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7月19日 周四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七星杯】风口上的蔬菜大棚
日期:2018-07-1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王兴华
点击:217

 

岁月匆匆,倏忽之间,我到县委宣传部已经3年了。

2007年“五一”国际劳动节。“五一”长假,连休5天,可把我乐坏了。心想,自己可得好好歇歇,放松一下疲惫不堪身心。心里这么想,放假的头一天早晨我可算能睡懒觉了,一直睡到9点多钟才起床吃早饭。

吃罢早饭,闲着没事儿,我从客厅里的书架上抽出一本《古文观止》下册,坐在沙发上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刚看几页,突然,客厅南窗台上的电话响了起来:“王科长!不好啦,又着火了,你快来宣传部一趟。”我一听又是魏文刚找我,没有多想,撂下电话,穿上外衣,大步流星朝县委大楼走去。

我们家住在城南“新世纪”小区,跟县委隔着两条大街。从家里出来,走三五分钟路程就来到了第二条大街。远远地看见,魏文刚和刘殿奎早已站在县委大楼雨搭子台阶前轿车旁正等我呢。来到他们跟前,魏文刚焦急地对我说:“走!赶紧去青石沟村。”

刘殿奎驾驶轿车开出县委大院,很快上了通往东部山区的县级公路,风驰电掣般地朝双泉寺乡青石沟村驶去。在车上,我问魏文刚:“青石沟村出什么事儿啦?”魏文刚说:“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这不,刚才双泉寺乡冯乡长打电话告诉我,说是奉阳电视台的记者要给冷棚香瓜大棚曝光。”“给冷棚香瓜大棚曝光?这是为啥?”“青石沟村的冷棚香瓜大棚被风刮倒了,老百姓硬说是大棚不结实才被大风刮倒的。”“哦!是这么回事儿。”我和魏文刚坐在车里边走边唠,不知不觉半个多钟头过去了,刘殿奎驾驶轿车很快开到了青石沟村冷棚香瓜大棚跟前。我和魏文刚跳下车,刚走几步就被一股强劲的大风刮了一个趔趄。

呼呼的西北风仍在没完没了地刮着,刮得地面尘土飞扬,直迷眼睛。

迎着大风刮起的尘土,我俩边走边看。果不其然,眼前偌大的一片大棚,有一部分被大风刮得东倒西歪,一片狼藉。前面不远处一栋倒塌的大棚香瓜地里,一群村民正围着冯乡长大吵大嚷。

在围攻人群旁边,奉阳电视台摄像记者陆鹏程扛着摄像机对着倒塌的大棚和香瓜地正在录像,文字记者朱壮志蹲在香瓜地前,低头仔细地查看被大风吹得七零八落的瓜秧。“赶紧过去看看。”魏文刚话刚说完,我跟在他身后快步朝前走去。来到陆鹏程和朱壮志跟前,魏文刚赶忙客气地打招呼:“你们二位来得挺快呀。”“不来不行啊,老百姓一个劲儿地给电视台打电话。这不,是新闻中心崔主任派我们过来采访的。”“哦,是这样。那你们先忙着吧,我们上冯乡长那边看看。”跟朱壮志和陆鹏程打完招呼,魏文刚和我直奔正在被围攻的冯乡长走去。“你今儿个不能走,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一位满脸连腮胡子的老农怒气冲冲地扯着嗓门儿跟冯乡长大喊。

冯乡长叫冯光明,是双泉寺乡分管农业的副乡长。他今儿个早晨刚起床,就接到青石沟村支书吴兴军的电话。一听村里的冷棚香瓜大棚被风刮倒了,连早饭都没吃就领着农业股长尹长河急匆匆地赶了过来。不曾想,二人来到受灾瓜地,刚要查看到底有多少大棚倒塌,呼啦一下就被一群愤怒的村民给围了起来。有人气得吹胡子瞪眼,横眉立目,不问青红皂白,开口就向冯光明要补偿款?有人满脸怒气,冲着冯光明和尹长河劈头就问,这大棚为啥不结实,风一刮就倒?冯光明知道,这些村民都在气头上,要想答复他们的问话一定得慎重,合计好了才能说,不能有半句失言。想到这儿,同情地看着围攻他的村民,态度和蔼地回答:“乡亲们,我非常理解你们的心情。作为分管农业的副乡长,眼瞅着满地的香瓜就要卖钱了,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啦。谁知道,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风把香瓜刮得乱糟糟的,我心里也难受啊。你们问我给多少补偿款,这个我可做不了主。你们问我大棚为啥不结实,这个我可以明确地回答,大棚设计合理,一点儿毛病没有。大棚之所以被大风刮倒,你们都知道,那是因为这嘎达是风口,再结实的大棚也扛不住七八级大风。”冯光明面对愤怒的村民围攻和质问,镇定自若,不温不火,干脆利落地解答了几个村民的问话,围攻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

