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6月17日 周一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查贪官
日期:2018-07-05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王兴华
点击:333

晚秋时节,牤牛河两岸艳阳高照,金风送爽。

一天早晨,牤牛河乡政府机关干部刚上班,一群老百姓就气势汹汹地跑来告状。

每天一大早,信访办主任姜黎明和办事员小赵上班第一件事儿就是打扫办公室卫生。小赵拿着笤帚扫地,姜黎明拎着洗脸盆要去一楼西侧卫生间打水抹桌子。姜黎明刚出办公室,迎面撞上了前来告状的老百姓。姜黎明一看是牤牛河村的老百姓,其中有一名老党员他认识,是该村前任党支部书记曾宪文老汉。姜黎明热情地问:“呦!老书记,这一大早就来告状啊。”曾宪文老汉一脸怒气,委屈地说:“姜主任,那两个小子太无法无天了。”“是啊,那两个贪官什么事儿都敢干,竟然私自卖地。”没等曾宪文把话说完,一个叫朱栋霖的村民接着说。“哦!我听明白了,你们是来告村干部啊。”姜黎明说着,把洗脸盆送回到办公室门后墙角的脸盆架上,回过身对曾宪文等七八个上访的村民说,“这屋太小了,坐不下。走,咱们上二楼小会议室去说。”“好吧!”曾宪文和一群上访村民跟着姜黎明来到二楼小会议室,围着椭圆形会议桌西面坐了下来。

上访村民坐下后,姜黎明随手把《信访记录本》和一支钢笔放在了会议桌上,平静地对曾宪文说:“你们先等会儿,我去把纪检委员关天意叫来。”

不多时,关天意跟着姜黎明走进会议室,坐在了上访群众对面。关天意跟曾宪文早认识,在他担任牤牛河乡基建公司经理时,曾宪文正在牤牛河村当书记。关天意一看是老熟人曾宪文,热情地说:“大叔!别急,有事儿慢慢说。我看你们最好选出一个代表,让一个人说。他要是没说全,别人再补充。”“你说得对。”曾宪文瞅了瞅坐在会议桌前的上访村民说,“大伙儿别瞎吵吵,有话一个一个地说。”关天意说:“好吧,看谁先说。”“我先说。”曾宪文抢先说了起来,“这不,褚德福私自卖地,我今天早晨才发现。”“褚德福私自卖地?真的假的?”姜黎明听罢,惊讶地问。曾宪文气哼哼地回答:“你不信呐!一会儿你上荒甸子去看看。”曾宪文说到这儿,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喘了喘气儿接着说,“今儿早晨我和宪武上地里拉苞米秆儿才发现。那个买地的老板叫唐勇,是城里人,说是要在那片荒甸子上盖什么老人院。”“不是老人院,是养老院。”曾宪武一听他大哥曾宪文说错了,赶忙纠正。“对!是养老院。”曾宪文越说越生气,“他盖养老院就盖养老院呗,还把荒甸子北边那条车道也占了。”“私自卖地,还占车道,到底是咋回事儿?”关天意越听越糊涂,忍不住问。“大哥,你歇会儿,我说。”弟弟曾宪武见哥哥曾宪文说话太啰嗦,赶忙接过话茬,“我和我大哥刚到地里,看见一伙人正用铁丝网圈荒甸子呢。我好奇地问,你们这是干什么?那伙人说,盖养老院。我又问,盖养老院把马车道圈进去干啥?他们说,这都是花钱买的。我说,你们把马车道圈进去了,我们还怎么种地?他们说,这和你们种地有啥关系。我说,我们每年种地时,开春从这条马车道往地里拉种子化肥,秋天从这条马车道往外拉苞米,你们把这条道圈进去了,我们还怎么走?”没等弟弟说完,曾宪文抢着说:“这伙人听宪武这么问,竟然说拉种子、化肥和苞米可以从地头儿走嘛,这条道是他们花钱买的,所以才圈进来。我一看跟他们讲不出里面儿,只好和宪武回村里找褚德福。没想到,褚德福不但不向着我们,反而替他们说话。”“褚德福是怎么说的?”关天意问。曾宪文气得脑门子青筋暴跳,气愤地回答:“褚德福说,那片荒甸子卖给人家了,人家爱怎么圈就怎么圈。”我一听更来气了,质问褚德福:“你这么说话是不得人家好处了?我问你,你卖地跟我们村民代表合计了吗?”褚德福瞪了我一眼,理直气壮地说:“怎么,我卖荒甸子还得跟你们村民代表合计呀。”我又问:“那片地卖多钱?”褚德福打了一个奔儿,吞吞吐吐地说:“卖15万。”我说:“那么大片地才卖15万,谁信呐。”“这么说,那片荒甸子真卖了。”姜黎明惊讶地问。“可不是嘛!”曾宪文接着说,起初,我有点儿不信。追问他一句,真卖15万吗?他满不在乎地说,那是荒地,能卖多钱。我说,按现在的地价行情,荒地一亩最低也能卖五千呐。那片荒地足有50多亩,少说也得卖25万呐。他听我这么一说,脸都气白了,瞪着眼睛问我,是我当书记还是你当书记?我说,不管谁当书记,也不能让村里吃亏呀。他生气地说,你爱信不信,反正卖完了,那块荒地归人家了。这不,我一看跟他讲不出里面儿,就回村召集村民上访来了。

