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7月19日 周四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七星杯】农家院的故事
日期:2018-07-10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王兴华
点击:208

几个月过去了,一晃又到了日色明亮的夏季。

莽莽苍苍的索伦山脉愈发显得峰峦叠翠,景色迷人。挺拔的青松枝繁叶茂,低矮的灌木稠密葱茏,满坡满岭绿草茵茵,山花烂漫。

每当这个时候,牤牛河乡东部山区弯道沟山货批发市场就开始热闹起来。

弯道沟山货批发市场位于弯道沟村东头山脚下,在一个狭长的山谷里。偌大的山货批发市场有两个宽敞的批发大厅内,一个大厅批发黄蘑团、松树丁、榛蘑、猴头、木耳、榛子、黄花菜、山蕨菜和药材等山货,一个大厅批发山里出产的笨公鸡、笨鸭、笨鹅、笨鸡蛋、笨鸭蛋、笨鹅蛋、野兔、野鸡、牛肉和羊肉等土畜产品。

山货批发市场平日里不开张,只有赶在“二五八”(每月阳历逢二、逢五、逢八)才批发山货。

每月到了“二五八”的日子,一批批采购商就会蜂拥而至,奔向这里来批发山货。有时候,后到的采购商来晚了,一时采购不到货物,只好在村民家里借住一宿,等待第二天接着采购。这样一来,采购商一多,经常在村里住宿,自然就出现了食宿供不应求的难题。

一天傍晚,太阳眼瞅着要落山了。有个叫郭云武的采购商只采购到一半货物,批发大厅里的山货和土特产就都卖光了。他看了看空荡荡的批发大厅,垂头丧气地对跟他一起来采购的司机王春阳和装卸工孙文东说:“今儿个都怨我,早晨多睡了一会儿懒觉。不然的话,咱要是早来一个钟头,也不至于缺这么多货。你们说,今儿个采购半车货,咱这是回去不回去?”见老板犹豫不决,孙文东立刻出主意:“不回去。今晚在这住一宿,明儿个再进几个村子采购半天就能把缺的半车货采够。”“这没有旅馆,上哪去住?”郭云武为难地瞅着孙文东问。 “我认识村妇女主任,要不找她去试试,她肯定有办法。”王春阳赶忙提醒。“那好,就找妇女主任吧”郭云武无奈地只好听从孙文东的建议。

三人商定完,把厢式货车停靠在批发市场东侧的停车场内,锁好车门,来到市场值班室跟更夫说明了情况,随后急匆匆地朝村里走去。此时,村妇女主任陈桂香和乡计生办的三名干部刚给一名育龄妇女做完孕检,正在收拾孕检器具,刚要离开村部。王春阳走上前,不好意思地说:“陈主任,今天我们来晚了,货物只采购一半,那些山货和土特产就都卖光了。这不,我们打算在村里住一宿,明天接着采购。麻烦你能不能给做顿饭?再找个地方住?你放心,这顿饭不能让你白做,你该收多钱收多钱。还有,晚上住宿我们也交钱,不会白住。”陈桂香看着王春阳眼巴巴求助的样子,眨了眨眼睛,扑哧一声乐了,奔儿都没打,爽快地答应:“这算啥事儿,不就是做顿饭吗,我给你们做。晚上就住在我们家吧,不收钱。”说罢,领着王春阳、郭云武和孙文东向家里走去。

