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15日 周四
乡村与柴火
日期:2015-06-0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sjwxw
点击:1178

关于火的记忆,是在乡村里。到了小镇和城市后,与火越来越疏远了。

当我是小孩子的时候, 天冷的晚上,一家人便不由自主聚集在火坑旁谈话,看电视。火不一会便烤得你的裤腿发烫,便不时地换方向,或把凳子挪远点,可挪远了,火的温度不能及你,又手脚发冷,如此反复。在火坑旁不说话容易有倦意,大人们经常埋着头在那睡觉,一不小心从火里跳出来几个火星子,把裤腿烧了一个洞。

我们小时候也喜欢玩火,把一个树枝点着,然后用力转圈甩,火星便更明亮了,燃烧也加快了,直到大人们阻止才肯罢休。火有时会笑,是那种燃得特别旺火苗呼呼地向旁边蹿的声音,奶奶听到这声音,便指着说,“看,火笑了,今天又有客会来。”有时候客人真会在我们念叨时突然来了,奶奶高兴不已,拍着手大笑。这种火的预测好像还是挺准的,我倒真记不起不准的时候。

有时候喜欢一个人盯着火看,这时火好像也会盯着你,不一会,眼睛便累了。蓝色红色黄色的火苗,看着看着倒成了一幅特别奇特的画面。夏天,我们又是远离它的,可煮饭炒菜又少不得接近它,因了它,饭总是焖得特别香,还有焦黄的锅巴可吃。

可是,火有时候也不太争气,烧了一会便熄了,我们又得添柴,用专制的吹火筒吹火。有时候弄得满屋浓烟滚滚,呛得人直流眼泪。跑出屋去,缓了好一会才进去。到了晚上,需要种火,种火也得有经验,不能将火埋得太实,不然给焖熄了,太松的话火又该燃烧尽了,得恰到好处,不然第二天又得重新在潮湿的地方生火,十分麻烦。

家里以前是用油灯,后来才安了电灯,放油灯的灯坐现在还在呢。时间,改变了许多事,以前用油灯的日子模糊得很,才用电时,电费很贵。奶奶为了节约电费,只用两颗十几瓦的灯泡,大多时候用火照明,晚上睡觉也比较早。火是有味道的,不同柴禾有不同的味道,松柏枝是噼里啪啦燃烧散发有微甜的松香,竹筒呼呼的燃烧散发的是清新的竹香,麦杆燃烧有隐约的米香……用力闻,仿佛可以闻到森林的味道,有松鼠跳过的柏树,有月光投影的竹林,有斑雀停留过的麦田。在乡村,大人们总是围着火谈论着今天明天的事,好像有了火,明天也便有了希望。

【编者按】
上一篇:我的路
下一篇:小人物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44498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