曾宪文和曾宪武哥俩一边说,姜黎明和关天意一边不停地往《信访记录本》上记。曾宪文说完,关天意扫视了一下坐在他对面的五六个上访群众,认真地问:“你们几个还有没有补充的?”朱栋霖、胡利民、姚德敏、关贵友和陈国宝几个人互相瞅了瞅,都气愤地说:“反正那个老板要是占道的话,影响我们拉种子、化肥和苞米,我们肯定不答应他。”“好了,我知道了。这些事儿我们都记下了来了,等向领导汇报后,一半天就会处理。”“好吧,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曾宪文知道关天意和姜黎明都是说话算数的人,想到这,冲上访的乡亲招呼一句:“走吧,我们回去听信儿吧。”

牤牛河村上访老百姓走后,关天意和姜黎明丝毫不敢耽搁,赶紧拿着《信访记录本》上冯春柏副书记办公室去汇报。冯春柏听完汇报,觉得事情非常严重,如果不及时处理,老百姓肯定会再到县里去上访。他暗暗在想,一旦让县领导知道这件事儿那可就糟了,自己这个分管信访工作的副书记肯定得挨批评。冯春柏沉思一会儿,一脸严肃地瞅着关天意问:“你看这事儿咋办?”关天意毫不犹豫地表态:“我看得马上处理,别把事态扩大。”冯春柏又问姜黎明:“黎明,你是怎么想的?”“我和天意一个想法,这件事儿最好我们自己处理,可别整到县里。不然的话,到年底信访工作目标考核时,我们乡又得被扣分。”“好!你们俩跟我想一块儿去了。这件事儿最好我们自己处理,千万别让县里知道。”冯春柏说罢,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瞅着关天意问:“天意,你看该怎么处理?”关天意早就胸有成竹,干脆地回答:“如果褚德福真是违法卖地,那就必须把荒甸子收回。”“好!就这么办,赶紧向隋书记汇报。”

隋国军听完冯春柏和关天意、姜黎明汇报,顿时皱起眉头,觉得褚德福私自卖地问题性质非常严重,必须立即处理。几个人经过慎重研究,很快达成共识,果断作出决定:马上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牤牛河村,调查了解事实真相,问题一旦属实,严肃处理。

当天上午,乡党委随后成立了由副书记冯春柏、纪检委员关天意、信访办主任姜黎明、土地所所长付成军和经管站站长梁庆满组成的联合调查组,组长由冯春柏担任,副组长由关天意担任。下午,冯春柏带着调查组进驻了牤牛河村。

