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7月16日 周一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湟中:年文化的芬芳
日期:2018-07-1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王祥奎
点击:236

多年来,每每春节,笔者就穿梭在河湟谷地间,在平安、互助、乐都、湟中……感受着大美青海春节年的精彩演义。尤其是在湟中,田家寨的正月初六“出阎王”、鲁沙尔镇的“高台”及各乡镇独具特色的赶集,这一组组类似于西方嘉年华式的全民大联欢画片,着实让笔者大开眼界,叹为观止。

1

“一夜鸡叫五更闹,五元君打座鬼哄堂;一面油锅冰盆闹,一面刀山万丈高……”。说起湟中县田家寨下洛麻村正月初六的“出阎王”,在河湟谷地颇负盛名,有着百年历史的群文节目,于2016年1月,被确定为西宁市第二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旖旎、厚重着这个淳朴的小村落。

“在田家寨下洛麻村,正月十六“出(耍)阎王”的传统,至少有一百七十多年的历史”,每逢过年,与田家寨的好友李占玺聊起这个节目,自豪、神秘诸多词语书写在他的脸上。由于他的缘故,每年正月十六一睹为快“出阎王”是我春节的必修科目。

说起“出阎王”的渊源来,好友李占玺说,相传,下洛麻村张、王二姓的先人,清朝从山西来到下洛麻村,而当时此地文化活动繁荣,特别是每年正月初一至初三要唱戏,元宵节要耍社火,以预祝五谷丰登、六畜兴旺、人寿年丰。张、王二姓的先辈就凭记忆,根据山西当地的“出阎王”情景,编导了一出《张三醉游十八层地狱》的大型神话剧,作为社火的一部分,在每年的正月十六社火结束后演出,传至今天。

至于“出阎王”的起始渊源,只是传说而已,并无从考证,但这种属于辛苦劳作,挂锄歇犁的冬日暇余,恰又与一年到头,团圆过节,阖家欢乐,村寨平安联系在一起的社火,是远离大城市的乡村人,心目中最向往、最憧憬的大事件。在这个远离农事、彻底放松且喜庆的日子里,赶上社火,赶上享誉河湟谷地的“出阎王”,哪有缺席向隅的道理?

去年正月十六,笔者与几个友人如约来到田家寨,那天,天气晴好,来到田家寨下洛村,只见来自古城西宁、河湟谷地各县各乡各村的男女老少,相聚下洛麻村,目睹“出阎王”的风采,沉浸在年的演义里。

“‘出阎王’对于下洛村老说,是大事,是喜事……”村民王先生说。在众多村民的记忆中,“出阎王”这天,村里老少,凡是走得动的悉数出动,凡是腿脚不便哪怕搀扶着也要走出家门,如约而至。一眼望去,村间小道,社火场地,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凡表演者,皆一式化妆画脸;凡游逛者,皆衣着整齐;凡姑娘媳妇,皆描眉涂脂,妩媚无限……

正月十六这天的所见所闻,让笔者及友人深切体味到了“历史在这块土地上所承载的大众记忆”的乡愁泥土滋味。

在演出场地中,只见张三、石大哥、柳二哥,以及阎王、判官、鬼头张洪、牛头马面、鬼头鬼脑等诸多人物依次上场。上场时众鬼卒用自制的轿子抬着阎王、判官,在锣鼓喧天声中,飞快来到临时搭建的戏台,场面极为热闹,吸引着观众的眼球。

“‘出阎王’讲的内容是什么?”听到同行的友人的询问,旁边一张姓村民介绍——

“出阎王”讲的是一位名叫张三的人一生疏财好友、弹唱为乐。阎王知晓张三在世间弹唱极好,调到地府为阎王弹唱,阎王被张三的弹唱所感动,增添阳寿,游览十八层地狱,还世阳间。剧情所唱戏曲一般为青海当地流行的眉户、皮影唱腔等,以劝化人们当好人,做好事,不做欺男霸女、伤天害理的坏事情……

闻听着村民的介绍,感受着“出阎王”的“闹”,让我切切实实感受到了中国民众好聚不好散,好热闹而不喜欢冷清的本质,也感受到了中国民众抱团的心理支持、互助的合力同行。正因为这个相互依赖、相互依靠的传统,铸就了华夏大地挺立在这个世界上五千年不绝如缕的精神支柱。

2

“麻地沟刀山会好凶险,山架上百把刀明光闪。千户营高台空里悬,杆顶上人物飞舞云间”。河湟民众都知道,民和县麻地沟的刀山会在全国都有名气,而千户营的高台与刀山会相比,具有更强的吸引力。多少年来,它如一只社火艺术中的绮葩,它以峻高、玄妙、含蓄、优雅、惊险著称于世,在河湟民间素有“空中戏剧”“空中舞蹈”“空中杂技”等美称。