“妈!来客人啦。”陈桂香刚一进院就冲屋里的婆婆柳冬梅喊了一声。柳冬梅正戴着老花镜盘腿儿坐在炕上缝袜子呢,听见喊声,撂下手里的针线活儿麻溜出来迎接。刚一出屋,看着眼前三个陌生人一下子愣住了。“妈!这几位是来我们村批发市场采购山货的,晚上不走了想在我们家住一宿。这不,还没吃晚饭呢,我答应给他们做。”“哦,是这么回事儿,我说咋不认识呢。”柳冬梅边说边客气地向郭云武三人打招呼,“快进屋吧。”陈桂香把郭云武三人领进屋后就忙活做晚饭。这时,婆婆有些着急,凑到儿媳跟前小声嘀咕:“桂香,来客人你也不先回来告诉我一声。这可咋整啊,家里啥好吃的也没有啊。”“没事儿,妈,你不用着急。他们说了,整啥都行,只要吃一口热乎的就行。”陈桂香笑呵呵地一边跟婆婆搭话,一边不停地在水盆里淘米。“那好!你要这么说我心里就有数啦,那就有啥整啥。”柳冬梅说着快步走进厨房,从橱柜底下一个葫芦头里拿出几个笨鸡蛋放在了饭桌上,接着拿出一个碗,“啪”“啪”“啪”一手一下,将几个鸡蛋依次磕碎皮,两手一掰,一汪清亮亮的蛋清儿和黄灿灿的蛋黄儿流进了碗里。然后,往装满大半碗的蛋清儿蛋黄儿上面撒一捏精盐,拿起一双筷子均匀地搅拌起来。“妈!咱俩想一块去了。这不,我正合计着,炒盘鸡蛋,做个土豆片炒辣椒,再拍个黄瓜,外加一个凉拌豆腐,正好四个菜。”说话间,陈桂香已经把淘完的大米倒进了电饭锅里,随后到房后的菜园子里去摘辣椒。郭云武、王春阳、孙文东三人在里屋坐了一会儿,闲不住也来房后看陈桂香摘辣椒。

几个人来到房后,一看菜园子里长着鲜嫩水灵的辣椒、茄子、黄瓜、芸豆和西红柿等蔬菜,可把郭云武几个人乐坏了。王春阳是个急性子,忍不住说:“陈主任!摘根儿黄瓜吃行不?”“这有啥不行的,黄瓜架上有的是,随便吃。”陈桂香话音刚落,王春阳快步走到黄瓜架前,伸手摘下一根儿顶花带刺儿的水黄瓜,用手擦了擦,张开大嘴咬了一口,边吃边说:“嘿!这黄瓜太好吃了,又脆又水灵。”看着王春阳吃得那么香,陈桂香笑着说:“西红柿比黄瓜还好吃,你咋不吃西红柿呢。”“是吗?那我再吃个西红柿。”孙文东站在房根儿底下馋得有些忍不住了,嘴里直流哈喇子(口水),几步走到绿油油的西红柿架前,伸手摘了两个红嘟嘟的西红柿,递给郭云武一个,剩下一个用手擦了擦,大口吃了起来。刚吃几口,孙文东连连说:“哎呀!陈主任,你家的西红柿咋这么好吃呢?又酸又甜,还肉儿头。”没等孙文东说完,郭云武抢过话头:“可不是咋地,我头一回吃这样的西红柿,又酸又甜。”郭云武一边吃一边比划,“你们看,这西红柿从里到外连瓤带皮都是红的,不像城里市场上卖的西红柿,外皮红里头青,吃着又硬又艮一点儿不甜。”“是吗?我也尝尝。”这时,王春阳早已吃完了那根儿鲜嫩脆生的黄瓜,急不可耐地也去摘西红柿。三人吃完西红柿,陈桂香也摘完了半盆辣椒。几个人回到屋里来到厨房,陈桂香和柳冬梅跟郭云武、王春阳、孙文东边唠闲嗑边做菜,不知不觉半个多点儿过去了,一电饭锅香喷喷的大米饭焖好了,清炒笨鸡蛋、尖椒炒土豆片,粉皮拍黄瓜,大酱拌豆腐四个菜摆上了饭桌。

 

大伙儿刚要吃饭,陈桂香的丈夫邱永安回来了。邱永安刚一进屋,愣住了。陈桂香赶忙介绍:“哦!这几位客人是来我们村批发市场采购山货的,晚上不走了,就住在我们家了。”“哦!你是陈主任的爱人吧。我叫郭云武,是县城农贸市场的老板,这位是我的司机王春阳,这位是装卸工孙文东。”陈桂香介绍完自己的丈夫,郭云武也忙起身做了自我介绍。“哦!我说呢,今天我们家晚饭这么早就做好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邱永安说罢,一摆手,笑着说,“等会儿,我拿瓶酒,咱哥几个喝两盅。”“兄弟!行啦,我们能有地方吃住就挺好了,还喝啥酒。”郭云武连忙阻拦。“不喝酒哪行,你们好歹也是客人。再者说了,你们来采购山货和土特产,也是为我们老百姓做贡献来了。”见邱永安十分盛情,执意要喝酒,郭云武不好意思地说:“那好!恭敬不如从命,咱哥几个就喝两盅。”说到这儿,认真地强调一句,“不过,这酒钱我得给你们。”“咳!大哥,什么钱不钱的,咱只管喝酒。”邱永安笑呵呵地端起酒盅,一扬手,干了。