三天后,乡调查组经过在村里连续走访调查,又去找买地的奉阳市宏达建筑公司老板唐勇核实情况,完全证实了曾宪文的猜测。原来,两个多月前,村主任韩立明跟一个叫何二宝的朋友在索伦县城内一家酒店喝酒。事有凑巧,在酒桌上韩立明认识了何二宝的朋友唐勇。

唐勇是奉阳市宏达建筑公司老板,靠干房地产起家,这些年积攒了上亿元资产。近几年房地产生意不好做了,他又打算做养老产业。他知道,养老产业虽是冷门产业,但却是朝阳产业,随着人口老龄化不断发展和老年人的精神需求越来越高,适应老年需要的产品、养老服务、文化娱乐、精神安慰等需求也十分巨大。经过深思熟虑,唐勇终于打定了主意,开始着手准备建养老院。谁知?出乎他意料,经过实地考察,他发现许多老年人都喜欢在有山有水的养老院居住。所以,为满足这些老年人的需求,他一心想在靠山靠水的地方建养老院。可是,在奉阳市周边郊区县跑了一圈,也没找到合适的地方。偏巧,这天跟索伦县城的何二宝吃饭,正好遇到了牤牛河村主任韩立明。韩立明一听唐勇要找有山有水的地方建养老院,当即承诺:“这事儿包在我身上,我们村就有这样的好地方。”唐勇跟何二宝、韩立明喝完酒后,趁着酒劲儿,开车来到了牤牛河村实地考察。没想到,看完牤牛河北岸那片荒甸子,一眼就相中了。

第二天上午,唐勇带人开车来到了牤牛河村跟褚德福和韩立明洽谈买的事儿。刚开始,褚德福和韩立明还一本正经地坚持原则,一亩地向唐勇要5000元。唐勇在生意场上是个猴奸八滑的老油条,一看褚德福和韩立明都是实实在在的乡下人,只要给点儿好处就能就范。想到这,眼珠子一转,大方地说:“二位老弟,只要你们少要点儿,回扣我一分不会少给。”何二宝在当村主任之前也做过买卖,明白唐勇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听唐勇这么一说,赶忙追问:“你打算给多少?”唐勇眨了眨眼睛,反问:“就看一亩地你们少要多少?”韩立明瞅了褚德福一眼,问:“大哥,你看少要多少?”褚德福一直在村里种地,对生意场上的事儿一窍不通。更主要的是,他刚当二年多村干部,根本不懂怎么跟人家谈判。韩立明问完,褚德福一时拿不定主意,憋了一会儿,对韩立明说:“你看着办吧。”韩立明一听褚德福让他拿主意,瞅了一眼唐勇,爽快地说:“一亩地少要两千。”“好!够哥们。”唐勇高兴极了,暗自盘算,一亩地少要两千,50亩自己就省了10万,当即从皮包里拿出5万块钱递给了韩立明。

唐勇走后,褚德福和韩立明盯着茶几上的5万块钱,高兴得一时不知所措。

褚德福当村支书之前,一直在村里种地,每年只有几千块钱的收入,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突然间,五摞嘎嘎新(崭新)的百元大票摆在面前,在窗外阳光照射下,显得那么诱人和扎眼(引人注目)。褚德福揉了揉眼睛,再一次看了看五摞嘎嘎新的百元大票,惊恐地问韩立明:“这么多钱咋整?”韩立明虽然是做过买卖的人,但都是小本经营,从来也没见过这么多钱。此时,看着眼前五摞百元大票,心里也在砰砰直跳。褚德福问完,挠了脑袋,合计一会儿,小心翼翼地说:“我们俩一人拿两万。”“剩下一万呢?”褚德福问。韩立明平静地回答:“给姚宝昆和贾志萍一人五千。”“为啥给他们?”褚德福不解地问。“你想啊,这卖地的事儿咱俩是谈成了,可是等签合同和收钱时不得用他们吗。那两个人比猴都奸,一听那片荒甸子才卖了15万,能不怀疑咱俩得回扣吗。所以,我想这笔回扣怎么也得给他们分点儿。”韩立明解释完,褚德福立刻反应了过来:“哦!我明白了,你是为了堵住他们的嘴。”两人密谋好之后,各自将两摞嘎嘎新的百元大票揣进兜里,乐不颠儿地回家了。