我曾经在牤牛河乡当过分管农业的副乡长,指导各村村民建过不少蔬菜大棚,所以对蔬菜大棚的结构合不合理完全懂行。听完冯光明和围攻村民对话,我立刻来到一栋倒塌的大棚前仔细查看起来。冯光明说得没错,青石沟村的冷棚香瓜大棚设计的确实合理,一点儿毛病没有,大棚每排骨架之间距离都是1.5米,支撑骨架的立柱也是1.5米。但我知道,即便是这样,把大棚建在风口上也是不应该的。况且,我知道,这场大风足有七八级,再结实的大棚也得被刮倒。

我在乡下工作多年,天天跟农民打交道,知道老百姓有时为了个人利益会失去理智,胡搅蛮缠,横不讲理,不达目的不会善罢甘休。此时,冯乡长要是处理不好这起突发事件,搞不好会继续遭到这些情绪激动的村民围攻甚至打骂。想到这儿,我赶忙过来给冯乡长解围。

 

首先,我来到村支书吴兴军跟前,明知故问:“这嘎达是风口你们知道不?”吴兴军神情沮丧,声音低沉地回答:“知道。”我故作惊讶地又问:“哎呀!既然知道是风口,那为啥还把大棚建在这儿。”

吴兴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瞅了瞅我,后悔地小声解释:“咳!我们村大部分地块都是涝洼地。涝洼地建不了大棚,只有这块高岗地能建大棚。”“哦,我明白了,所以你们就把大棚建在了这风口处。”没等我说完,冯光明一脸委屈,用冷冷的目光瞅着吴兴军,心疼地说:“我不是埋怨你。当初建大棚时我再三提醒,为防止刮大风,让你组织村民在大棚西北角用苞米秆儿夹一排防风障。可你就说没事儿,不会刮那么大的风,压根儿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这回可倒好,大风真把大棚刮倒了,你们反倒有理了。”

冯光明话未说完,连腮胡子老农自觉理亏,火气一下子消了不少,也没有刚才那么横了,用乞求的口吻问冯光明:“不管怎么说,我们受这么大的灾,你们乡政府也不能不管哪。”“我没说不管。今儿个一大早我听说你们村大棚被风刮倒了,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我来的目的就是先查看一下灾情,然后采取补救措施,把风灾损失降到最低程度。”我一听冯光明说得在理,赶忙接过话茬:“是啊!冯乡长说得没错。当前最要紧的工作就是马上采取补救措施,赶紧把倒塌的大棚支起来。不然,这满地瓜秧和瓜蛋儿让大风一吹,用不了多长时间就都蔫吧了。”连腮胡子老农听我说得十分在行,用惊异眼神儿瞅着我说:“王乡长,你不调到县里去了吗,你咋来了?”我说:“这不,今儿个一大早听说你们村冷棚香瓜大棚被风刮倒了,就急忙赶了过来。”“谢谢你!王科长,没想到你可给我解围了。”我刚跟连腮胡子老农对完话,冯光明感激地朝我点了点头。接着,急切地催促站在身边的尹长河:“快去!你赶紧统计一下到底有多少大棚倒塌,然后再看看需要多少龙骨和塑料?”“好!我马上就去。”尹长河走后,冯光明回过身对吴兴军说:“你赶紧组织人把倒塌的大棚支起来,我马上回乡里给你们采购龙骨和塑料去。”