在今天夏季,在一次文学活动中,青年诗人、民俗作家刘大伟回顾了千户营高台的历史——

高台形成于时期,当时每逢祭神之日,民间艺人们便分别扮演成各种神灵,在音乐的伴奏下,从神庙里走出来,然后走街串巷,游走四方,以此祈福穰邪,祈求五谷丰登,风调雨顺,人民安康。热闹的场景吸引着四里八乡的男女老少跟随围观,由于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挤,以致行走在人群中的各种“神灵”显示不出应有的威严和显要来,而围观的群众也挤来挤去看不清楚,于是,有人便想出一个办法,将各种“神灵”安置在木板上,然后将木板高高抬起来上街巡游,使那些“神灵”显要起来,观众也可以看得很清楚了,这就是高台的雏形。后来经过演变,这种祭神活动开始向表演化和内容通俗化方向转变,逐步演变成了今天社火中的高台。

历史上,千户营高台展演的时间只有每年的农历正月十五,由于那时制作高台的技术是秘而不宣的,人们对其充满了好奇,高台一旦出现在社火队伍中,整个社火演出就会出现一个高潮,人们就会奔走呼告,竞相观看。这几年,由于千户营高台频频被抽调到城里演出,人们见到它的机会也就多了些。

多年来,每逢正月十五,笔者常与妻儿常去观瞻湟中千户营的高台,而且次次感受迥异。

在鲁沙尔镇的街道上,一台台高台在锣鼓喧天中悠然走过,吸引人山人海般的观众。杨宗保、穆桂英、许仙、白蛇、岳飞;孙悟空、哪吒、姜太公、西王母等由七八岁左右的小男孩的人物造型得栩栩如生,他们有的手举长剑,而闪闪发光的剑尖上却立着一个人物;有的手托花瓶,一个“仙女”却踩着鲜艳的花朵正在翩翩起舞;有的两脚悬空,脚下完全没有支撑物。有的离地面足有四米多,有的摇摇欲坠……

千户营的高台除了表现高、险、悬、奇的制作技术外,高台的装饰、演员的服饰、道具制作也非常重要。它是集绘画、剪纸、刺绣、木雕等民间艺术于一身的民间艺术大集。

虽说高台表演不舞不歌,但是却把观众的心悬悬地揪了起来,随着高台的晃动而晃动,委实让观众手心一直捏着一把汗。

几百年来,千户营的高台就以精湛的技艺和独特的艺术魅力而闻名,在河湟一带几乎家喻户晓。

记得去年春节在千户营村看高台时,一位朱姓老者曾对笔者说,千户营高台的历史可以追朔到明代洪武年间,至今约有600多年的历史了。当时,祖辈们从南方移民到青海时,就带来一台“魁星”高台道具和制作高台的手艺,而且是那种内地至今仍能见到的直接绑在人身上的高台。定居到青海后,祖辈们就将高台技术利用起来,开始在青海表演高台。后来,千户营高台融合了黄河、高原文化,逐渐呈现出现在反映青海本地文化的高台表演艺术。他们的高台演变成了由4至8人抬的形式,表演人物开始增加,台数也增加成了5台。从那时起,千户营的高台就开始红红火火地演了起来,并一代代相传至今……

在千户营村民的记忆里,千户营高台的演出活动一直没有中断过,即使是纷乱的**时期,千户营地高台依然演得红火,这与千户营人对高台有着特殊的情感和高台艺人们的聪明是分不开的。

更让村民铭刻在心的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青海大部分地区的社火和高台都被禁演了,“老祖先流传下来的东西不能失传啊”。面对当时的情景,聪明的千户营村民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办法:只要顺着时代的要求走,他们的高台就不会被禁演。于是,村民们立刻根据当时社会的形势,制作了《草原英雄小姐妹》、《智取威虎山》、《红灯记》、《英雄儿女》、《沙家浜》等题材来演出,因此他们的高台不但没有被禁演,反而受到了表扬。

经历几百年风雨,千户营一代代高台艺人用自己的智慧将这种艺术形式流传了下来。发展至今,已经由最初的两台变成了20台,每台上面的人物也由原来的2至3人,发展得到最多可以达到5人,一些现代艺术形式也被应用到了高台中,使千户营高台得到了长足发展,并逐步受到相关文化专家的关注,同时也被列入了青海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中。

这几年,千户营又推出了《民族团结》、《三江源》、《人寿年丰》等与时俱进的内容,无声地教育着后代,助力着更加富裕文明幸福和谐新青海建设……

“千户营的高台如何做强做大的?”在观看的间隙里,笔者询问了几个老者。据老人们讲,目前,千户营村里许多上了年纪的高台艺人,都掌握了一手精湛的高台技艺,每年正月,他们便手把手向青年人传授技艺,使千户营高台的艺术生命得以长盛不衰。现如今千户营村2400多人中掌握了高台手艺的村民有300余人,他们在服装制作、演员化妆、高台装饰、表演造型等方面都有一手绝活,不断推动千户营制作高台技艺向前发展……

说起高台的发展与成就,喜悦、自豪、骄傲诸多感情充盈在他们的脸上:民和县麻地沟的刀山会算啥哩,它比不过我们湟中千户营的高台,我们千户营高台还代表青海参加了全国第八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参赛活动,而且夺得了‘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和‘中国首届民间飘色(抬搁)艺术展演入围奖’……

