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8月20日 周一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深度美文][万泉河征文]世博园,我的年少情怀
日期:2018-06-27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文彧
点击:480

我出生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与同龄人共同经历了走出校门,便面对“广阔天地”的历练。同样的知青,在农村广阔天地。我的知青生涯曾与沈阳市植物园-沈阳世博园有一段交集。

说到世博园,其前身沈阳市植物园,我们不得不把时间定格在2004年9月1日。那一天,世界园艺生产者协会(AIPH)第56届大会正式批准沈阳举办“2006世界园艺博览会”。展会类别为A2+B1。展期184天。她以沈阳植物园已建成的南区和正在开发建设的北区为核心区进行建设。总规划面积大于5平方公里,为历次“世园会”中占地规模最大,设置展园最多,吸引参展国最广,开设专类展园数量最多的世界园艺博览会。

沈阳世博园,自2006年5月1日开展,国内外慕名而来都稔熟其名,而她的前身沈阳植物园却渐渐遗忘。

沈阳植物园始建于1955年。时任沈阳市委第一书记焦若愚亲命城市建设局及沈阳林土研究所共同组建。六十年代,交由沈阳市园林处接管,后并入“东辉林场”。七十年代恢复建制,开始接纳第一批从学校门步入社会的“知青”,历经十年。至成功举办世界园艺博览会,被国家旅游局核定为5A级景区。由此,沈阳世博园蜚声中外,成为大东北大沈阳的靓丽名片。

1976年,我是沈阳市植物园接纳的第四批知青。

时值九月,沈抚公路(北线)两旁秋色渐浓。高大的杨树在烈日下,叶片一会墨绿一会灰白,向我们述说岁月。野生的千头菊于路边娇艳盛开,妖娆抢眼。红的、黄的、紫的随风摇曳,宛若欢送时漫天飞舞的彩纸一直追赶着我们不肯离去。左边是金波浪涌的稻田,一望无际;右边是婆娑的玉米,腰系乐鼓,浅吟低唱。迎面飘来阵阵苹果梨的甜香,诱人远眺。起伏的丘坡上,一片片果林掩映在火红的高粱穗中,枝上果实累累坠弓了身,俨然欢迎我们的列阵。路过东陵(又称“福陵”,是清太祖努尔哈赤和孝慈高皇后叶赫那拉氏的陵墓)人们景仰,一行人有些凝重。余下全程一路高歌,兴高彩烈。

刚刚有些女同学,面对送行父母的离别泪眼,还强忍鼻酸,镇定自若,满身刚强。可一出城便独自泣咽起来。男同学自恃好男儿志在四方,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之豪迈气概,面对眼前的景色,一会引吭高唱,一会惊艳欢呼,引得女同学亦噙泪张望,激情昂扬。

随队送行的人群里,有一位家长代表,借着大家稍稍安静下来的时候介绍说:“这条路是一条千年古道,清朝的时候称其为‘大御路’。大清迁都顺京(北京)府后,几代皇帝经盛京(沈阳)府到兴京(新宾)府祭祀祖陵,都要经过此路。拜谒陵墓的队伍往返时,会经过这条路上的烟台村关帝庙,其前锋营都事先在庙里设‘尖营’供皇帝进膳。届时,盛京五品以上官员聚集在烟台村关帝庙前,跪迎皇帝,盛况空前。烟台村北靠天柱山,面临浑河水,风光秀美,烟波浩渺。所以那时的烟台村,也被称作‘烟台尼鲁’。尼鲁在满语里,是画的意思。”

此时,车子在绕过一处山崖,刚好又是较陡的上坡,速度缓慢。车上的学生们都站起来,挤在车窗向外张望。不远处,那依崖斜生的乔灌杂木,于秋色中呈现出的五颜六色,犹如皇帝东巡队伍里的经幡,人们油升一份敬仰,一份崇拜,一份震憾,一份期盼。而此刻,领袖的话响在耳边,令人心潮澎湃。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然而,那都是过去,成为历史了。现在离我们最近最值得骄傲的是我们前方的目的地,那是开国伟人曾经考查过的地方。”

“您说的是沈阳植物园?”

