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20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七星杯】大耗子
日期:2018-07-05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王兴华
点击:273

1989年秋季的一天中午,弯道沟村部大门口广场突然热闹起来。广场上,一大帮村民把一个叫“刘大胆儿”村民围在中间,好奇地争相观看他们从未见过的怪物。

“刘大胆儿”40多岁,是个有名的二八月庄稼人,整天不务正业,游手好闲,专门干一些投机取巧的事儿。乡亲们万万没有想到,就是这样一个不着调的二流子,突然成了村里的新闻人物。

这天中午,他拎着装在铁笼子里的一只怪物,神气十足地站在广场中间,对围观的乡亲一边显摆一边吹吹呼呼地说:“这玩意儿可值钱了,我花50块钱买来的。你们瞧好吧,等我把它养大了转手就能卖五六百块钱。”

刚开始,村里人谁都不认识铁笼子里的那只怪物,都以为是大老鼠呢。那只大老鼠身长一尺多,个头儿肥大,尾巴扁长,后爪有蹼,像鸭爪子似的。村里一个叫栾兴全的老汉凑到“刘大胆儿”跟前,仔细看了看那只大老鼠,不以为然地嘲笑他:“你小子纯粹是骗人,耗子(东北人管老鼠叫耗子)还能挣钱。”“刘大胆儿”不屑一顾地瞅了栾兴全一眼,也不反驳,笑嘻嘻地说:“不信拉倒,等我挣了钱你就后悔了。”

转眼之间,半年多过去了。“刘大胆儿”把那只大耗子真的养大了,拿到索伦县农贸市场竟然卖了500块钱。这下弯道沟村的老百姓都信了,纷纷问他那只大耗子是从哪买的。“刘大胆儿”神神秘秘地地说:“我是跟县城一个朋友从长白山那嘎达买的。”栾兴全老汉一听,着急地问:“现在长白山那嘎达还有没?”“刘大胆儿”牛哄哄地回答:“有的是。”“太好啦!侄儿小子,你还啥时候去买别忘了带上我。”栾兴全说完,刘海路、常玉贵和赵宝鑫几个村民呼啦一下围了上来,叮嘱“刘大胆儿”:“可别忘了,到时候也带我们去。”“刘大胆儿”见耗子这么挣钱,从此一发不可收,家里什么事儿都不管了,一心一意地养起了耗子。

起初,“刘大胆儿”领着栾兴全、刘海路、常玉贵和赵宝鑫只是小打小闹,每人每次从长白山区买回两只耗崽子养着,等养到二斤左右重时就出手卖掉,一只耗子能卖四五百块钱。后来,他们嫌养耗崽子时间长,挣钱慢,干脆不养了,专门去长白山倒腾大耗子。

一时间,弯道沟村部门前广场很快自发地变成了大耗子交易市场,每天都有百八十人到这里来买卖耗子。

半年多后,“刘大胆儿”和栾兴全、刘海路、常玉贵和赵宝鑫几个倒腾大耗子的人都成了暴发户,每人都挣了二三十万元。在他们的带领下,弯道沟村养耗子的村民都不同程度地挣到了钱,多的挣了五六千元,少的挣了三四千元。

牤牛河乡十里八村的老百姓眼看着弯道沟村有人靠养殖和倒腾耗子都挣钱了,一个个眼睛都红了,二话不说,呼呼啦啦都跟着“刘大胆儿”去长白山卖耗子。有的人花几十块钱买回来耗崽子在家里自己养,养大了再卖,每年都能挣三五千块钱。有胆儿大的人不怕冒风险,宁可花百八十块钱买大耗子,倒腾回来后转手就卖,一只大耗子最低从中赚取二三百块钱的差价,倒腾一年能挣五六万元。

耗子挣钱后,顿时成了弯道沟村乃至牤牛河乡老百姓每日必谈的热门话题。没过多久,又成了奉阳电视台、《奉阳日报》和索伦县电视台争相报道的热门新闻。《奉阳日报》连续两天拿出整版报道,详细向读者介绍耗子为啥挣钱。原来,“刘大胆儿”买回来的大耗子就是草狸獭,学名叫海狸鼠,是20世纪八十年代我国从南美洲引进的一个经济物种。在此之前,长白山区曾进行过养殖。因为养殖场看管不严,导致不少草狸獭逃出养殖场在野外大量繁衍生息。