几个人刚喝完第一盅酒,郭云武纳闷地问:“兄弟,你家的鸡蛋咋这么香呢?”“是吗,鸡蛋不就是这味儿嘛。”邱永安不以为然。“郭老板说得没错,你家的鸡蛋不单是好吃,你看,这色儿和城里的鸡蛋也不一样。”邱永安还是没明白,王春阳只好用筷子夹起一块黄灿灿的鸡蛋说,“你看,这鸡蛋炒出来黄里透红,软颤颤的,吃着特香,不像咱城里的鸡蛋,炒出来又黄又白,吃着不香。”“哦!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这鸡蛋为啥吃着这么香,色儿还红?这里的秘密我告诉你们吧。”邱永安用筷子指着盘子里软颤颤的鸡蛋,一边比划一边介绍,“咱家的鸡不喂饲料,都吃苞米面和青菜,有时候还上菜园子吃虫子。你们城里的鸡蛋都是从养鸡场买的,养鸡场的鸡都吃鸡饲料,那鸡蛋能好吃吗?”“原来是这样。”郭云武贪婪地吃了一大块鸡蛋,用筷子指着桌上的那盘拍黄瓜又问,“这黄瓜为啥吃着又脆又甜呢?城里的黄瓜咋吃不出这个味儿呢?”柳冬梅乐呵呵地解释:“这些菜都是我们自己亲手种的,没上化肥,没打农药,所以才这么好吃。”王春阳又问:“这豆腐、大葱、大酱吃着也又香又甜呢?咱城里的豆腐、大葱、大酱咋吃不出这个味儿呢?”“哦!这里的秘密你们就更不知道了。”陈桂香用手指着大酱,自豪地介绍,“这大酱是我们自己做的,都是纯豆酱,一点儿没掺假。”“还有这豆腐,不单是纯黄豆做的,更主要的是用我们这里的山泉水做的,能不甜吗?”邱永安补充道。“原来是这样。哎呀,我们今天这顿饭吃得可是纯正的绿色食品哪。”孙文东高兴地又夹起一块香喷喷的鸡蛋送进嘴里,边嚼边说。“唉!我曾经是个城里的知识青年,也下过乡,在农村也吃过农家菜。自打回城后,一晃好多年没吃过这样的饭菜啦。今天能吃上一顿这么香甜可口的农家菜,可算解馋啦。”郭云武言毕,感慨地端起酒盅冲着邱永安提议,“兄弟,谢谢你们啦。来!我敬你一个。”喝完,又冲着陈桂香道,“陈主任,今个儿咱可说好啦,这顿饭我可不能白吃,你该收多钱收多钱。还有,包括今晚上在你家住这一宿,宿费我也一分不差。”“咳!大哥,你这么说就外道啦。啥钱不钱的,我们就当交个朋友啦,这顿饭咋能跟你要钱呢。”邱永安有些不好意思。“兄弟,这事儿你得听我们郭老板的。今晚上这顿饭钱和宿费该收得收,我们能吃上这么可口的饭菜就知足啦。再者说,以后我们经常来采购,还得在你家吃住,你要是不收钱,下次我们还咋来呀?”王春阳坚持着。“行!那我就收下。”陈桂香只好答应。三个城里人和三个乡下人一边喝酒,一边唠嗑,一个个好不开心,好不快乐。不知不觉,吃完晚饭,天已黑了下来。

夜幕初落,四野茫茫。幽深的小山村安然静默,悄寂无声。唯独邱永安家里不时地传出一阵阵欢笑声。陈桂香收拾完碗筷,把郭云武、王春阳、孙文东三人安排在西屋,自己和丈夫、婆婆在东屋睡下了。

