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9月21日 周五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七星杯】突如其来的瘟疫
日期:2018-07-08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王兴华
点击:298

这些年来,***和“蚁力神”可把县乡两级干部折腾的够戗。本来,以为处理完***和“蚁力神事件”后,我们就可以喘口气儿歇歇了。可是出人意料,就在这时,一场夺人性命的瘟疫正悄无声息地向人们袭来。

2003年4月20日,北京突然发现首例非典病人,随后陆续出现非典散在患者,很快形成扩散趋势。刚开始,人们并不知道非典是咋回事儿。后来,从县卫生局印发的预防非典宣传单中才逐渐地了解,原来非典是一种可以致人死亡的急性传染病。

非典的全称是传染性非典型肺炎,又叫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s),英文缩写为SARS,简称非典。在中国大陆,非典成为SARS的代名词。非典这种传染病潜伏期1—16天,常见为3—5天。主要症状是:起病急,以发热为首发症状,可有畏寒,体温常超过38℃,发热时间一般为1—2周;伴有头痛、肌肉酸痛、全身乏力和腹泻。起病3—7天后出现干咳、少痰,偶有血丝痰,肺部体征不明显。病情在10—14天达到高峰,发热、乏力等感染中毒症状加重,并出现频繁咳嗽、气促和呼吸困难,略有活动则气喘、心悸,被迫卧床休息。病程进入2—3周后,发热渐退,其他症状与体征减轻乃至消失。肺部炎症改变的吸收和恢复则较为缓慢,体温正常后仍需2周左右才能完全吸收恢复正常。轻型患者临床症状轻。重症患者病情重,易出现呼吸窘迫综合征。儿童患者的病情似较成人轻。有少数患者不以发热为首发症状,尤其是有近期**史或有基础疾病的患者。

非典的主要特点是:具有极强的传染性和病情快速进展。非典传染源:是急性期患者的呼吸道分泌物、血液里的**,如患者打喷嚏或咳嗽等都会播散**。非典**传播途径:主要通过近距离飞沫传播或接触患者分泌物。非典**是一种新出现的**,人群不具有免疫力,普遍容易感染。

更可怕的是,非典病死率约在15%左右,主要在冬春两季发病。非典**侵入人体后可进行复制,迅速引起人的机体异常免疫反应。由于机体免疫系统受到破坏,导致患者免疫缺陷。同时,非典**可以直接损伤人的免疫系统,特别是淋巴细胞。

非典自2002年11月在我国内地出现病例并开始大范围流行,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阶段:

2002年11月至2003年3月,非典疫情主要发生在广东和香港两地。

2003年3月以后,非典疫情向全国扩散,其中尤以北京最为严重。

突如其来的非典不断向全国各地蔓延,严重扰乱了人们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秩序。面对非典造成的死亡,人民群众出现极度恐慌和惧怕。同样,索伦县城乡居民得知非典会夺人性命后,一时间也吓得人人自危,谈“典”色变。

非典袭来,正值仲春时节。暖洋洋的太阳照在牤牛河上,一群群小燕子在河两岸飞来飞去,有时在河面上蜻蜓点水,有时飞落在河畔高大茂盛的杨柳树上呢喃细语。几只蝴蝶在麦苗地里翩翩起舞,互相追逐嬉戏。

每年到了备耕生产季节,庄稼人就开始忙碌起来。有人在空旷的田野里打茬子(茬子:音zhà zi,用小刨镐刨苞米茬子),有人牵着马牛犁杖在稻田地里翻地或耙地,有人挥舞着铁锹叠池埂准备泡田插秧。

突然发生非典,闹得人们整天人心惶惶,提心吊胆。每天,这些在田间劳作的庄稼人生怕自己染上非典,干完农活回家后,一个个都胆战心惊地猫在家里,大门紧闭,不敢外出与人接触。恰在这时,索伦县委、县政府及时召开紧急大会,部署预防抗击非典工作。会上,县委书记黎冬阳亲自讲话:“抗击非典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事,各部门、各乡镇必须高度重视,发动群总,全民参与,严防死守,确保非典**不在我们县境内传播扩散。”

4月23日上午,按照县委、县政府部署,牤牛河乡党委、政府立即召开了由乡机关干部、村干部及各企事业单位一把手参加的紧急动员大会。会上,我作为主管卫生工作的副乡长首先传达了县里会议精神;随后,乡党委副书记姚秀丽宣布了牤牛河乡抗击非典领导小组组织机构名单和《牤牛河乡抗击非典型工作预案》。在工作预案中,乡里成了预防检查组、抢救治疗组、消毒隔离组、后勤保障组和患者调查组五个专项工作小组,制定了各项管理制度。

姚秀丽宣布完,乡党委书记隋国军作了重要讲话。隋国军强调说,全乡各村、各企事业及驻乡各单位,一定要统一思想,高度重视,立即行动,决不能让非典**在我们乡传播扩散。隋国军讲完,最后我又提出三条要求——

 