有关资料介绍,草狸獭浑身都是宝,可以提取治疗中风、痰厥、惊痫、中恶烦闷、心腹暴痛、跌打损伤和痈疽肿毒等病症的珍贵药材麝香。草狸獭的皮毛保温性能好,光亮轻柔,可以做昂贵的裘皮大衣,可供大量出口赚取外汇。草狸獭的肉及内脏营养价值也很高,有较强的滋补作用和很高的经济价值。怪不得草狸獭这么挣钱,原来这个其貌不扬的大耗子真是个好玩意儿。其实,我早就听说弯道沟村不少老百姓养草狸獭或倒腾草狸獭。刚开始,听说他们倒草狸獭或养草狸獭都挣了大钱,我心里直痒痒,也想买两只草狸獭崽儿在家养着,等养大了也挣一笔大钱。可又一寻思,自己在乡政府上班,每月工资才四五百块钱,买一对草狸獭得花掉四个月的工资,这可真有点儿承受不起呀。再者说,不单是我,乡政府许多机关干部和老百姓都有所怀疑,那其貌不扬的大耗子能值那么多钱吗?所以我一直下不了决心,一拖再拖迟迟不敢买。偏巧,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一天下午,我和乡计生办的女同事袁淑芬下乡来到了弯道沟村。我俩刚进妇女主任杨玉娥的家门,杨玉娥就喜滋滋地说:“这回我也挣大钱啦。”见杨玉娥满脸喜色,我忍不住问:“杨姐,挣什么大钱了?”“这不,你大姐夫上午刚卖完4只草狸獭,一下子挣了一万多元。”“嚯!4只草狸獭就挣了一万多元,真的假的?”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半信半疑地问。“真的。我们家那4只草狸獭都是清一色的黄毛,所以一只就卖了2600元,你大姐夫刚把钱存在银行。”杨玉娥说罢,两眼闪着兴奋的亮光瞅着我埋怨起来,“当初劝你买你就是不买,总是怀疑,这回后悔不?”我不好意思地说:“嗨!后悔有啥用,都怪俺当时胆儿小不敢冒险。现在可倒好,说什么都晚了。”袁淑芬站在一旁也后悔不迭地说:“真没想到,草狸獭这么值钱,当初我也没敢买。”这次亲眼所见杨玉娥家养草狸獭真的挣到大钱了,我终于下决心要买草狸獭:“杨姐,麻烦你听着点儿,谁家再有卖草狸獭的可得给我留一只。”“放心吧,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了,谁家草狸獭要是下崽儿了,我肯定告诉你。”

半个多月后,一个雾气蒙蒙的晚上。我刚吃晚饭,家里北窗户跟前八仙桌上的电话铃就响了起来。“陶主任,你快来吧,俺村老赵家的草狸獭下崽儿了。”我一听,是杨玉娥的声音。撂下电话,几步来到院子里,骑上自行车风风火火地朝弯道沟村驶去。

来到弯道沟村,杨玉娥领着我急忙去了老赵家。赵老汉见我来买草狸獭,眉飞色舞地说:“养草狸獭比种地挣钱,我去年养的两只草狸獭卖了4000多块钱。你看,今年又下两个崽儿,又能卖4000多块钱。”我急切地问:“大爷,我想买一只,你打算要多钱?”赵老汉笑眯眯地回答:“我们家下的是黄毛,比别的色值钱,怎么也得两千六。”我跟他讨价还价:“能不能少要点儿?”赵老汉收住笑容,一本正经地问:“你打算给多少?”没等我还价,杨玉娥赶忙讲情:“大叔,看我面子,你少要点儿。”赵老汉笑了笑说:“行!看玉娥侄媳妇面子,我就少要二百。”“谢谢大叔。”我麻溜从兜里掏出2400元递给赵老汉。赵老汉收完钱,我把草狸獭崽儿装进编织袋,搭在自行车货架上就要走。杨玉娥笑呵呵地叮嘱我:“你可得记着点儿,草狸獭长大后一定要细心观察,它一旦发情就及时配种。”我头一次养草狸獭,哪明白草狸獭怎么发情。杨玉娥耐心地告诉我:“草狸獭发情时屁股红肿,这时就给它配种。”我为难地说:“我也不会呀。”杨玉娥爽快地说:“到时候把它拿我们家来,让你大姐夫配。”

