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2月19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进京见到毛主席
日期:2018-06-28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刘 禾
点击:506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刘文玉在鸭绿江大桥旁留影。

 

1957年是父亲创作的高峰期,这时父亲不到30岁,接连出版诗集,名气在身,还能拿到“不菲”的稿费,真是应了那句话“出名要趁早”!但是,也由此引来一些麻烦。

反右运动开始了,有人琢磨着想把右派的帽子戴在父亲头上,并在大会上公开点名。当时父亲正在鞍山深入生活,全然不知。母亲焦急地给父亲写了一封信,当时的通讯也真是慢,这封信3天才到他手里。父亲立即赶回作协,以他年轻的血性找到那领导理论,他说:“我是右派?我要是右派,你就是最大的右派!”父亲居然吓退了对方,当然也由于他整天写农村,下基层,没什么“右派言论”,算是躲过了成为右派这一劫。

1958年7月,父亲作为全国民间文学工作者大会的代表进京参会,会上听了郭沫若、郭小川等诗人对民歌与诗的论述,还亲耳聆听了陈毅元帅对诗歌的见解,陈毅那“断头今日意如何?创业艰难百战多,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的诗句,令他激动不已。通过参加这次民间文学大会,父亲对诗歌走民族化的道路有了新的理解。会上还受到毛泽东、邓小平、叶剑英、陈毅等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并合影。1960年,他被选为作协辽宁分会理事,1962年成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1958年,全国民间文学工作者大会,毛泽东等国家领导人与代表合影。第5排右数第5名那个瘦瘦的青年就是父亲。(图片来源:沈阳市档案馆)

 

其实,父亲当时并不是专业作家,他的本职工作是编辑。辽宁文学界都知道“刘文玉的勤奋和刻苦是有名的”。他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在工作上了”。白天他要编稿、接待作者,每一篇来稿都要写信回复,提出不采纳的原因及中肯修改意见。发现好的作品,他要想办法和作者联系,对于重点培养的作者,还要上门和作者单位沟通,为其争取写作时间和环境……很多当时成长起来的诗人提及这点都感叹不已。

诗人晓凡在一篇文章中回忆说,那时候我突然收到一封编辑部手书来信,说是读罢我的诗稿,认为有生活积累有创作潜力,约我一谈。我受宠若惊,第二天就带着信闯进编辑部……文玉和我就诗与生活,诗的技巧长谈起来,竟然忘了时近中午。我请他到附近的饭馆吃饭,他执意不肯,说,你给我们投稿,是关心刊物,支持我的工作,哪能让你请我吃饭呢?他说,走,咱们一起到我家吃顿便饭,边吃边谈。以后每次到他家去,嫂夫人都忙里忙外,给我们准备吃喝。

原沈阳日报文艺部主任、老编辑解明说:“50年代末,沈城的诗歌创作处在前所未有的活跃期。文玉像兄长一样引导我们这帮小青年开展活动,安排学习讨论,印刷参考资料,我们每次活动都收益不小。学习讨论地点就在文玉所在的《文学青年》编辑部。现在回忆起来,感到文玉不仅是位有成就的诗人,剧作家,还是一位甘为他人做嫁衣的好编辑。”多年以后,父亲给《芒种》杂志出刊200期的贺词是这样写的:“编辑的工作没有诀窍可觅,就是要拔掉自身心爱的翎羽,去装点他人的美丽。”这是他的深刻体会。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发奋时。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父亲才有属于自己的时间,整理思路,伏案写作。长期的缺少睡眠和辛劳,也损伤了他的身体,母亲说,当时你父亲身体健康状况不佳,“想让他休息一下,劝他和我到中街走一走。大帅府离中街那么近,他竟然走不动坐在了路边。”

我在大帅府大青楼的留影,是童年最初的记忆

 

我在大帅府院里居住的时候由于年龄小,不知道这个深宅大院曾发生过那么多震惊中外的事件,不知道院子的大墙为什么那么高,当然也不知父亲的写作有多么辛苦。我只知道这个大院里的每一个角落和“秘密”的地下通道,经常在大青楼和假山玩耍。由于我时常穿着父亲给买的漂亮小裙子和红皮鞋在大院里跑来跑去,也曾引来口舌,有人说,“看他给那小丫头穿的!”

当时,父亲有很多崇拜者,还受到一些文学女青年的追求,有的送照片,有的约他见面,还有女子请他去划船……但是父亲都很客气地想办法婉言谢绝了。后来父亲调到歌剧院工作也是如此,在艺术大院里,面对情色的诱惑他从不动心。后来,剧院一位曾经的女主演感慨地说:“刘大哥,你真是正人君子啊!”

