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9月23日 周日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断舍离
日期:2018-07-1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林梢客
点击:278

住在前楼别墅里的邻居发来微讯问我:“灯亮着,回来了吗?”

我说:“是,昨天来的。”

“住几天?”

“明天回去上班了。”

“噢,常回来看看。”

“回来收拾下东西。”

“卖了?”

“是。以后再有灯亮,可能就是别人了!”

打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我的眼泪几乎就要夺眶而出了。

年余未回,看什么都是新鲜的样子:附近在建的几栋楼房已经完工,色彩鲜亮地高高矗立着;广场上竖起了巨大的食品安全宣传牌,无端觉得百姓生活安定美好了许多;有的店铺关门了,有的店铺新开张,有的店铺,招牌还是那个招牌,主人却不再是那个主人。常去的那家快餐店,老板娘产后丰腴的身段已经恢复了最初的苗条,老板却胖了许多,虽然依旧亲自掌勺,看上去却更有派头了。而且还开了外卖,虽然店堂里客人不多,却一直被“饿了么”小哥催着,忙个不停。

家门前的楼梯口摞着几个未及丢掉的奶粉罐,隔壁时时响起的吱哇儿啼,昭示着左邻右舍都添了二胎宝宝;三楼爱运动的大哥,不知何故白发胜雪,小外孙已经牙牙学语,同他一样喜欢早起。初为邻居时,他家那两个花朵般的女孩儿都还是青涩稚嫩的学生妹。

年余未回,并没有人觉得我出现得突兀,无论是熟悉的面孔,还是陌生的面孔,都还是一样面无表情的平静或漠然。包括三楼的大哥,打招呼的时候,也是一如既往地点头、微笑,没话找话地说说天气,仿佛我一直都在。本来嘛,常住的时候,偶遇的机会也并不多,大家又素无交往。只有早晨下楼的时候,有个在楼门口溜达的小伙子看了我一眼又一眼,面上有几分惊奇和疑惑。应该是一楼的新邻居吧,我走的时候,他们刚刚搬来。十年间,这是唯一一套换了主人的房子,而且是因为人生遭遇了一而再的重大变故。

用了两天的时间,几乎耗尽全部的气力,一个人废寝忘食拼命似的,终于将一切打包好。几天后,搬家公司会来,将它们移走。

有些东西,我不知道为什么要丢下,就像有些东西,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带走。 我舍弃的,是具有世俗价值的,我带走的,却是别人眼里的无足轻重。比如那装了一箱又一箱的书籍,这是它们跟着我,进行的第二次搬移。文儿的,我的,那么爱的两个书橱都不要了,但书,却不肯丢。包括其他很多东西,或许带回去后,也是束之高阁,也是终生都不会再打开,可就这样丢掉,却又有太多太多的难以割舍。

有时,我似乎是决绝的,可彻底的断舍离,却又做不到。至少现在,做不到。或许有一天,我会认真地送我那些“无价”的收藏去它们该去的地方,就像我,也迟早会去向那最后的唯一归宿。没有别的选择,即使不愿,或者不甘。

终于是要连根拔起了,这个以为会是一生的暖巢,我只停留了十年。并不喜欢频频地迁徙,每一次看似主动的选择,其实都是情势所迫。我以为的幸福,也有残缺;我以为的永恒,也有期限;我以为的爱,并不彻底。

所有的结局,都不是结局;所有的归宿,都不是归宿。只要生命还在,谁知道明天在哪里?

生命的过程,像咖啡,明明是苦的,却又有香浓的诱惑。所以一直都在努力爱着,亲人,爱人,还有生活,还有总难真正主宰的命运。可是总有一天,我们会一一作别,所以,又有什么看不开、放不下、舍不得?

断舍离,总有一天,你不得不!就像这被我廉价速售的房,精心护饰十年,具有令人一见钟情之美好的,我的房,我到底还是断—舍—离了!

 

爱便爱得深刻

走便走得彻底

再见了,从此再也不见

挥一挥衣袖

我走得默然又悄然

回首再回首

仿佛什么也没有留下

却又什么也不曾带走

【编者按】断,何曾真的断了;舍,岂是发自内心的舍弃;离,痛彻心扉,蓦然回首,发现一直在原地,不曾有半步的挪动。看似是离开了住了十年的房子,左邻右舍的情谊永远根植在记忆里,弥足珍贵。世事轮回,五味杂陈,尝试过了,一切归于平静。欣赏佳作!【烟雨编辑:分飞燕】
上一篇:
下一篇:心中有远方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8/8/8 12:38:45
您好,恭喜您的作品被本社团推荐,经网站评委评审获得精品文章,感谢努力,感谢支持社团和网站。祝创作丰收。【执行副主编 :王秋平】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677192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