我们家住的公房是一间半,房子格局是里屋一间,外屋半间。外屋半间又间壁成南北两个小屋,南屋一进门是厨房,北屋放一张单人床住人。在买草狸獭之前,我就把北屋腾了出来,买来水泥、沙子和红砖为草狸獭专门砌了两个一米多高的圈舍。

当天晚上,我把那只母草狸獭崽儿放进了圈舍里开始精心喂养。每天,我和妻子按时按量给草狸獭喂苞米面窝头、胡萝卜和苹果片。

转眼间,一年多过去了。我和妻子满心欢喜地精心饲养,母草狸獭长大后真发情了。一天晚上,我赶忙骑自行车把草狸獭驮到了杨玉娥家。杨玉娥家大姐夫赵树奎费挺大劲儿,忙活了半个多钟头,也没让他家的公草狸獭配上我驮去的母草狸獭。可把我急坏了,要是配不上,我就挣不着钱了。正在我和赵树奎一筹莫展时,杨玉娥突然想起一个人。她告诉我,牤牛河村有个叫林春阳的小伙子会配草狸獭。我一听,可乐坏了,急忙骑上自行车驮着草狸獭返回了牤牛河村去找林春阳。原来,林春阳最开始就跟着“刘大胆儿”养草狸獭。两年来,他靠养草狸獭就挣了20多万元。他不但靠养草狸獭挣了大钱,还学会了配草狸獭和接生技术。牤牛河乡十里八村养草狸獭的村民,谁家的草狸獭在发情配种或下崽儿接生时都得去找他。我来到林春阳家后,他很热情地答应帮我配草狸獭。林春阳将我驮去的母草狸獭从编织袋里拿出来后,往他家的草狸獭圈舍一角轻轻地放了进去。起先,我们家那只母草狸獭到了新的环境有些不习惯,趴在圈舍一角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公草狸獭慢慢地靠近了母草狸獭,一个劲儿地用鼻子去闻母草狸獭的屁股。母草狸獭顿时站立起来拱起后躯,伸直后腿,尾巴甩向一边,翘起红肿的屁股让公草狸獭爬上去交配。交配大约持续了三四分钟,母草狸獭外阴门顿时外翻更加肿胀起来。林春阳见交配完毕,笑了笑对我说:“行了!你放心吧,肯定配上了。”配完种过了几个月后,终于等到了母草狸獭下崽儿的时候。我又去找林春阳,林春阳忙活了一个多钟头,协助母草狸獭顺利地产下了一公一母两只草狸獭崽儿。

第一次给草狸獭配种我就欠了林春阳一个人情,这次给草狸獭接生又麻烦人家。当天晚上,我盛情请林春阳去街里小吃部吃了一顿饭,以示谢意。

中国有句古话:人不得外财不富,马不吃夜草不肥。

弯道沟村和牤牛河乡养草狸獭和倒腾草狸獭的老百姓都得了外财,我和妻子急切地盼着,这回也该我们得外财了。不料,等到我要卖这只母草狸獭崽儿时却没人买了。唉!这时我忽然想起了乡下一句俗语——大牛被人拉走了,我去拔桩子。我和妻子大略算了一下账,当初花2400元买那只草狸獭崽儿,喂了一年苞米面窝头、胡萝卜和苹果,总共赔进去大约2600块钱。一下子赔了这么多钱,相当于我三四个月的工资啊。我心疼的一连几天寝食不安,窝囊了好长时间。总是在想,人家养草狸獭挣钱,我养草狸獭为啥赔钱?几天后,我看了《奉阳日报》刊登的一篇报道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据国家权威部门统计,截至1994年5月,我国农村饲养的草狸獭存栏总量已经高达40余万只。这样大规模的养殖草狸獭,必然引起买卖市场供需失衡,由高潮跌入低谷,使许多养殖户蒙受重大经济损失。起初,不少回收草狸獭的厂家一夜之间纷纷倒闭,致使草狸獭突然没了销路。草狸獭没人收购变得一文不值,农民不忍心宰杀,只好将它们放生野外。几年内,草狸獭在野外迅速大量繁殖,泛滥成害。牤牛河乡乃至索伦县郊区许多农田里、河沟边、树林地、草甸子和水库旁,甚至村子内的菜园子里和民房周围,遍地都是到处乱爬的草狸獭,估计足有几十万只。事已至此,受宠几年的草狸獭最终悄无声息地自消自灭了。

【编者按】物以稀为贵,农牧业生产也离不开市场经济的调控。作品充分体现了这一点!【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害人的“神功”
下一篇:文凭热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64041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