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9月25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群体上访
日期:2018-07-0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王兴华
点击:276

姚秀丽来到牤牛河乡后,正赶上春耕大忙季节。

一天清晨,我刚上班就接到了刘万辉副县长打来的电话:“清华,不好啦。你赶紧带人去索伦山风景区北门,我和县信访办的同志正往那赶呢,市里领导也在往那赶呢。”我莫名其妙地问:“刘县长,咋地啦?”“你们乡老百姓正在水库北门堵路呢。”我撂下电话,三步并作两步去向隔壁的关天意乡长汇报。关天意听罢,忽地从办公桌前的靠背椅上站了起来,果断地说:“你赶紧召集人,我马上向隋书记汇报。”

几分钟的工夫,我把姚秀丽副书记、信访办主任姜黎明、农业股长尹长河和水利站长阚洪利叫到了二楼小会议室。关天意向隋国军书记汇报完,带领我和姚秀丽、姜黎明、尹长河、阚洪利钻进一辆130客货两用双排座卡车,急三火四地朝索伦山风景区北门驶去。

130汽车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向前风驰电掣般疾驶,我和关天意、姚秀丽、姜黎明、尹长河、阚洪利坐在车里,心急如焚,恨不得一下子飞到索伦山风景区北门。

车轮飞转,公路两旁一排排高大的杨树,眨眼间被汽车甩在了后面。山坡上,五颜六色的野花野草早已悄悄地冒出地面,清新的气息沁人心脾。我和关天意、姚秀丽、姜黎明、尹长河、阚洪利坐在车里,心不在焉地向公路两旁的山坡上观望,深深地呼吸山区天然“大氧吧”散发出来的清新空气。

不到半个钟头,我们心急如焚地来到了现场。

我和关天意、姚秀丽、姜黎明、尹长河、阚洪利跳下汽车,往索伦山风景区北门一看,堵路的村民足有百八十人,都是索伦村、荒地村、高丽营村、卢家沟村、公平屯村和拉拉屯六个水田村的村民。

自打到乡政府上班,我头一次见过这阵势。好家伙,堵路的村民一个个气势汹汹,把索伦山风景区北门堵得严严实实,致使进出风景区的各种车辆在北门里边和外边排起一条长龙,停靠在路旁里不出外不进。此时,高丽营村支书朴德刚带领四五十名朝鲜族农民,手持铁锹、二齿钩和四齿钢叉等农具怒气冲冲地站成两排,一动不动地横在北门道口,堵住进出风景区的车辆。荒地村主任李学山领着二三十名农民,手持铁锹、二齿钩和垛叉等农具,将大门路北收费站小平房团团围住,不让里面的收费员和保安离开半步。一见眼前的阵势,我顿时就明白了,这些村民堵路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求索伦山水库继续放水,他们好种稻子。我和关天意、姚秀丽、姜黎明、尹长河、阚洪利下车后,立刻把朴德刚和李学山叫了过来,严厉批评他们这么做是不对的。朴德刚委屈地说:“眼瞅着要泡田插秧了,可水库就是不放水,我们只好来堵路。”李学山也气愤地说:“我们知道,水库不放水跟你们乡政府没关系,你们也管不了这事儿,这回我们自己解决。”关天意像以前一样,耐心地向朴德刚和李学山解释:“市政府的决定谁也改变不了,你们还是别闹了。”我也在一旁劝朴德刚和李学山:“行啦!小胳膊拧不过大腿,你们就认了吧,赶紧让大伙儿回去。”我和关天意苦口婆心地劝了好一阵子,这些愤怒地农民就是不回去。

说话间,刘万辉副县长带领县信访办、水利局和农业局的干部赶到了。刘万辉副县长下车后,快步来到我们跟前,焦急地问:“怎么样?工作做通没?”关天意回答:“好说歹说也不行。我看出来了,今儿个不给他们一个明确的答复,他们是不会撤离的。”

刘万辉早就认识高丽营村的老书记朴德刚,这些年县里的水田插秧现场会都是在高丽营村召开的。一看是朴德刚带头来堵路,心里立刻有了主意。刘万辉来到朴德刚跟前,麻利地掏出一盒“辽叶”牌香烟,从烟盒里抽出一支递给朴德刚,半开玩笑地说:“老书记!先抽根儿烟,消消气。”朴德刚双手紧紧地握着二齿钩,没接刘万辉递给他的那支香烟,气哼哼地说:“我可没闲心抽烟。”说完这句话,瞅了瞅跟在刘万辉身后的农业局局长富少杰说,“富局长,你是专门管农业的,你应该明白,现在眼瞅着要泡田插秧了,水库不放水,我们今年咋栽水稻?”富少杰讪讪地笑着解释:“水库不放水是市里的决定,你们来堵路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呀。”没等富少杰把话说完,李学山愤怒地说:“我看你们就是怕丢乌纱帽,不敢得罪市政府。”“你们掏良心说,市政府不让放水,我们老百姓种不上水稻,今年还能吃到大米吗?”“是啊!你们在中间左推右挡,就是不帮我们老百姓说话,你们还能干点儿正事儿不?”“我问你们,为什么要把水库改成风景区?为什么不给放水?”五六十个堵路村民把刘万辉和富少杰等人团团围住,你一言他一语,吵吵嚷嚷,大声质问。刘万辉心里明白,今儿个自己可是“秀才遇大兵,有理说不清”了,尽管他和颜悦色地反复耐心解释,可堵路村民一肚子怨气,谁说什么也听不进去,还是大吵大嚷,要求水库立即放水。