第一,各单位回去后,要立即成立本单位抗击非典领导小组,专门负责预防和抗击非典工作。

第二,要大力做好宣传,发动群众,打一场抗击非典全民参与的攻坚战。

第三,要做到责任到人,死看死守,决不能让非典**在我们乡传播扩散。

为有效地控制非典疫情,几天后,县卫生局又印发了宣传单,告知人们主要可以采取以下预防措施——

一、注意个人卫生,打喷嚏、咳嗽和清洁鼻子后要立即洗手;洗手后,用清洁毛巾擦干;不要共用一条毛巾。

二、注意均衡饮食,根据气候变化增减衣服,定期运动,充足休息。

三、室内经常通风换气,促进空气流通。

四、避免前往空气流通不畅或人口密集的公共场所。

五、出现病症及时就医。严格贯彻执行早发现,早诊断,早隔离,早治疗“四早”防治方针。

 

乡里开完抗击非典动员大会后,我们随后又建立了坚强有力的领导体制网络、畅通的信息网络和严密的防控网络。做到群防群控,全民皆兵,严防死守。

首先,我亲临前线指挥全乡干部群众抗击非典。当天下午,我带领乡卫生助理胡文斌在乡政府驻地牤牛河村的大街小巷,张贴了“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同舟共济,共渡难关”“天天量体温,日日做检查”抗击非典的标语口号。各村干部也在村里的公共场所、街道、路口张贴了抗击非典的标语口号。

在抗击非典的日子里,全乡各村农民、中小学生,信用社、邮电局、电话局、变电所、台商木器厂、牤牛河建筑公司、鞋楦厂、皮鞋厂、铸造厂、农机厂和拔丝厂等企事业单位都被发动组织起来了。很快,全社会的自觉防范意识和防范能力迅速得到提高。

每天,各家各户都用过氧乙酸消毒剂对自家的居室进行消毒。在消毒的同时,乡干部、农民、工人、学生和做买卖的小商小贩,每天都要测量体温。按照要求:体温在38℃以下,可以正常出门;体温超过38℃,就要被强制送到医院检查。除此以外,要求各村和驻乡企事业单位,对非典疫情向乡政府每日一报,天天记录。发现异常,及时处理。

自打非典袭来后,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全乡老百姓吓得惊恐万状,草木皆兵。虽然每个人都积极做好预防工作,但非典**究竟是从哪传播来的却都不知道。

有一天,我正在办公室听取村干部电话汇报各村是否有非典疫情。突然,弯道沟村党支部书记杜志明打来电话,心惊胆战地说:“王乡长,不好了,我们村从广东回来一个人,现在让我们隔离了。你看,用不用送到医院检查?”我听完心里一惊,连连发问:“给他量体温没?他高烧不?”“量了,有点儿高烧。”“多少度?”“三十七度八。”“马上把他送到卫生院来。”撂下电话,我急忙下楼,领着乡卫生助理胡立斌大步带小跑朝乡卫生院奔去。

半个钟头后,杜志明带着村治保主任关勇、民兵连长杜志刚把那个从广东回来的村民送到了卫生院。原来,这个村民叫韩连春,已经在广东深圳一家工厂打工六七年了。这次回来是因为眼瞅着妻子快要生孩子了,他才跟工厂领导请假回家护理妻子。韩连春走进非典门诊后,卫生院院长关道喜和医生郝世来立刻给他做了全面检查。先是测量体温,接着询问他最近一段时间发不发烧?怕不怕冷?头痛不?肌肉是否酸痛?全身是否乏力?拉肚子没?韩连春一一回答,这些症状都没有。我在一旁严肃地说:“小伙子,你可别撒谎。这非典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你要是真有这些症状可得如实说,我们一定会给你治好。不然,你要是真把非典**带回家里,不但你们村老百姓遭殃,你媳妇和孩子也都没好。”韩连春认识我,感激地说:“放心吧,王乡长。我在广东自己天天量体温,这不,一看没事儿才敢回来。”我说:“是因为你的体温偏高,所以我们才决定对你检查。”“我知道,你们这么做也是为我好。深圳那边比你们管得还严呐,工厂每天都不许我们出门。你放心吧,我自己会加小心的,回家后也会天天量体温,要是有事儿我会第一时间向村里报告。”韩连春说完这番话,郝世来医生放心地说:“你体温偏高可能是一路旅途劳顿熬困的。不过,我看没事儿,休息几天就好了。”一听郝世来这么解释,我才放心地对韩连春说:“那好!你回去吧,有事儿随时向村里报告。”

真是虚惊一场,韩连春走后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一大早,卢家沟村妇女主任肖竹梅突然打电话向乡计生办主任袁淑芬报告,说石春兰就藏在吉林省舒兰市吉舒镇青山沟村。

肖竹梅报告完,袁淑芬撂下电话,急匆匆地跑到二楼向我汇报。汇报完,皱起眉头犹豫了一下着急地问:“去不去?”我心里明白,袁淑芬之所以既犹豫又着急有两个原因,一是现在正闹非典,这时候出门有可能会被传染;再就是石春兰都已经计划外怀孕七八个月了,再不去找过一程子就要生了。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我当然知道,这时候出门很容易传上非典。但又一想石春兰眼瞅着就要生了,还是毫不犹豫地果断决定:“事不宜迟,赶紧打电话让村里来人,我们现在就去吉林。”

