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8月20日 周一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评论
生活负重前行,我却脚步轻盈 ——读吴东升《桃花》
日期:2018-07-20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红梅花儿开
点击:230

人生就是一条无奈的长河。 所有人都终将流向同一个方向,只是流程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波浪。

吴东升是个敏感而细腻的诗人,他写的一首《桃花》,蕴藉深厚,让人回味,也让人感动。他截取八年的时光入诗。那将是怎样的波浪呢?

“这些年,我与你有关/似乎又无关”。有关的是你的形,无关的是你的意,总有一种人只存在视线内,却不能走进心里,甚至敲不响心门。就像那句“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就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所谓咫尺天涯,莫不如此。

这是一种冷暴力,杀伤力极强。第一节诗,“我走下楼来/望望四楼/你应该还在吧”,不禁齿冷。四楼那个屋子,“我”刚走出,而“你”还在不在那个房间,我已经不确定了。“我”在房间的时候,我已经不敢确定“你”在不在了。同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空间,空气已凝固,你是你,我是我,已如陌路,冷漠与忽视已为常态。所以“我”走,没有“你”送;“你”在不在,我不敢确定。但我们终是有关的,所以才有那回头一望。

四楼,就是我们的生活空间,那里演绎着我们的人生。这样的存在方式,这样的情感方程已经八年了,那是青春的八年啊。

“你上下楼/偶尔也会遇到我/我们只是打个招呼”。楼梯相遇,你上我下或你下我上,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终于有了对话,不,偶尔会有对话,尽管那只是一声招呼。作者继第一节诗用“应该”之后,又用了“偶尔”一词,表达彼此“有关”这部分,细思极恐,犹如鸡肋,尽在不言中。

这是一种不幸的事情。然而作者并没有声嘶力竭,呼天抢地,也没有运筹帷幄,试图突破,只是轻描淡写,娓娓道来。他写道“就这样简简单单的时光”,简简单单,举重若轻。生活负重前行,我却脚步轻盈。作者已练达通明,还是已无奈至极了呢?但凡好诗,总引人遐思,欲罢不能,也就是言有尽而意无穷吧。就像浮云,总惹人去追;就像坚硬的核桃,总有想砸开一窥的欲望,莫不如此也。

然而作者笔锋一转,一改前四节诗的死水微澜,“期间,我也见到过你笑/用灿若桃花比喻/再恰当不过了”,多么明媚的春桃,多么明媚的女子!可以理解为那是“你”曾经的样子吗?可以理解为是我心目中“你”的样子吗?可以理解为那是作者的奢望吗?

这一陡转,看似突兀,实则合情合理。生活无不在变化中前行,就如河流,流经春夏秋冬,流经夜与昼,流经平原还是山谷……淙淙有声轻灵可爱,暗礁流急险象环生。作者是向美的,向好的,这陡转即为过度,作者乐见的是桃花一朵朵,一片片。

作者写桃花,不落窠臼,不写桃红,不讴歌春天。作者笔下,桃花成为一个载体,是美丽的风景,是那个美丽的女人,也是美丽的生活,桃花这个意象点亮了整首诗,全诗感情也因此饱满。桃花,是作者触景生情之物象,又是作者寄寓情感之意象。

八年,还要更久吗?桃红又见一年春,我的青春,我们的青春,我们还要这样面对以后年年桃花开吗?作者试图找到明媚的答案,然而,只是在找,生活似乎是无解方程。

从四楼走到一楼的时间,从室内走到室外的空间,时空隧道,如何穿梭?惟愿年年桃花开,幸福相伴来!

从来桃花灼灼惹人爱,四季开不败。一个男人写《桃花》,果然不是清水白菜。

 

附:

桃花

文/吴东升

 

我走下楼来

望望四楼,你应该还在吧

 

一晃,我来这里八年了

我把我的青春

都放在这里了

 

这些年,我与你有关

似乎又无关

你上下楼,偶尔也会

遇到我,我们只是打个招呼

 

就这样简简单单的时光

让我度过这么多年

 

期间,我也见到过你笑

用灿若桃花比喻

再恰当不过了

 

想着,想着

忽见,楼前的桃花

已经开成一片一片了

 

浑河边消夏的闺女儿

把我拍摄的蒲河晚霞做成了抖音

音画契合成美篇

很香艳

 

我想问她是不是抬头也看得见

是不是同一片天空同一种景观

我怕被鄙视的表情淹没

只默默地看了一遍又一遍

 

我也想学学制作抖音

唱给我爱的风景听

该用什么样的文字形容

才能不埋没你的美

该用哪种曲调歌唱

才能痛快淋漓

 

此刻所有的文字都不可爱

所有的曲调都不动听

我只静静地伫立

举起手机

 

如果你能看到我的眼神

一定写着贪婪和爱

我只听到我心跳

怦怦有声

 

从西北来的天气

爸妈说秃尾巴老李来了

 

从小我就听过这个说法

百度出好几个版本的传说

 

行云布雨

来去匆匆的暴脾气

 

雷声越走越远的样子

爸妈说我们头顶的云没有雨了

 

他们说绕到东北方向去了

隔道就不下雨

 

可是风满袖雷满楼

我好怕这暴雨天

 

用橘色轻纱包裹身体

严严实实的

睡在太阳下

风吹过来

吹来云朵像是围观

 

闻到老爸的香烟味道

他喝茶的声音很大

老妈一定穿那双粉色的拖鞋走路

她眼里到处都是活计

 

睡着了吧

也许一直在梦里

故意压低的说话声传来

讨论的是锅里的毛豆和烀苞米

【编者按】诗歌,写的细腻精致,不由你不入戏。评论,写的精彩浓郁,不由你不叹服。这就是文字的魅力!感谢作者的佳评。【沈水总编:韩东林】
上一篇:有藏是最高的道行(一)
下一篇:这个周日的午后,我沉浸在他的诗意里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519283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