……

千户营高台寄托了当地农民很深厚的情感,每当高台演出时,群众纷纷为高台披红挂彩,以此寄托自己美好的祝愿。在塑造高台人物时,村民们通过塑造人们崇敬的历史英雄人物,表达他们的爱憎和喜怒哀乐,达到颂扬真善美,弘扬正气的目的。

3

“摩肩接踵逛西东,叫卖高声引客行。野特新独成热卖,鸡鱼肉菜满囊中”。多年以来,每当笔者行走在河湟谷地各村寨时,不由己的回望在湟中县二月二的“赶集”的诗意里。

久居闹市的笔者,每次与妻子逛超市,感觉到热闹的让人几生迷失之感。但春节,在二月二,在河湟谷地,在湟中县的走亲访友中,零距离感受到乡村的“赶集”画面,那份情愫,那份诗意,的确是用文字难以传达的。

湟中县虽说地属河湟谷地,但它的集市文化一直是该县独具魅力的热点,焦点。每逢二月二,十里八乡的小商小贩和附近的村民都会聚集在集市上。那密密麻麻的人流,此起彼伏的吆喝声及讨价还价声,让人感觉到比逛超市更自由更惬意,赶集之日,集市里好像流动着一条不大不小的河流,成为湟中县各乡镇的一道道独特迷人的风景线。

于是乎,每逢二月二,到湟中县乡村感受赶集的诗情画意成为笔者及友人心中的一片火苗。

记得去年二月二,笔者走访湟中朱家庄时,路过几个集市。那歌声、笑声、话语声、叫卖声不绝于耳,新鲜果蔬、特色小吃、生活用品、生产工具玲琅满目,加之村广场上、村级主干道上攒动的人群,不由得使我驻足深入。

通村文化广场的道路往往被挤得水泄不通,道路两旁也摆满了各种摊位,文化广场上更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人们兜兜转转买些所需用品,累了听听“花儿”演唱,或者看村里有着百年历史的皮影戏班的皮影戏表演,饿了吃些特色小吃,集会上一片热闹景象。

笔者在漫不经心地逛着集市,感受着“货物齐全品种丰,此起彼伏叫卖声。我已吆喝赔本甩,您咋还要将利争?”诗情画意。

湟中县农村的集市本来不是很拥挤,但因小商小贩摆的商品摊位过为密集,加之路两旁的小铺子的主人将货物摆到店面以外了,使得只有十米左右的道路显得窄了许多。集市不长,只有三四百米,但由于狭窄,可苦了进进出出的送货小三轮及赶集者的小车、摩托车。大人们总要在一个个小摊前,拿起一件东西看看,问问价,却并不买,一看就知道懂得“货比三家”的当家人。也有匆匆忙忙的,似乎事先想好了、看好了,也不讨价还价,买好就走。还有一部分妇女带着小孩边看边玩,一旦路过好吃的好玩的摊点,那妇女便牵着小孩疾走如飞……

“从前,集会上卖的的大多是背篼、扒犁、鞍子等农用工具。”因为过了二月二便到了春耕的时节,农户都会开始置办农用工具,投入到新一年的农忙中去。而现在,村里种地、养牲口的人少了,相对的集会上卖农具的也就相对少了,其他种类的产品越来越多。”“如今的集市,跟十几年前相比,现在的交流会不再是单纯意义上的山货、农产品买卖交易市场,更多的是二月二文化的传承,以及依托于此的乡村民俗文化旅游的发展。”在信步间,恰好遇到朱家庄的亲戚,在寒暄中,这位亲戚回忆说。

在聊天中,笔者还了解到湟中县各乡镇的集市特色——为吸引四面八方的人,乡政府、村委会会张贴告示,邀请有关单位组织货物,也有文化卫生科技等部门的下乡活动。有时在开阔的地方搭建舞台,请县里地方戏班子表演。那时,集市上锣鼓喧天,音乐震天,热闹非凡,真正成为城乡交流的平台。

逛了这一的集市圈,虽然是数九天,笔者已经流汗了,再加上一直爱静怕闹的习惯,就与亲戚一道走上了前往朱家庄的路上了。

在前往朱家庄的路上,笔者心中感慨多多:乡村集市,她正以无与伦比的精神力量、情感魅力,缓解着超快生活节奏现代人带来的同样无与伦比的压力和焦虑。

【编者按】 这才是真正的大散文、文化散文。随着时代的发展,散文仅仅描景状物,感觉简直是先天不足,而且没有嚼头,是令人失望的。没有经济、文化、地域特点,乃至于工农业等方面的介入,简直不忍卒读。多次读到您的散文,厚重、磅礴令人称道,而且谋篇布局自然得当,不愧为大手笔。我对河湟地区简直是一无所知,如果说知道一点,那就是地名和与黄河有关的碎片式,读了您的散文,认识深刻了一步。感谢赐稿美丽,祝愿您写出更为精彩的作品来,社团推荐阅读。【美丽编辑:程守忠】
上一篇:千里路云和月——山海关游记
下一篇:欣慰时刻 真情感言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391216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