半个多钟头后,卢家沟村党支部书记卢宝久和肖竹梅两人共骑一辆摩托车心急火燎地来到了乡政府。此时,我和袁淑芬早已坐进面包车里在等他俩。卢宝久和肖竹梅上车后,司机小刘驾驶面包车开出乡政府大院,向西行驶两华里,很快驶入通往吉林方向的高速公路。

坐在车里,我们几个人闲着没事儿开始唠嗑。袁淑芬惶恐不安地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问大伙儿:“也不知道吉林那边非典严重不?”我满有把握地说:“放心吧!以我的推测,吉林离北京和广东比我们辽宁还远,那边非典不会严重。”我话音刚落,卢宝久赶忙接过话茬:“没事儿就好。出来之前,我老伴儿一个劲儿地嘱咐,出门可得加小心,可别让人给传上非典。”我们几个坐在车里,有一搭没一搭地想起什么说什么,不知不觉,在傍晚的时候来到了舒兰市吉舒镇。偏巧,这时镇政府干部已经下班了。一个值班的机关干部告诉我们,青山沟村就在镇政府东面10多里地的山沟里,他好心地说:“这天眼瞅着就要黑了,今晚上你们就别去了。不如找个旅店住一晚上,明儿个再去。”我觉得他说得在理,就领着大伙儿在镇政府西边不远的一个小旅馆住下了。

第二天清晨,我们在镇上一家小饭馆简单地吃了一口早餐,乘坐面包车直奔青峰岭村驶去。进村后,我们首先去找村妇女主任迟素芳。迟素芳听明白我们的来意后,马上领着我们去了石春兰的二叔石启恒家里。原来,石启恒以前也是卢家沟村人。是在“**”时期挨饿的时候,跑盲流去了青山沟村。到青山沟村后,石启恒没日没夜地开了几亩荒地,当年秋天就收获2000多斤苞米和大豆。有了粮食,一家人再也不挨饿了,从此就在青山沟村安家落户了。这次石春兰怀孕后,谁也没想到她会腆着大肚子跑那么老远去了她二叔家。

我们跟春兰见面后,她死活不回去。经过苦口婆心地反复做工作,她二叔石启恒也帮我们劝她,她才不情愿地跟我们回去了。不曾想,在回家的路上,卢宝久突然接到他老伴儿沈玉环打来的电话,让他赶紧买几袋儿大粒儿盐和精盐带回来。卢宝久心里纳闷,奇怪地问:“买咸盐干啥?”沈玉环焦急地说:“你可不知道,你们走的第二天,家里就开始抢购咸盐了。现在,村里的食杂店、乡里的供销社、小卖店和超市,哪家的咸盐都被抢购一空。”“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沈玉环解释完,卢宝久顿时明白了,这都是非典闹的,家里那边的咸盐都让大伙儿抢光了。我和袁淑芬、肖竹梅、司机小刘听完卢宝久跟他老伴儿的对话,一个个也都沉不住气了。司机小刘焦急不安地说:“王乡长,我们赶紧从这边买几袋儿咸盐带回去吧。”我说:“行!等一会儿到了前边县城,大伙儿都买几袋儿吧。”

临近中午,我们来到了舒兰市。大伙儿下车后,一个个抱着很大的希望,都想买几袋儿咸盐。可是走遍大街小巷,跑了好几家超市、商店和食杂店,没有一家卖食盐的。不但如此,每一家超市、商店和食杂店门前都戳着一个贴着红纸的牌子,红纸上写着醒目的黑色毛笔字:“非典!食盐脱销。”真是让人太失望了,没有想到吉林这边食盐也脱销。这时我们才反应过来,看来不单是辽宁和吉林,全国各地的食盐都已经被抢购光了。

回到面包车上,我们继续赶路。刚走不远,卢宝久唉声叹气地说:“在哪都买不着,这可咋整啊。”袁淑芬也跟着说:“可不是咋的。时间长了,这人不吃别的都能凑合,不吃咸盐怎么能行呢。”我连忙给他俩吃定心*,镇定地说:“以我之见,现在各家商家肯定是在囤积居奇,等着卖高价,牟取暴利。你们放心,国家肯定会采取措施解决这个问题,用不了几天在哪都能买到咸盐。”

果然不出我所料。回到家没过几天,村里、乡里、县里各家商店、超市、食杂店又开始销售食盐,大粒盐和精盐不但应有尽有,也没涨价。

谁都没有想到,非典足足闹腾了一年多时间。真是万幸,在这一年多时间里,我们牤牛河乡没有出现一例非典疑似病人。

第二年,刚过完“五一”国际劳动节,非典开始慢慢地消停了下来。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坚强领导下,经过全国人民齐心努力和艰苦奋战,我国内地抗击非典工作终于告一段落。

虽然非典结束了,可这个可怕的瘟疫却在人们的心里留下了一个深深的阴影。

【编者按】党和政府有效解除非典瘟疫威胁,体现着党强大的的执政能力!【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姐姐的白金戒指
下一篇:【七星杯】沉重的公路集资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666850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