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2月11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红心向党】抗粮
日期:2018-07-0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王兴华
点击:286

牤牛河村民在索伦山风景区堵路事件被平息后,转眼已是初冬时节。每年进入冬季,索伦县的农民又开始交公粮了。

公粮,学名叫农业税。自古以来,皇粮国税,是我国老百姓对流传已久的农业税一种习惯称呼。历史上,皇粮国税一直牵动着中国的兴衰。战争年代征收的农业税其实就是军粮,广大农民用一辆辆装满军粮的小推车推出了中国革命的胜利。新中国成立后,农业税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一直是国家财政的重要来源。据统计,从1949年至2000年的52年间,农民给国家缴纳了7000多亿公斤粮食,农业税也一直是国家财力的重要支柱。从古至今,皇粮国税关乎国之血脉,民之生计,历来是我国上自最高统治者下至黎民百姓极为关注的焦点。因此,皇粮国税民不可抗,乃天经地义;抗粮抗税则大逆不道,是违法犯罪。然而,出人意料,牤牛河乡索伦村老百姓真就干出了抗粮抗税大逆不道的事儿。

这一年夏季,牤牛河两岸遭遇了一场新中国成立以来罕见的大旱灾。旱灾发生时,正值苞米灌浆期。凡是种过庄稼的人都明白,苞米灌浆期只有20天,在这20天内正是苞米籽粒形成期,此时庄稼生长需要充足的养分和水分供应,这样苞米的根须、茎秆儿和叶片才能正常生长,促使籽粒多,提高千粒重,确保高产稳产。谁知?干旱持续了一个多月,一滴雨也没下,可把庄稼旱得不像样子了。

牤牛河乡除了索伦村、牤牛河村、蛤蟆塘村、洼地村、二道沟村和郑家洼子村这六个涝洼地村外,全乡七个山区村的山坡地庄稼和七个平原村的丘陵地庄稼全都遭遇了灭顶之灾。旱情轻一点儿的地块,苞米叶子被火热的太阳晒得都打了卷;旱情严重的地块,苞米杆被灼人的太阳烤成了焦黄的干柴,用打火机一点就着。庄稼地里旱成这样,河水也被炎炎烈日烤干了。牤牛河干涸后,河床和河底顿时裸露出来,龟裂的河底很快变成五花裂璺的干土块儿。远远望去,渴死的鱼、虾、泥鳅、蛤蟆、河蚌、河螺,哩哩啦啦遍布河底。几天后,死去的鱼虾、泥鳅、蛤蟆和蚌螺很快腐烂了,每天都散发出难闻的恶臭味儿。住在河两岸的村民可都遭殃了,一个个被臭气熏得都直捂鼻子。

一个多月后,旱灾终于结束了。转眼之间到了秋天。

经过摸底调查,这一年,牤牛河乡山区村和丘陵地村粮食减产七成以上,平原村粮食减产五成以上,只有六个涝洼地村粮食没有减产,反而每亩地还增产了二三百斤。

真是奇怪?这么旱的年头儿,别的村粮食产量都减产了,这六个涝洼地村的粮食产量为啥没受影响,反而还获得高产呢?原来,索伦村、牤牛河村、蛤蟆塘村、洼地村、二道沟村和郑家洼子村这六个涝洼地村的地势都是锅底坑。

锅底坑里的庄稼怕涝不怕旱,每年到了雨季,如果正值汛期,一连下两天大雨,这锅底坑里的涝洼地就成了一片汪洋。因为地势低洼,积水一时半会儿排不出去,只有等到天气晴了,太阳把积水一点儿一点儿地慢慢晒干,涝洼地里的积水才能渐渐地蒸发掉。等到积水蒸发完后,整个庄稼早已被积水泡死了。相反,低洼地的庄稼遇到旱年头儿长得才好呢,越是干旱这里的庄稼长得越来劲儿。因为天气一旱,涝洼地的土壤湿度就会变得干湿适中,不涝不旱,庄稼越长越好。就是这个原因,干旱来临后,这六个涝洼地村的庄稼才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秋收过后,很快到了冬季农民交公粮的季节。