当晚天黑以后,韩立明悄悄地去了村会计姚宝昆和出纳员贾志萍家里。姚宝昆和贾志萍做梦都没想到,真有“天上掉馅饼”这样的好事儿,自己不费任何劲儿,坐在家里就得了5000块钱。

一个礼拜后,唐勇带着15万元现金准时来到了牤牛河村签合同。签完合同,姚宝昆将土地租赁合同锁进了会计室的卷柜里,贾志萍去牤牛河农村信用社将15万元存入了村里的账户上。

乡党委派出的联合调查组进驻牤牛河村后,首先去找褚德福谈话。冯春柏哪里知道,褚德福和韩立明早已订立了攻守同盟,做好了应付有人调查的准备。所以一开始,对上访群众反映的问题,褚德福就拉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子,一口咬定,死不承认。没办法,调查组只好去找韩立明调查了解情况。韩立明跟褚德福一样,矢口否认低价卖地和吃回扣的事儿。

调查组只好又去找姚宝昆,姚宝昆别的事儿不知道,只承认那份合同是褚德福和韩立明让他那么写的,同时也承认了得到五千块钱好处费。在找贾志萍谈话时,这个女人胆儿更小,一吓唬什么都说了。贾志萍交代,韩立明给了她五千块钱后对她说,那片荒甸子开始人家嫌贵,好说歹说才卖出去。起初,一亩地要三千元唐勇都不愿意买。所以,他只好答应,把荒甸子边上的马车道让他圈进去。这样,多给了他20多亩马车道的面积他才同意买。

韩立明越解释越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他这是做贼心虚才这么说。贾志萍心里明白,那片荒甸子也不是自己家的,爱卖多钱卖多钱,跟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反正自己得了五千块钱好处费就行,别的什么也不管。所以,她跟着签完合同后,按照韩立明的指派,随后把唐勇交来的15万元存入了银行。

贾志萍交代完,调查组又去找姚宝昆。这次调查组把贾志萍的口供告诉了姚宝昆。姚宝昆听完当时就傻眼了,只好交代了事实真相。他承认,是韩德明让他做的假合同,故意把荒甸子每亩地写成3000元的价格。此外,合同中把65亩荒甸子故意写成50亩,都是韩立明让他这么写的。

真没想到,在贾志萍身上打开突破口后,紧接着姚宝昆又如实招供了。掌握了这些证据,冯春柏带领调查组随后又去找家住奉阳市内的唐勇核实情况。刚找到唐勇时,他非常反感,很不配合,一脸不悦地说:“你们为什么找我调查,有问题也不应该找我啊!”冯春柏只好对他进行政策攻心和法制教育。唐勇这才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终于交代了自己用5万块钱贿赂褚德福和韩立明的事实。

两天后,牤牛河乡党委研究决定:立即撤销褚德福牤牛河村党支部书记职务和韩立明牤牛河村委会主任职务,给予褚德福开除党籍处分;同时,撤销姚宝昆牤牛河村会计职务和贾志萍牤牛河村出纳员职务,给予贾志萍开除党籍处分。此外,褚德福和韩立明涉嫌非法卖地和收受回扣等违法犯罪问题,移交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编者按】廉政题材的作品,大快人心的佳作!【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七星杯】彭主任来到咱乡村
下一篇:山里山外(十四)内心的挣扎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012515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