正在堵路村民跟刘万辉吵吵时,奉阳市政府分管农业的副市长赵汉博带领市水利局、农业局和信访局的干部赶到了。赵汉博下车后,大步流星来到刘万辉跟前开口就问:“怎么样,说通没?”“嗨!我怎么解释也不行啊,他们就是要求放水。”刘万辉言毕,赵汉博拨开人群,快步走到收费站小平房的水泥台上,清了清嗓子,大声对堵路村民说:“乡亲们!你们现在的心情我非常理解。我知道,10多年前市里修筑这座水库就是为了灌溉水田,让索伦县农民和全市居民吃上大米。可是,现在情况不同了,全市水田面积已经完全够用了。目前,我们奉阳市农民生产的大米既能满足全市城乡居民需求,而且还有剩余的一半大米供应外市县。正是这个原因,市政府才审时度势,决定取消索伦山水库的灌溉功能,把索伦山水库改建成旅游风景区。”

赵汉博说完这番话,稍稍停了停,环视站在路口和收费站周围的堵路村民,饱含深情地接着说:“乡亲们!我知道,你们担心水田改成旱田后吃不上大米了。这点请大伙儿放心,我向你们保证:你们虽然不种水稻了,但照样能吃到大米,而且大米的价格会越来越便宜。借此机会,我把市政府的决定向你们先透露一下:目前,旅游业在全国迅猛发展,已成为拉动奉阳地区经济的一个支柱产业。为此,市里决定:把索伦山水库改建成旅游风景区,目的就是要大力发展旅游业,快速拉动我市经济发展。索伦山风景区建成后,你们这些当地农民都是最大的受益者。到时候,你们可以在风景区内经营自己的游乐项目,可以开跑马场,可以开滑雪场,可以开饭店,可以开出租车,可以开农家乐,这些致富项目每年都能增加你们的收入。”

赵汉博解释完,朴德刚心里一下子开窍了,瞪大眼睛问:“赵市长!你说得这些都是真的吗?”赵汉博低头瞅了瞅朴德刚,微笑着回答:“我说得都是真的。这位老大爷请你放心,现在市政府建设索伦山风景区的规划图都已经做好了,马上就要施工了。”朴德刚问完,李学山接着问:“赵市长,你说得这些我们都信。但是‘水改旱扔一半’,我们遭受的损失咋办?”“‘水改旱扔一半’,你们遭受损失,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赵汉博不解地问。李学山解释说:“水田地改成旱田后只能种苞米,这些年水田里的养分都让水稻给吸走了。头一年要是种苞米的话,粮食产量肯定减少一半,亩产只能达到四五百斤,一亩地得损失四五百块钱呐。”赵市长笑着说:“哦!我明白了。‘水改旱扔一半’,就是头一年种苞米产量要减产一半。这好办,那减产一半的损失市政府给你们补偿。”“赵市长!你说话算数不?”李学山赶忙追问。赵汉博一脸严肃,斩钉截铁地回答:“当然算数。”李学山麻溜来到朴德刚跟前,小声说:“朴大哥,市里真要是给我们补偿,我看这事儿就拉倒吧。”

刚才,赵汉博与李学山的对话站在旁边的堵路村民都听得清清楚楚。但朴德刚还是有些不太放心,李学山跟他商量完,他急忙走到赵汉博跟前又问:“赵市长!我们相信你说得都是真话,但我有一个条件你能不能答应?”赵汉博严肃地问:“你说吧,什么条件?只要我能做主,现在就能答应。”“你说今年水改旱给我们补偿,能不能在我们种地之前就给?”“能!”赵汉博答应完,朴德刚当时就乐了,回过身冲李学山说:“去!赶紧告诉乡亲们别在这堵路了,都回家吧。”“好吧,给我们补偿损失就行啦,那我们回去吧。”吴有福、刘春山和郭宏伟等三四个村民听李学山这么一说,高兴得赶紧去招呼站在路障跟前的乡亲回家了。至此,一起意想不到的村民集体堵路事件,轻而易举地在索伦山风景区北门解决了。

几天后,市政府很快作出决定:水田改旱田每亩补偿500元。牤牛河乡六个水田村的农民,一户不落地领到了这笔补偿款。

【编者按】讴歌了党的好干部,点赞!【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红心向党】抗粮
下一篇:害人的“神功”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688567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