“高坎。当时的高坎公社。”

车子拐下公路。经过一个低洼的坳子,然后便吃力的爬上一个高坡。坡上横亘两条铁轨-沈抚铁路。这条铁路线原名“奉海铁路”, 1925年由东北人民自力更生所建,也是东北铁路史近百年的重要遗迹之一。跨过铁路又是一个长长的下滑坡路,傍着这个坡路左边有一处湖水。秋阳落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碎银般刺得人睁不开眼睛。绕过大半个湖岸,过一座涵桥,便来到一个很大很宽敞的开放式院落。

说它开放,是因为它没有院墙,没有院门。东西长百十米有余,南北分为两个阶梯,纵深也有五六十米。拾阶而上,迎面是一幢苏式红砖建筑,坐北朝南,举架很高,显得宏伟。背后是一面崖,很陡峭,铁锈红色的风化石与苏式建筑几乎融为一体。崖体顶端布满奇异的黑松,间或有一簇簇蔷薇,密匝匝,浓郁郁,象似为这幢建筑披上一层厚厚的绿毯。西边的一趟建筑显得简易,高低错落。高的那面是几台拖拉机的车库,矮一点的是马厩,里面拴有十几匹。东面倚山整整齐齐的红砖青瓦,那便是青年点宿舍。

台阶前,聚集着欢迎的队伍。没有仪式,只有当时的主任与送青年的联络人握手,老青年帮着新青年搬行李。空荡荡的院里,留下旗杆与蓝球架间那条早已被风拧成绳的标语。标语上写的啥,无人知晓。直到第二年,青年点组建市内五大公园水域护坡砌石突击队,要写条幅挂在现场,找出被拧成绳的旧条幅,那上面的信息才露出真容。“欢迎76届青年”。

七个字所表达的淡漠、冷清并不为奇,上面的“届”字被写成“屉”字成为旷世奇谈,青年点的笑柄。第二天,写标语的青年点点长,人们送他绰号“七十六屉”。

这个绰号刚一叫开,七十六屉曾找过我。埋怨我不该把这件糗事说出去。我有些歉意。到了第二年,我们一同参加恢复高考应试。他被辽大中文系录取,我差十一分回到青年点。他来信鼓励我第二年接着报考,我油升敬佩。71届的老大哥就是有样,他或许不记前嫌,或许早已忘了七十六屉,或许离开青年点步入大学生活,没有人再叫他七十六屉。

差十一分没考上大学,对我来说不称其为憾事。因为我知道自己半斤八两。

鉴于自告奋勇,在红布上用板刷直书突击队标语被人啧口称赞,我进了青年点宣传组。受七十六屉事件影响,青年点点长阻挠,但终因我能写会画,还能刻写蜡纸油印,进了宣传组同时,又被特批可以不参加青年点自留地的劳动。

下乡到沈阳植物园,在青年点自留地的劳动算是真真正正的“农活”,其余大部分是与种植、栽植、嫁接、剪枝、移栽有关的劳动。每天有植物园的园艺师布置我们任务并有短暂的技术培训,接下来再由我们指导市内各大厂矿及企事业单位来园参加义务劳动的人们。那个时候,市内各公园里的稀奇树种,除了园林科研所(原来的南塔苗圃)和于洪苗圃外,全部由沈阳植物园提供。那些经过试栽试种培育成型,适应北方无霜期生长,能顺利抗冻过冬的树种成为沈阳植物园的标志性植物。比如长白落叶松、红皮云杉、樟子松、红松等。

说起红皮云杉,在我青涩岁月里,一堂人生大课令我终生不忘。

入冬,大部分青年都放假回家猫冬。少部分男青年被编进辉山林场冬季抚育林采伐队伍中。我留守在青年点,刻蜡纸,帮着园艺师傅整理教材。

隔着薄薄的蜡纸,手贴在钢板上,一会的功夫就冻僵了。借腋下暧手,眼睛却没离开资料。这情景刚好被进来的主任看到。

“你喜欢植物?”

“嗯~~~~”我找不到自己的主观,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嗯字拉了好长,词穷中带着窘相。

“整理教材的机会不错,好好看看,过了年跟园艺师傅去吉林引红皮云杉的树种。”

红皮云杉?刚刚蜡纸刻印的文字中,就有红皮云杉。而手中的资料里,刚好又看到红皮云杉。

春节过后,在十人候选人中,关于红皮云杉的知识考核,我独拔头筹。过了正月十五,来到吉林白山松江河国家第二代抚育林场。

从沈阳经梅河口至通化,换乘每天只有一个班次的火车经白城到松江河。第二天搭乘森林小火车来到林场。来的时候城市中仍有残雪堆在路的两旁,但路上早已被铲除露出地面。来到松江河,真正领略了什么叫林海雪原。