初冬的一天上午,县里召开了征粮工作会议。关天意乡长从县里开完会,第二天上午,随即召开了牤牛河乡征粮工作会议。会上,关天意原原本本地传达了索伦县政府对减免公粮的具体规定:对庄稼绝收的村屯,全部减免公粮任务;对粮食减产八成的村屯,每亩责任田减免20%的公粮任务;对粮食减产五成的村屯,每亩责任田减免50%的公粮任务……以此类推。对粮食没有减产的村屯,公粮照收,不进行减免。

关天意传达完县里征粮工作会议精神,随后把牤牛河乡政府作出的减免公粮的具体规定也一并在会上公布。按照县政府规定,除了索伦村、牤牛河村、蛤蟆塘村、洼地村、二道沟村和郑家洼子村这六个涝洼地村公粮不进行减免,其它山区村和丘陵地村的公粮都区别不同情况,分别作了减免。关天意刚公布完乡里的减免公粮规定,索伦村新任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齐志刚就提出了异议:“关乡长,也得对我们村减免。”关天意愣了一下,瞅着齐志刚问:“你们村受灾了吗?”“可不是咋地,有五六户村民受灾了。”“那好,等开完会我去看看。”关天意并不知道,齐志刚之所以要求乡里对他们村减免公粮,原来那五六户受灾的村民当中就包括他自己。

改革开放后刚开始包产到户时,索伦村每亩责任田交售的公粮只有二三百斤。后来随着粮食产量提高和“三提五统”逐年加码,连同公粮加在一起,后来他们村每亩责任田的公粮就达到了五六百斤。这次一听关天意说对受灾村民要减免公粮,齐志刚顿时打起了自己的小盘算,借这次减免公粮之机,他家那三亩多受灾的责任田要是每亩减免五六百斤公粮,他家就能少交一千五六百斤粮食。尤其是今年遭遇旱灾,苞米价格都涨到了九角多,这样一算,他家三亩多地就能白捡一千五六百块钱。可想而知,这一千五六百块钱相当于乡镇机关干部一年的工资啊。

下午,关天意带领农业股股长尹长河、经管站站长周立忠准时来到了索伦村。进村后,马上对几户受灾村民走访调查。经过算账对比,他们很快得出结论:几户受灾村民其实只是程度不同地受了灾。原因是,他们每家都有两三亩责任田紧挨着受灾严重的丘陵地或山坡地。尽管是这样,那些责任田也没有全部受灾,只是减产了两三成。可又一算账,他们承包的没有受灾的责任田,粮食产量反而都增产了两三百斤。每户没有受灾的责任田都有七八亩,整体算来这七八亩地块的粮食总计增产了一千四五百斤。通过算账对比,他们今年的粮食产量总体上没有减产反倒增产了。

情况摸清后,关天意明确地告诉齐志刚:“不能对这六户受灾村民进行减免。”齐志刚见自己的“小九九”被揭穿了,只好不好意思地说:“那好,不减免就算了。我倒是好说,就是那几户村民的工作不好做。”关天意严肃地说:“不好做也得做,反正你们村今年的的公粮一斤不能少交。”关天意说完,带着尹长河和周立忠回乡里了。

听说乡里不给他们减免公粮,梁桐印、曹宝昌哥俩和姚振铎、李江涛、陈伟志五户村民私下里串通一气,拉帮结伙就是不交公粮。这还不算,他们还串通和怂恿村里五六十户亲属也不交公粮。

乡里征粮工作会议开完后,马上派出20名包村干部深入到各村屯去催缴征粮工作。可是,出乎索伦村包村干部吴承斌预料,齐志刚表面上配合他做工作,暗地里却消极抵抗,突然上县医院看病去了。每天吴承斌离开村里后,他晚上就悄悄地来到梁桐印家暗示:“别着急,再等几天乡里就能给我们减免了。你可知道,公家的便宜不占白不占。”梁桐印心里也清楚,这次乡里要是能给他家减免了公粮,他就能轻而易举地额外收入一千五六百块钱。

