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2月13日 周四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文凭热
日期:2018-07-05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王兴华
点击:278

20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改革开放犹如汹涌澎湃的大潮席卷大江南北。在这股大潮的荡涤之下,全国各行各业都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与此同时,文凭热在全国各地也悄然兴起。

自古以来,人们普遍认为,文凭是知识的象征,有文凭就等于有水平有能力,这些传统观念在人们的脑海里根深蒂固。文凭热兴起后,工人、教师和技术人员考级要文凭,没有文凭水平再高、技术再过硬、本事再大也白搭,从此再也不能晋级;干部升迁要文凭,没有文凭工作能力再强也没用,不能提拔重用。可是,“**”十年动乱彻底夺走了我们这代人读书的权利,使我们与大学无缘。现在突然跟我们要文凭,我们哪有呀。此时,我虽然早已当上了牤牛河乡政府计生办主任,但身份却还没有改变。当时,在我们乡政府45名机关干部当中,存在四种身份:

第一种全民干部12人。他们以前都是从各村调到乡里工作的临时工,1979年转为全民干部。

第二种全民合同制干部5人。他们是奉阳市人事局招聘的干部,工资待遇与全民干部相同。这5名干部因为是市人事局招聘的,所以叫“大合同”,聘期三年,三年期满后工作没啥毛病继续签合同。我就是这类干部。

第三种“小合同”13人。这13名干部是县人事局招聘的,所以叫“小合同”。

第四种自用人员15人。是乡镇招聘录用的干部,工资待遇比前三种干部要低不少。总之,不管怎么说,在这四种身份的干部当中,最牛的是全民干部,人家属于正式干部(后期转任公务员),只要不犯严重错误,什么时候也不会被撵回家,一直能干到退休。而后三类干部,严格地说,都属于临时工,要是完不成工作任务或是犯错误,随时都有可能被解聘。

自打兴起文凭热,我们这些临时工又多了一个“紧箍咒”——上级文件规定:将来机关精简干部时,首先裁剪没有文凭的人。有了这条规定,乡镇机关干部都傻了眼。看来,国家真要动真格的啦,谁要是没有文凭,将来早晚得被精简。为得到一纸文凭,我们被无奈,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学习,想尽各种办法拿文凭。

拿个什么样的文凭呢?我暗自寻思,必须得拿教育部门和人事部门都认可的文凭。因为我早就知道,在此之前已经有不少机关干部从县委党校拿到了文凭。但在考技术职称或出国留学时,有关部门不承认党校颁发的文凭。不承认的原因谁都知道,党校在考试时允许随便翻书去抄。凡是在党校学习的人,平时根本不用看书学习,只是在考试之前按照党校发给的复习提纲临时看看书就行了。在考试时只要能翻书找到答案,谁都能考个八九十分。更可笑的是,考试时监考老师一再提醒:“可别多答,答七八十分就行了,千万别答100分。”虽然党校颁发的文凭不被教育部门和人事部门承认,但各级党委组织部门却承认,拿到党校文凭的干部在提拔升迁时,组织部门照样承认他们的文凭。尽管是这样,我也不想从党校拿文凭,还是毅然决然地参加了自学考试。我知道,自考文凭含金量高,教育和人事部门都承认,到国外留学也承认。我参加的自学考试是国家计生委和南京人口管理干部学院联合主办的人口学专业大专班。没想到,当天在市计生委宣教处报完名我才知道,整个奉阳市只有七十八个人报了这个班,牤牛河乡政府只有我一个人报这个班,索伦县只有县计生委八个人报这个班。

为帮助我们提高考试及格率,奉阳市计生委特意办了一个辅导班,花钱从大专院校请老师辅导我们。辅导班设在奉阳铁路局培训中心三楼大会议室。会议室摆满了木长条椅和课桌。辅导班规定:学员每周六、周日到市里听两天课。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我妻子为补贴家用刚找到工作,在乡里一家私营企业打工,每天从早七点半一直干到晚五点半才回家。这时,我八岁的女儿王敏正在牤牛河中心小学上一年级。我要是在周六、周日上市里听课,女儿自己在家里就没人管了。把她一个人扔在家里我不放心,只好带着女儿去听课。