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自从在陈桂香家住了这一宿,从此以后,郭云武三人每次到弯道沟村山货批发市场采购时,中午饭都在陈桂香家吃。有时候赶上山货没采购齐全,也住在陈桂香家里等到第二天接着进村采购。一来二去,时间久了,陈桂香向采购商郭云武提供食宿这件事儿不胫而走,很快在村里传开了。一时间,别的采购商也纷纷找上门来,要求陈桂香给他们做中午饭。有时候为了等待第二天采购,也住在陈桂香家里。一连半个多月,到陈桂香家吃饭的采购商都不断线了,几乎是天天都有。有时候一下子聚过来七八个采购商来吃午饭,每天一到中午,陈桂香都忙得脚打后脑勺。时间长了,陈桂香实在有些招架不住了,只好去找村支书杜志明求援。

 

日升日落,朝霞夕阳。山区的盛夏,格外迷人。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夜幕降临。弯道沟村上空月光如水,繁星闪烁。温润的热风吹拂着田园里辣椒、黄瓜、茄子、芸豆、豇豆、芹菜、西红柿、大头菜、角瓜等水嫩鲜爽的蔬菜,不时散发出沁人心脾的阵阵清香。此时,全村家家户户的男女老少吃罢晚饭后,像往常一样又都开始歇息了。有的人家在屋里看电视,有的村民三五成群地聚集在路边大柳树底下,一边避暑乘凉,一边唠家常。陈桂香吃罢晚饭收拾完碗筷,解下围裙,瞥了一眼正坐在炕沿边看电视的丈夫邱永安,大声说:“我去杜书记家一趟,要是回来晚了你就别等我了,先睡吧。”邱永安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荧屏里的精彩节目,心不在焉地答道:“哦!知道啦。”陈桂香出屋后几步穿过院子走到大门口,推开两扇黑漆大铁门,迈过门槛,转回身将大铁门关好,迈着轻盈的步伐,迎着皎洁的月光,快步向村子里走去。

山区的夜晚,异常静谧。漆黑的夜空中,悬挂一轮弯弯的月亮,满天星斗闪着璀璨的光芒。

陈桂香顺着村内一条安有路灯的柏油路慢悠悠地向前走着,不时听见路旁花草树木中发出一阵阵蝉鸣蛙叫的悦耳声音。伴随着婉转动听的蛙叫蝉鸣,陈桂香穿过路灯下的柏油路,不一会儿就来到了村东头杜志明的家里。“桂香来啦,这么晚了,有事儿啊?”陈桂香刚进屋,没等坐下,杜志明的妻子朱秀敏笑呵呵地站起身问。“可不是咋地,白天太忙没空儿,只好晚上找杜书记。”“真不凑巧,他吃完晚饭就出去了。”“杜书记上哪去啦?”“我也不知道,他走时也没说呀。你等着,我给他打电话,让他马上回来。”

“丁零零——,丁零零——”杜志明正在村会计何俊良家研究事儿呢,突然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喂!是志明吗?”一听是妻子的声音,杜志明答:“哦!是我,有事儿啊?”“可不是吗,桂香刚来,说有事儿找你。”朱秀敏道。“你先让她等一会儿,我跟何会计快要把账算完啦,完事儿马上回去。”朱秀敏撂下电话,告诉陈桂香:“他在何会计家算账呢,说快要算完了,让你等一会儿。”“不着急,那我就等一会儿。”陈桂香笑盈盈地说着,喝了一口茶水,迫不及待地跟朱秀敏聊了起来:“你猜,我要跟杜书记说啥事儿?”“这我哪知道?”朱秀敏莫名其妙地笑了笑。“我琢磨着,这事儿要是干成了咱村乡亲们又能挣一笔好钱。”“咋地,你又找到致富门路儿了?”朱秀敏听到这,连忙追问。“这不,自打给县城那个叫郭云武的采购商做完那顿饭后,到我们家吃饭的采购商左一拨右一拨,推不开搡不开。有时候这些人晚上还要住在我们家,我还得给他们做晚饭。你说,这白天村里一大摊子工作要干,中午还要忙着给这些人做饭,晚上还得忙活。照这么下去,我可受不了了。”陈桂香一股脑儿说出了心里话。朱秀敏一听乐了,高兴地说:“哎呀!你傻呀,给他们安排食宿你不也挣钱吗。”“我可不想挣这份儿操心费力的钱。再者说了,我们家也不差钱。我在想,要总是这么干下去,非得耽误村里的工作不可。这些天我一直寻思,莫不如发动乡亲们去做这件事儿,让他们挣这笔钱。”