很难让人理解,齐志刚作为一名党员干部,为啥要跟乡里对着干呢?因为,他这个村支书和村主任是两年前靠贿选当上的。在贿选村主任时,梁桐印这个村里有名的“臭尕瞎”( 性格粗暴,为人野蛮,不讲道理的人)没少帮他忙。在选举之前,他不但公开帮着齐志刚拉票,还秘密地替齐志刚给每户选民送去一百块钱。齐志刚当选村主任后,权力更大了,村里大事小事都是一个人说了算。不单是处处为选他的那些村民着想,村里遇到什么好事儿都少不了帮他贿选的那几个“干将”。“臭尕瞎”梁桐印没白帮忙,自打齐志刚独揽村里大权后,他就当上了村治保主任,每年村里护青(夏秋季节看庄稼)、村部打更、花钱雇工治安巡逻等等这些好事都让他干。每年,梁桐印只干这些事儿,就能额外得到五六千块钱。

眨眼间,半个多月过去了。牤牛河全乡20个村已有15个村都按时完成了征粮任务,只剩下5个村没有完成任务,有的村只交了一半公粮,有的村交了一多半公粮。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五个村当中,索伦村竟然一斤公粮没交。

每次乡里开汇报会轮到吴承斌汇报时,他都哭丧着脸说:“我是毫无办法,这些日子齐志刚突然得了急病,三天两头往医院跑,我每次去村里都见不到他。每天,就我一个人挨家挨户去做工作。每次都催促村民赶快交公粮,可这些村民都是嘴上答应,就是不行动。”

一天下午,关天意在乡政府二楼小会议室开完第三次征粮汇报会后,马上去向书记隋国军作了汇报。隋国军听完汇报,紧锁眉头,叹了一口气说:“唉!今天上午我去县里开党建工作会,县委书记黎冬阳还过问征粮进度这件事儿呢。我一听,我们乡现在都已经落后了。我看,下一步咱们得抓紧了。”关天意不假思索地说:“剩下这五个村我打算各个击破,每个村再派去两名机关干部去做群众工作。”“行!这个办法好。我看派两名不够,这段时间征粮是中心工作,其他工作可以暂时放一放,把机关干部都派到这几个村,挨家挨户去做工作。”“那可太好了,这么做征粮进度肯定很快就能上来。”

隋国军和关天意商量完,第二天上午,马上召开了机关干部大会,专题布置催缴征粮任务。乡机关除了党办、政府办、财政所和信访办等几个部门必须留人外,其余部门的机关干部全都被派到了索伦村、拉拉屯村、荒地村、卢家沟村、弯道沟村。

关天意早就知道,索伦村只有吴承斌一个人在做征粮工作,所以这次将陈刚、魏建国、关鑫、王贵福、徐家山、赵亮、陈明东、詹洪、闵桂贤、景素芳、林秋英、郝丽梅、高凤环和康玉玲14名机关干部全都派到了索伦村。为加大工作力度,隋国军书记在会上临时决定,指派分管农业的副乡长范振忠亲自带队去挨家挨户做群众工作。

晚上,范振忠带领包村干部吴承斌和新增加的14名机关干部连夜去了索伦村。进村后,范振忠和吴承斌经过短暂的研究,把机关干部分成四组,每组指定一名负责人,挨家挨户去做群众工作。这时候,已是晚上七点多钟了。索伦村在漆黑的冬夜里显得死一般的寂静,大街小巷空无一人,不见鸟飞,不闻鸡叫。

漆黑的夜晚,牤牛河两岸一棵棵高大的树枝光秃秃的,被寒风吹得东摇西晃,不时地发出惊悚的呜呜声。飕飕的老北风在梆梆硬的雪地上疯狂肆虐,时而卷起地上的积雪狠狠地打在人的脸上,时而钻进人的衣领和袖口里,让人顿觉浑身透骨般的寒冷。