走进小镇中的街道,路中间的积雪被踩的光滑如冰,踏上去仍咯吱作响。路两旁没有堆积的雪,落雪所呈现的完全是自然态。我们的穿着引来兜售山珍的小贩,松籽、松蘑、木耳、刺老芽,还有几个拎着山鸡的把我们围在中间。

为了赶小火车,竭力摆脱小商贩纠缠,两脚蹭着雪路急行。没一会的功夫就觉髋部有拉伤的疼痛。路两旁林地里的积雪平展展的,象似被修饰过。高大的落叶松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仍直挺挺的刺向蓝天,遮空蔽日。远望林中偶见一尊尊杉树,宛若被放大了的松塔,安祥悠然象个未长大的孩子。杉树叶一簇簇,托着皑皑白雪,如同被淋上了奶油。园艺师傅告诉我,那就是我们这次来要选走的红皮云杉。

春节刚过,林场还没有正式上班。接待我们的是林场“集体户”的户长。(集体户等同于辽宁的青年点)这是一位典型的东北大汉。狗皮帽子遮着前额,军绿色呢子围巾遮着脸。眼睛很大,似乎有疤。厚厚的霜粘在帽子和围巾上,他在车站等了我们很久。短暂的交流后,他把我们安排在林场的招待所。

第二天早上,我与师傅去招待所食堂吃饭,刚巧户长也在用餐。

“早呀!昨天晚上睡的还好吧?习惯我们这里的取暖吗?”我听到有人与我们打招呼,寻声望去,似曾熟悉的面孔在我的记忆里马上定格并令我大吃一惊。这是昨天接待我们的户长?

我无法形容面前这张脸。扭曲、疤结、没有鼻子、没有耳朵,让人恐怖。

“吓到你了吧?”户长咬了一口发糕,似乎在冲我笑。我的心抽了一下,祈愿他最好不要笑。

“这二位就是从沈阳来的园艺师傅?”一个漂亮姐姐坐在户长的旁边。

“认识一下,我妻子,马兰。今天就由她作你的向导,带你们进林。我有事不能陪了。”

整个早餐,我象个哑巴。饥饿在惊恐面前遁的无影无踪,吻着馒头,目光在姐姐与户长的脸上不停地顾盼。直到户长吃完,快速地带上绿呢围脖走出食堂,我才长吁一口气。

林场为我们进林子准备了“行头”,三副皮叉裤以及两小桶红油漆。马兰一边穿着皮叉裤,一边示意我们也穿上。我有些莫明其妙,进林子也不是修下水道。难到这要“入乡随俗”?

当我们穿好皮叉裤,拎着油漆桶跟着马兰步入林场深处时,即刻感到这副行头的妙用。这个林场,是长白山脉白云峰的西麓,刚好是松江河的发源地。山体表皮水与沟壑里的水流向西北,水域成梳状,有的汩汩成溪,有的于草下暗中涓动。如果在夏季进林场,你每一步都会踩到湿渌渌的草或是沟沟叉叉里的水。冬季有积雪覆盖着,趟着雪走进林地,偶尔你会感到脚下被什么攫住,接着有一种莫明的凉意穿透棉鞋,直刺你的神经。从雪中拔出腿,带出来的是被水浸过的雪。

马兰在前面走的很快,来到一片红皮云杉的林旁。师傅在后面指点,我在树上做标记。当我走到马兰身后时,她或许感到我的气喘。“歇歇吧。你们城里人一定没趟过这么深的雪。”“是呀,深的地方我几乎在雪上爬。”

马兰接过油漆桶挂在树桠上。摘下身上背着的凡布袋,清除身边的积雪,露出横亘在脚下的树干。“姐姐,你背着这玩艺不沉呀。”我要接过凡布袋,帮着姐姐清雪。“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小心走火。”天呀!凡布袋里竟然是枪。

坐在树干上休息,话题自然从姐姐身上背的猎枪说起。我心中一个个疑团,也逐个有了答案。原来大凡单人或是几个人进山林,都要带着猎枪。一方面是为了预防大型野生动物的伤害,另一方面是为了遇有特殊情况报警。在这杆猎枪身上,记录着她与集体户长的生死爱情故事。