来到辅导班,我把女儿领到会议室后面一个长条椅子前,哄着她说:“大宝子,爸爸就在前面听课。你在这儿好好写作业,写完作业就看书,要是困了就躺在椅子上睡觉。”女儿可听话了,我在前面听课,她在后面写作业,写完作业就看书,困了就躺在椅子上睡觉,从来不影响我听课。没曾想,这次是听奉阳大学杨教授讲课,可让我开了眼界。杨教授给我们讲的第一课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谁都知道,哲学太难学了,全都是抽象枯燥的大理论,书里许多空洞无味和晦涩难懂的词语及观点一下子很难听懂。好在杨教授很有教学经验,他知道这科不好学,生怕我们考试不及格,所以在讲课时采用了特殊的教学方法——讲完一个观点和原理,就打个比方或举个例子作说明。实在没法打比方作说明时,他就用通俗易懂的大白话详细地讲解。我就是听了杨教授讲课,才彻底弄懂了埋在我心里10多年的一个深奥谜团——否定之否定。

1974年,我在念高中期间,跟范老师借了一本著名作家杨沫写的小说《青春之歌》。放学回家后,没事儿时就爱不释手地看。有一回看到否定之否定这个词语时,琢磨半天也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这次听完杨教授讲解,才彻底。原来,任何事物的变化发展都是经过“否定自己、完善自己、发展自己”这个过程,即“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的过程。比如,麦粒变粮食的过程:一粒麦粒——变成一棵禾苗——再变成千万颗麦粒,这就是一颗麦粒对自己的不断“否定、完善、发展、壮大”的结果,最终“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

中午课间休息,该吃午饭了。我问女儿:“想吃啥?”女儿说:“冷面。”我领着女儿来到大街上找了一家冷面店,买了两碗冷面。服务员刚要往碗里撒辣椒面,我赶紧提醒:“一碗撒辣椒面,一碗不撒辣椒面。”说完,把没撒辣椒面的那碗冷面端到了女儿面前。

我和女儿吃完午饭,回到培训中心三楼会议室休息了一个小时。下午一点接着上课,女儿还是一个人在会议室后面看书。

烈日炎炎的夏季,天气闷热,热风扑面。下午,在没有空调的会议室里听课,把人热得五脊六兽,没处藏没处躲。本来哲学课就枯燥乏味,不招人爱听,再加上天气炎热,许多学员听着听着就困了,一个个都趴在桌子上呼呼睡觉。我也又热又困,实在熬不住了,打算趴在桌子上睡一会儿。可是,回头看看正在长条椅上睡觉的女儿,一下子打消了睡觉的念头。我知道,自己带着女儿听课,让女儿也跟着受罪,考试时我要是考不及格,这课不白听了,女儿跟着我白受罪了。想到这,我不声不响地起身走到走廊东侧的卫生间,拧开水龙头使劲儿地洗脸,一边洗一边拍打脑门儿,强制让自己精神起来。这招挺管用,自己每次听课时一到昏昏沉沉要困的时候就去卫生间洗脸,洗完脸精神了之后,再回到会议室听课。

很快,转眼过了三年。我去市里听了三年课,考了三年试,经过三年刻苦学习,终于拿到了南京人口管理干部学院颁发的人口学专业自学考试大专文凭。从此以后,我再也不用为没有文凭而提心吊胆了。1995年至1998年,我担任牤牛河乡党委组织委员后,又用三年时间,取得了辽宁大学颁发得新闻专业本科自考文凭。

【编者按】学无止境,小说情节曲折,构思新颖!【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七星杯】大耗子
下一篇:【红心向党】关天意当上纪检委员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073950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