陈桂香和朱秀敏亲昵地坐在炕沿边,你一句我一句聊得正在兴头上,杜志明回来了。“回来啦,杜书记。”杜志明刚进屋,陈桂香快言快语地招呼一句。“嗯!”杜志明微笑着点头应了一声,径直走到八仙桌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接着问,“有事儿啊?桂香。”“可不是咋地,这件事儿憋在我心里好长时间啦。杜书记,有个好事儿我得跟你说说,这事儿就得你办。”陈桂香道。“什么好事儿?”杜志明问。“桂香遇到了一个挣钱的好机会,自己不想干了想让乡亲们干。”朱秀敏笑着接了一句。“别听大嫂的。挣钱的事儿谁不想干,我是怕耽误工作。”陈桂香纠正道。“你们俩咋竟说这没头没尾的话,我咋听不明白呢。”杜志明瞪大眼睛看看妻子朱秀敏,又瞅瞅陈桂香。“是这么回事儿。我寻思发动乡亲们开办农家乐,专门接待外地来的那些采购商和来咱村观光旅游的游客。”“这可是好事儿啊,你咋会想出这个好主意呢?”杜志明听后,高兴地眉毛一扬,不解地问。陈桂香只好把自己忙活了半个多月,给采购商做中午饭和晚上给采购商安排食宿的经过说了一遍。杜志明听罢乐了,赶忙说:“桂香,你可别小瞧采购商在咱这吃一顿饭,住一晚上,这可是咱山区又一个生财之道啊。我看发动乡亲们开办农家乐,肯定能挣钱。”陈桂香说完自己的想法,杜志明当即拍板:“我看这事儿还真不能耽搁,说干就干。明天我就开‘两委’班子会,研究开办农家乐的事儿。”

第二天清晨,杜志明早早就起来了。像往常一样,他每天早晨起来第一件事儿就是上厕所。杜志明出屋后才知道,昨夜里刚刚下过一场小雨,院子里的地皮湿漉漉的。

杜志明抬眼望了望村东高高的山顶,一轮红日冉冉升起,广阔无垠的天空格外晴朗,漫山遍野的树木花草郁郁葱葱,田野里的庄稼枝叶繁茂,格外喜人。此时,弯道沟村的不少老百姓刚刚吃过早饭。杜志明上完厕所回屋洗把脸就开始吃早饭。吃罢早饭,急匆匆地来到村部广播室,打开扩音器大声广播:“‘两委’班子成员请注意,听到广播后马上到村部会议室开会。”杜志明一连广播了三四遍,关掉扩音器,回到会议室默默地一边抽烟一边等待。过了一袋烟的工夫,“两委”班子成员陆陆续续地到齐了。会上,大伙儿听完陈桂香关于开办农家乐的情况介绍,纷纷赞成,没有一个不同意的。杜志明见大伙儿都没啥意见,最后说:“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几天后,弯道沟村一下子出现了“山里红”“客来香”“好再来”“高老庄”“山妹子”“迎宾馆”等五六户农家乐,老百姓利用各自的农家院为采购商和前来观光旅游的游客提供食宿服务,既方便了外地人,又给自己增加了一笔额外收入。正如陈桂香和杜志明预料的那样,弯道沟村农家乐开张后,如同当初村里兴建的山货批发市场一样,一下子火爆起来,那些采购商和游客再也不愁没地方吃饭和住宿了。

【编者按】农村改革开放后的巨变是喜人的,作品积极向上,弘扬了主旋律。【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七星杯】山泉成了致富水
下一篇:【纪念八一建军节91周年】独胆英雄(绝句小说)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398867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