一切安排完毕,冯光明这才把我和魏文刚叫到一旁没人的地方,恳切地小声说:“不好意思,给你们二位添麻烦了,今儿个这事儿可别让记者给曝光啊。”魏文刚听到这,淡然一笑,信誓旦旦地保证:“你放心吧,这两个记者我们都认识,他们不会做负面报道。”“好!那我就放心了。”冯光明言毕,朝正在查看大棚的尹长河摆了摆手,大声问:“长河!查完没?”尹长河大步带小跑地往回走,走到冯光明跟前,大声汇报:“查完了。一共倒塌15栋大棚,有35栋大棚完好无损。龙骨需要128根,塑料需要25捆。”“行,我知道啦。长河,我马上回乡里去买龙骨和塑料,你留在这儿陪宣传部领导和记者采访。别忘了,中午领他们回乡里‘客来香’饭店吃午饭。”

冯光明向尹长河布置完任务,跟我和魏文刚握了握手,客气地说:“实在不好意思,今儿个我就不陪你们啦,麻烦你们把两位记者陪好。”语毕,转身朝冷棚香瓜大棚南地头停在路边的吉普车走去。

透骨的冷风仍未停歇,还在一个劲儿地呼啦啦的刮着。天空灰蒙蒙的,不见一丝阳光。

冯光明离开冷棚香瓜大棚后,我和魏文刚这才顾得上去陪电视台的两位记者。此时,陆鹏程猫着腰拎着录像机还在不停地录倒塌大棚里的香瓜秧,朱壮志蹲在地上在仔细地查看被大风刮得一条一绺的香瓜秧。我和魏文刚来到他们跟前,这才有工夫细致地看被大风刮得东倒西歪的大棚和趴在地上凌乱不堪的香瓜秧。这一看不要紧,我顿时倒吸一口凉气。难怪刚才围攻冯光明的老百姓情绪那么激动,怒气那么大。原来,这场风灾给他们造成的损失太大了。我清楚地看到,倒塌的大棚里,风吹处,遍地翠绿的瓜秧在微微抖动。瓜秧上牵着一串串圆圆的毛茸茸的嫩绿的瓜蛋,被风吹得蔫啦吧叽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有的瓜蛋都长到鸭蛋大了,被冷风吹后顿时打蔫了。有的瓜蛋刚长到手指盖儿大,被冷风一吹全都从瓜秧上掉了下来。更要命的是,刚刚在瓜秧上坐胎儿的豆粒大的瓜蛋,经不起冷风吹打,一个个顿时都萎缩了。我知道,即使是立马把大棚支起来,这茬被冷风吹过的瓜蛋也肯定会受到极大伤害,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茁壮地正常生长了。

想到这,我怕朱壮志和陆鹏程不了解情况,偏听偏信老百姓的一面之词,特意把大棚倒塌的原因一五一十地作了介绍。听完我的介绍,朱壮志瞥了我一眼,笑着说:“你们没来之前,我都采访冯乡长了,知道了这些情况。还有,大棚的质量我也看过了,不像老百姓说的那样。你放心,现在我心里有数啦,知道该怎么报道。”魏文刚急切地问:“你们打算怎么报道?”陆鹏程说:“刚才我跟壮志商量过了,就以青石沟村大棚遭受风灾为生动教材,让搞大棚的农民吸取教训,以后千万不能在风口处建大棚了。”我立刻赞同:“好啊!这么报道可以还双泉寺乡政府一个清白,还能让扣大棚的农民从中吸取教训。”

采访结束后,尹长河领着我和魏文刚、朱壮志、陆鹏程赶回双泉寺乡“客来香”饭店吃了午饭。吃罢午饭,朱壮志和陆鹏程返回了市里,我和魏文刚回到了索伦县城。

当天下午,吴兴军领着村民开着五辆三轮农用车,从双泉寺乡供销社采购站把龙骨和塑料拉回了村里。足足用了一个下午,冯光明和尹长河指导村民把倒塌的大棚陆陆续续地全都支了起来。晚上,奉阳电视台以《切莫在风口处建蔬菜大棚》为题,在新闻频道“奉阳新闻”栏目作了详细报道。

【编者按】农业致富在探索中前行,在失败后崛起!【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七星杯】我当新闻科长之后
下一篇:马寡妇开店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398867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