就是《一个夜晚》里那个没出现场的人物,那个只说了一句“自己滚回来”的老公。

吴东娜老师的作品我读的不多,也就几首而已,《辽西风》这次可真是发了一大组,八首啊,可见编辑是真爱啊。其中有几首我之前就读过,印象颇深。女性总是细腻的柔软的,女性的笔触又总是落于常人所见背后那些个不可见,平常背后那些个不平常,顺理成章背后那些个异样上,所以才有了语言文字表面上的娓娓道来,也可以说絮絮叨叨,也所以才有了这背后的故事。吴老师无疑是讲故事的高手。

但是《一个夜晚》里,吴老师不是讲故事的那个人,她换了个角色,她是柜台后的老板娘,似乎在专注地玩着手机,只用眼角余光关注着店面生意,在这样个顾客不是很多的夜晚,想必老板娘很是悠闲。

北方的冬夜很冷,北方冬夜时街面上也是寂寥的,人们都早早回家了。只有店家按行规要守到打烊的时间,但守店的老板娘想必也盼着关门回家。就在这时候,走进来一男一女两个人,几碟小菜,一壶老酒,两个人有聊不完的话题。

夜渐深,两个人都有些微醺,没有散去的意思,玩手机的老板娘偶尔会看他们一眼,也断断续续听他们聊几句,手机电量不足,再续上。时间已过去很久很久了,这个冬夜似乎很漫长。

我读到“我的手机有续不完的电”这句话的时候,初读感觉突兀,再读,便明白了,作者只是想借此表达时间,时间流逝就像手机电量的消耗。

我想,这个寒冷的夜晚,老板娘是心急的,急着打烊回家。所以柜台后玩手机也是百无聊赖的一种寄托,打发时间而已,所以专注点不在手机,而在那桌客人身上。忽然觉得老板娘的双眼就是摄像机,她只是像不经意扫射,不是偷拍,然而,“摆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阿庆嫂般的人物必会察言观色的,她从断断续续听来的话中,知道这是一对叙旧的男女。

是什么关系才会有叙不完的旧呢?发小?回忆玩泥巴过家家,埋下玻璃花窖的童年;是同学?回忆是否划过楚河汉界借过铅笔橡皮,怎样黑板前拿着粉笔讲过题;是恋人?是否偷偷地对视就羞红了脸,是不是也曾埋过许愿瓶许过未来的愿……

作者说“他们有叙不完的旧”,这叙不完的旧啊,是不了的情啊,一定是不很年轻了的男女,在回忆他们的芳华,致意他们的青春吧!

美好,在午夜电话的一声大喊中戛然而止。女人是想让老公来接吧?是女人主动打的电话啊,那声“自己滚回来”一定很大声,很粗暴,一定震碎手机听筒,刺痛了耳膜,一定太大的声音,以至于老板娘也听到了,估计也吓了一跳。

我想象不出听到这句话的女人是怎样的心情,但可以想象出那老公的冷酷与愤怒。也许他生气的是女人夜深不归,那为什么没打过来催归的电话?也许他是担心,那为什么不担心一个女人的夜路?到底还是生气了的。只是这气是生在女人夜深不归上还是生在担心至极上呢?

不管怎样,可以想像,在与友人分手后,女人是一个人踉踉跄跄地回家的。深夜的风啊,还夹杂着女人的哭声。

这一切,都被老板娘写进了诗里。

【编者按】故事,小说?总之是令人感动的文字。用诗歌表达生活或者是讲述故事。也很不错。将一些写小说的题材写进了诗里。可以说这个老板娘,还真是个天才的诗人。感谢作者赐稿!【沈水总编:韩东林】
上一篇:有藏是最高的道行(二)
下一篇:生活负重前行,我却脚步轻盈 ——读吴东升《桃花》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089581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