那一年的元旦刚过,集体户进山抚育间伐。突然惊动了带有两个崽的黑熊。女生尖叫着,吓得四下惊逃。我被黑熊从后面扑倒。当黑熊转过身来,再次扑向我的时候,户长迎上去,顺过身后的猎枪。熊落枪响,户长的半张验还是被尖利的熊爪抓掉。他的命真大,竟然活过来了。两年后,我成了她的媳妇。你们看他那样,是不是挺恐怖?前年我们去了上海,做了人工颧骨与鼻骨恢复**的预约。明年你们再来,就不恐怖了。

如此惊天动地的故事,姐姐讲的平淡温和。从她那幸福的笑靥里,我看到质朴与纯真。原本漂亮的眉宇,又多了无限妩媚。她就象身旁这一尊尊红皮云杉树那样静穆那样优美,在白雪皑皑崇山峻岭中,婷婷玉立,青葱不败。

回到植物园,我主动请缨,要求参加种植红皮云杉。我想把她的美丽及其背后的故事,种在植物园,种在我的心中。

近四十年过去了。经过首批移种长白山红皮云杉,取得了非常珍贵的裁培与养护经验。如今,虽说于市内公园及绿化街景中可窥其孤影单只的身姿,但她已深深溶入了沈阳植物园的大家庭。为沈阳世博园的华彩瑰丽、和谐共生凭添风韵。红皮云杉在沈阳世博园,不但与松杉树镇守家园,更是更是在沈阳城独领风骚。真可谓灼艳荼靡花事尽,雄姿唯俊影亦辉。

2006年国庆节,沈阳世博园开园近半年,仍是一票难求。几个好友相约,门前撞撞运气,结果如愿以偿。

重新踏上熟悉的土地,完全找不到三十年前的模样。园内湖水荡漾、山岗起伏、松杉苍翠、花团锦簇、亭台洁雅、藤飞叶舞、奇花异草、绿茵如铺、步移奇景、飞瀑撒珠、香飘满园、醉不思蜀.....曾经的植物园在哪里,那株株红皮云杉是否也步入暮年。心中记惦亲手裁植的红皮云杉,她的身上记录着青涩岁月。

徜徉世博园,时值花的盛宴季节,满目五彩斑斓。菊花渲染着沉甸甸的期盼,睡莲抚慰着波涛汹涌的心海,还有那高擎的百合塔领引我心中那份圣洁……这是彩叶园,红叶李、紫叶小檗、银杏等许多树的叶子开始变色,或黄,或紫,或红,或多色间杂诱人驻足,极目所见,五彩的叶子或如朝霞初照,或似夕阳辉映,这里不愧是珍稀树种最全的世界园艺盛会。还有更加诱人的众多果木,秋果压满枝头,红的诱人,黄的灿烂。山梨、野葡萄、山里红、山楂、山杏、花楸、忍冬等令人看了垂涎欲滴,名副其实的春华秋实。然而这些都不足让我留恋,分别三十年的那份红皮云杉的情结,令我急切来到她的身旁。

步入松杉园,世博园里最静穆的角落。也许这里的黑松、云杉都有四十年以上的树龄,与园内其它树种相比拥有大叔级的荣耀,与群芳斗妍的百花显得成熟、沉稳、凝重,甘愿黙黙无闻。可在她们身上,正聚结着一生的璀璨,演绎着曾经的年少与张狂。她用毕生的枝叶,挑战严寒,挑战生命,展示着亘古不变的绿色,装点家园。我站在红皮云杉下,体量着树长我亦长的自然法则。我仰望,心生感概:我老了,她却依旧葱茏,依旧青涩。忽地发现,那树含羞婆娑的身姿,轻歌曼舞,徐徐道来曾经相伴的岁月。还记得你为我点的朱砂吗?我恍然,连忙点头,记得,记得。那年我亦年少。

【编者按】美文,写出了世博园的美,以及好多美好的回忆,情景交融,给人美的享受。大家风范!感谢赐稿,问候远方的您!【万泉河文学社编辑:荷叶】
上一篇:【端午节征文】笋叶传情
下一篇:新疆之行,难忘之旅 (一)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8/7/17 12:52:41
您好,恭喜您的作品被本社团推荐,经网站评委评审获得绝品文章,感谢努力,感谢支持社团和网站。祝创作丰收。【执行副主编 :王秋平】
    2018/7/18 9:43:10
谢谢王秋平副主编的鼓励与鞭策。努力,再接再励!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516639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