在惨白的月光下,范振忠带领陈明东、景素芳和闵桂贤迎着凛冽的寒风,踏着一尺多厚的积雪,艰难地朝住在牤牛河岸边的30多户人家走去。几个人刚一出屋,就被凛冽的寒风打了一个趔趄。范振忠和三名机关干部一个个双手紧紧地插在羽绒服兜里,顺着黑咕隆咚的一条街路艰难地向前挪动着脚步,衣襟不时地被刺骨的冷风掀起,吹得身冷心寒。

10多分钟后,范振忠等人来到了牤牛河东岸关世春的家里。几名乡干部进屋后,关世春立刻就明白了,他们又是来催缴公粮了。范振忠客气地问关世春:“你们村为啥都不交公粮呢?”关世春回答:“这事儿你们得去问齐志刚。”“他不是总不在家吗?”“谁说总不在家,他天天早晨出村,晚上就回来,隔三差五地就来跟梁桐印密谋。”范振忠一听更糊涂了,奇怪地问:“密谋什么?”关世春气得一股脑儿把齐志刚和梁桐印狼狈为奸,想要骗取减免公粮的勾当说了出来。范振忠听完关世春说的情况,二话没说,领着陈明东、景素芳和闵桂贤立刻去找齐志刚,让他带头交公粮,用实际行动挽回不良影响。不料,齐志刚死不承认和梁桐印密谋抗粮。还是以苞米没干透为借口,拒绝带头交公粮。没办法,范振忠只好领着机关干部撤出了索伦村,回到了乡政府。

当夜,隋国军和关天意、范振忠一直认为,乡里已没有能力解决索伦村的抗粮问题,只能向县里救援。

第二天一大早,隋国军刚上班,立即打电话向县政府主管农业的副县长刘万辉作了汇报,请求县里采取强制措施,派人协助乡里处理索伦村老百姓抗粮问题。刘万辉听完汇报,感到索伦村抗粮问题非常严重,不立刻解决恐怕会在全县造成更加恶劣的不良影响。想到这儿,他撂下电话,起身走出县政府大院,快步来到与县政府大院一墙之隔的县委大院向黎冬阳书记汇报。经过研究,黎冬阳和刘万辉很快拿出了解决办法,立刻成立由县农业局、农经总站、公安局和法院等部门组成的工作组进驻索伦村,强制征粮。隋国军接到刘万辉的电话后,很快召集30余名乡干部和公安派出所两名民警,先期进驻索伦村,将齐志刚和梁桐印两人控制起来。

上午九点多钟,刘万辉副县长带领县工作组准时来到了索伦村。县工作组和乡干部兵分六路,分头向关世春、关世栋等50多名村民调查了解情况。这些村民一致反映,齐志刚和梁桐印今年确实怂恿和煽动群众抗拒交公粮。

情况属实,证据确凿。县公安局治安科科长蔡大伟和牤牛河派出所所长关荣喜两人经过简单商议,立即对齐志刚和梁桐印进行审讯。很快,齐志刚和梁桐印如实交代了两人串通50多户村民抗粮的犯罪事实。审讯完毕,两名警察给齐志刚和梁桐印戴上手铐,推进警车带回了县里。齐志刚和梁桐印被警察抓走后,县工作组和乡干部分成20个小组,再次挨家挨户动员村民交公粮。这次, 50多户抗粮村民终于明白了,抗粮就是犯罪,如果再不交公粮,同样会像齐志刚和梁桐印一样被警察抓走。

在强大的法律威力震慑下,当天上午,50多户抗粮村民只好找人帮忙打苞米(苞米脱粒),下午就把自家应交的公粮送到了索伦县第二粮库。其他村民见齐志刚和梁桐印被抓了起来,一个个都大快人心。全村人纷纷行动起来忙着打苞米,下午都把公粮交到了粮库。

第二天上午,牤牛河乡机关干部刚一上班,隋国军就召开乡党委会,研究处理齐志刚的问题。会上,参加会议的11名党委委员一致同意,开除齐志刚党籍,撤销其索伦村党支部书记和村委会主任职务。与此同时,撤销梁桐印索伦村治保主任职务,任命关世春为索伦村党支部书记并代理村委会主任。

【编者按】讴歌了党领导下的农民群众觉悟在提高!【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我荣幸地当选副乡长
下一篇:群体上访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062600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