还发生过“真假刘文玉事件”。诗人丁晓翁回忆说,“1960年,我在辽宁大学中文系边学习边教课。一位刚入中文系的学生,说他就是刘文玉,写了多少首诗,同学们都肃然起敬。我想重名倒是可能,但是也写诗?我见面一看,真叫人贻笑大方,这哪里是刘文玉,分明是假冒。为了不使这个同学太难堪,过后我告诉他不要这么冒充,对自己没什么好处。从此这个学生收敛,不再提及他是诗人刘文玉。”

父亲那个时代距今已有六七十年,这个世界发生了太多的变化。有人说,今天的文学特别是诗歌,已经退居一隅。可是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文学占据了人们文化生活的重要空间,一个年轻又有名气的诗人,好比今天的超男超女吧?

这是父母当时在照相馆的唯一合影

 

但是父亲却一生没有绯闻,用现在有些观念解读,有些人可能不太理解。但是我知道,父亲的心思都在写作上,他炽热如火的情感都在他的诗中和歌剧里燃烧。再择录几首父亲60多年前泛着土香味儿的诗:

荒地上第一个公民诞生

 

孩子哭了第一声,

荒原一声笑,

它笑的是,

可把人盼到!

 

孩子哭了第一声,

全队都在笑,

笑的是,

爱情结果了!

 

孩子哭了第一声,

队长也在笑,

笑的是,

又一名新队员来报到。

 

全队人员来贺喜,

挨个把孩子瞧,

千颗汗珠落了地,

一颗新芽分外娇。

 

第一个公民你别闹,

百里荒原命你名,

湾湾小河洗你的尿。

 

“红大头”高粱酿喜酒,

青鬃烈马接姥姥,

新铺的百里平川道。

 

嘟噜嘟噜驾

东北地区有一种鸟,春天种地他便叫着:嘟噜嘟噜驾,嘟噜嘟噜驾,像赶牲口的声音。所以人们叫它车伙子鸟。

 

山上车伙子鸟唱:

嘟噜嘟噜驾,

嘟噜嘟噜驾,

农民种地在山下。

 

山下木犁瘦马,

赶犁人也喊着:

嘟噜嘟噜驾!

嘟噜嘟噜驾!

 

打折了鞭杆,

累坏了老板,

喊干了嗓子,

走硬了脚板。

 

车伙子鸟你帮不了忙,

唱干了嗓子

我还是瘦马木犁杖。

 

 

又是一个春天,

车伙子鸟又来叫唤,

瘦马木犁不见,

来个怪物,

瞪两个大眼,

头上冒烟。

 

上面坐个熟人,

像是它的老伙伴,

它拍打翅膀唱个欢:

嘟噜嘟噜驾,

嘟噜嘟噜驾,

农民种地在山下。

 

小伙子打着口哨,

学着它叫唤:

嘟噜嘟噜驾,

嘟噜嘟噜驾,

掷掉木犁瘦马,

开起铁马,

来到山下。

 

车伙子鸟,

车伙子鸟呀,

你快闭上嘴巴,

等我歇晌在树下,

你换个调子,

再来唱吧!

 

   

 

二十部双铧犁,

全是新涂的绿漆油,

四十匹大马排到地头,

红缨鞭子直颤悠。

 

百里荒原甩鞭子,

一鞭子响个够,

这头到那头,

打马开犁走。

 

黑土一步一流油,

多年的土地探出头,

好像说,快犁,快走,

闷得我够受……

   

我相信诗歌不死,根植于民族的诗歌,可以跨越时空,精神永存。引用一下《诗刊》副主编李小雨的评论:“文玉同志的诗,不是以单纯怀旧、返璞归真、回归自然、为怀乡而怀乡的古典情节,也不是表面化的恋土的农民意识的翻版。他是沿着自己的心路,寻找一种即熟悉又包容整个社会信息的乡村画卷,是一种能够跨越时空的精神感召。”

当时父亲踌躇满志,正在诗歌的道路上开拓着攀登着。1960年,突然一纸调令,他的艺术生涯发生了转变……

 

刘禾微信平台:https://mp.weixin.qq.com/s/2cyTeifi7w8UOe89pzOGXw

【编者按】父亲的艺术生涯走向巅峰,这段故事引人入胜!【沈北风编辑:景艳玲】
上一篇:孤独之旅
下一篇:他的诗泛着泥土芳香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8/7/17 12:53:16
您好,恭喜您的作品被本社团推荐,经网站评委评审获得绝品文章,感谢努力,感谢支持社团和网站。祝创作丰收。【执行副主编 :王秋平】
    2018/7/17 12:51:32
您好,恭喜您的作品被本社团推荐,经网站评委评审获得精品文章,感谢努力,感谢支持社团和网站。祝创作丰收。【执行副主编 :王秋平】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107312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