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9月23日 周日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千里路云和月——山海关游记
日期:2018-07-1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落晚逸
点击:411

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题记

 

旅行,没有原因,无关风月,只是一场随遇而安的安排,你我不妨就这样随心而行,接受这莫名的缘分和安排.。

我是一个比较宅的人,说比较宅,是因为过于自卑,对别人缺少信心,对自己更加没有信心,陌生的地方总是让我的心不安,每次出去旅行,可能临行前一天我就会打退堂鼓,最后不了了之……山海关,是我和朋友上高中时候就计划要去的,一晃八年过去了,还是未能成行。后来,我们都淡忘了这个地方……这次端午节,原本是要去看那天苍苍,野茫茫的大草原的,无奈草原的草没有长好。虽然放弃了草原之行,却偶然想起了山海关,临时迎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从绥中北坐的火车,抵达山海关,刚出站。朋友问我怎么走?我也一脸的茫然。好在车到山前必有路,抬眼,我便看到了游客集散中心,在这里感受到了山海关的热情好客,微笑的服务。问清了行程,带上地图,开始了奇妙的穿越之旅。

 

第一站——天下第一关

 

山海关是一座有故事的城,朱元璋开国,命大将军徐达在此筑城,建关设卫。

初识这座城,我被他的故事所吸引。一大堆的历史人物,浮现在我眼前,孟姜女、徐达、萧显、戚继光……

我们第一站就去了山海关博物馆,只需要在门口出示身份证即可拿到票进入。或许之前去参观过北京的八达岭长城,有那么一瞬间,感觉时间仿佛在倒流,过去的一切都可以重来。

登上这座城,看着斑驳的砖墙,这座历经几百年风雨和战火洗礼的建筑,如今依然骄傲的展现着他的雄姿。几百年的沧桑,我不禁想到了历史的残酷无情,这座城何其无辜,百姓何其无辜,将士何其无辜……自古以来,一将功成万骨枯,汗青上留下了多少个爱国的将士,谁又计算过这片土地上埋下了多少无辜的白骨?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毕竟往事都已作古,如同锈迹斑斑的青龙偃月刀,毕竟历史的硝烟已经结束。行走在古城墙上,有几座楼,也是一抹别样的风景。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去了一个,其它的便省略了。

天下第一关的牌匾,相传是大书法家萧显所写,细细的看,想必你就会发现,他有几个字写错了,分别是“天”、“第”,“天”的两横应该是上短下长,“第”他写成了草字头。

不信,下次朋友们去的话认真观察哦!

 

第二站——钟鼓楼

 

从城墙下来,去了鼓楼,晨钟暮鼓的声响,悠远雄浑……因为我生长在兴城,这个小城的故事,这个小城的布局和山海关异曲同工,所以只走马观花看了一下。

下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饥肠辘辘的我们吃了炸酱面,除了咸没有什么别的感觉。据说这里边有百年老店,四条包子(1.5元一个,猪肉大葱的)和三条饺子,路过了,只是人太多,我一向不喜欢排队,不喜欢等待,宁愿错过,也不要傻傻的等。大家估计也是慕名而来。

 

第三站——王家大院

 

王家大院很古香古色的一个建筑,几乎可以想象到王家以前生活的场景,这里有老爷房、少爷房、新房、私塾等等。在这里,我们还参观了一代名妓陈圆圆的房间。当年若非吴三桂因为佳人陈圆圆而冲冠一怒为红颜引清兵入关,凭着这座城池的坚固,易守难攻,也许中国的历史会改写。可吴三桂若是深爱着陈圆圆,也不会让她背负骂名,甚至负她、弃她于不顾。孰是孰非,也许,山海关这座城见证了因里,也许这里的海能够回答……

 

第四站——老龙头水上长城

 

从天下第一关景点前坐大巴车,车程大概20多分钟。

万里长城,这里是唯一的海上长城,老龙头雄伟壮观,“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这里一半建筑坐落于沧海碧波之中,人们登长城,感受着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奇观……

在围廊上看着海鸥翩翩

在庙内聆听钟音袅袅

潮起潮落

永远年轻,不知疲倦

人生也该如此

为了喜欢的事情乐此不疲

大海教会了生活的意义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开始返程,回来路过了莲花湖公园,只见湖上大片的荷叶铺天盖地,青翠欲滴,我梦中的那白莲,不用不多长时间,你会涉水而来……

没有去孟姜女庙,我还记得当年小学老师讲过孟姜女庙的对联,很有禅意,展现了中国文化的深厚底蕴,包含着深奥的人生哲理。只一念,我便刻在了心上。“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

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想不通的事情就不想,只简简单单过好当下,比如,见花就大笑……

我想画下遥远的风景,画下清晰的地平线和水波,画下许许多多快乐……

【编者按】 开篇极好,令人眼前一亮,感到您的写作功力非凡,特别是“天下第一关”的描述,简直令人拍案叫绝。引用顾城的诗行,分外妥帖,给文章增色不少。不过有点虎头蛇尾之感,后面的文字,有点与前文脱节,感到有点失望。关于匾额文字,敢于说出自己的想法,难能可贵,但不准确,书法长河,源远流长,一些字的写法确与现代的距离很大,但不能说写错了,那是一种艺术形式。感觉您是一位潜力极大的作者,前途是光明的。直白之处,敬请谅解。【美丽编辑:程守忠】
上一篇:青青河边草,悠悠河岸香
下一篇:湟中:年文化的芬芳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8/7/27 14:31:15
您好,恭喜您的作品被本社团推荐,经网站评委评审获得精品文章,感谢努力,感谢支持社团和网站。祝创作丰收。【执行副主编 :王秋平】
    2018/7/11 20:00:41
多谢老师的精彩编按,你提的意见对我而言非常宝贵,督促我不断的改进、争取进步!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677158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