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19日 周一
【短篇小说】进化
日期:2015-06-0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sjwxw
点击:1278

 

 

 凌晨六点,白领住宅区。嘹亮而又刺耳的闹钟铃声,不断地在十平米的主卧里盘旋。晋华猛的睁开眼睛,一缕缕血丝狰狞的扎根整个眼白。晋华挣扎般的想要继续躺在床上,但是右臂却不受控制地支撑起半个身子。六点十五分又四十秒,穿戴整齐的晋华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脸上仿佛照片一般固定的憨笑。刚想要感叹一下,噪音般的铃声再次响起,冰冷的电子音响报出:“六点十六分,去车库。”当自己的轿车离开小区的大门时,铃声再次响起:“六点二十分,出门,最多在八分钟内到达公司。”车行半路,停在了南路的最后一个红绿灯边,铃声再次响起:“六点二十四分,按最慢速度,你现在因该在南路路口,你要加速了。”六点二十六分,晋华收好车钥匙,快步向电梯走去,铃声再次响起:“六点二十六分又三十秒,抓紧时间,不论你在哪里,快到你的办公室去。”电梯一层层飞过,六点三十分整,晋华坐在办公室的真皮座椅上,点起了一根香烟,轻轻地吸了一口,刚要呼出,铃声再次响起:“六点三十分二十秒,立刻停止除看文件外的任何事情,还有十分又四十秒,老总就要下来了,给他一个好印象。”赶紧掐掉香烟,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文件,揉了一下太阳穴,认真地看了起来,六点四十分左右,穿着睡衣的老总从楼上的私人卧室下来,看到伏案的晋华,爽朗地笑了:“小晋,又是你第一个来啊,很好,年轻人就是应该多用功的。”晋华抬起头,受宠若惊地憨笑着:“老总过奖了,我有点担心自己的方案不够完善,所以起早来看看。”“好好努力。”“知道了,老总。”

 三天后,晋华的办公室。铃声再次响起:“四点十六分,老总让你在四分钟后去见他,整理一下,立刻去老总办公室。”四点十九分又三十秒,在铃声的提醒下,晋华敲开了老总办公室的门。四点二十分整,晋华坐在老总的对面,老总满意地看着晋华:“这个月的业绩,你带领的小组最高,我们决定任命你为部门经理。好好干,不要辜负我的期望。”依旧是受宠若惊的憨笑:“谢谢老总,谢谢老总,我一定好好努力,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最后,晋华一边不停地重复着“好好努力”,一边退出了办公室。四点三十分又四十秒,晋华收拾好自己的文件,在一片恭喜声中走向了自己的新办公室,脸上的憨笑没有停下。

 第二天一早,晋华在反复的铃声中,起床,洗漱,出门,直到到达医院。打卡,取血样,取尿样,肝炎筛查,胸透,B超···最后只剩下一项CT了。接待他的是一名老医生,脸上的皱纹像是一朵衰败的菊花,花白的头发,眼睛有点浑浊。打量了一下后,晋华按照指示躺在了扫描架上,安静到有点可怕的CT室里突然响起一阵铃声,冰冷的电子音响起:“七点三十分整,抓紧时间,你必须在八点钟之前回到公司,请示老总下一步的企划。”老医生有些责怪地看了一眼晋华,而后者则是歉意甚浓的憨笑。X光慢慢扫过,一遍,两遍,三遍···怎么回事?晋华有些疑惑。而CT室的沉寂再次被打破,那是一声带着惊讶,充斥着喜悦的尖叫,沙哑而又浑浊。那个老医生怎么了?CT机突兀地停了下来,老医生亲自跑来扶起了晋华,那轻柔的动作让晋华一阵恶寒,但是脸上的表情却依旧是石刻般的憨笑。“老人家,怎么了?我有什么问题吗?”“没有,没有,你很健康。”老医生笑了,脸上的菊花艰难地绽放,“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刘,一名医生,同时也是一名生物学家。我想邀请你参加我们的实验。”“我?!我又不会什么生物,帮不上什么忙的,刘先生是开玩笑吧。”晋华憨笑着。刘医生的右手紧紧地抓着晋华的右臂,仿佛害怕他跑了似的:“不,不,只有你参与进来了,我们的研究才能完善,才能有所收获。”见晋华依旧是一脸为难的憨笑,刘医生抛出了自己的筹码:“只要你参与进来,不论成功与否,我们都会支付给你一大笔佣金,多到让你一辈子奢华的活着。只要你同意,我们甚至可以先把这笔钱打给你,你考虑一下···”刺耳的铃声再次引爆,“七点五十分整,体检要结束了,抓紧时间回公司,并寻找和企划有关的问题,以备和老总交流。”晋华憨笑了一下,声音和闹钟的电子音一样的麻木冰冷:“刘医生,关于研究的事情下次再说吧,我要回公司了。”“你再考虑一下···”“不了,以后再说吧。”

 将体检报告交到有关部门,在老总那里坐了近二十分钟。晋华一脸憨笑的开车离开了公司,他现在有一个下午的假期,自工作以来,这是他第一个长假。回到家,躺在床上,想着怎么过这么一个惬意的下午。但是,那刺耳的铃声再次响起:“两点整,你应该泡一杯咖啡,然后看秘书送来的文件。”我已经有假期了,不用看什么文件了,晋华得意的想着。但是令他恐惧的是他直挺挺的站了起来,拿起床头桌上的杯子和速溶咖啡,冲泡了一杯咖啡。整个过程完全没有晋华的思想参与,这个身体已经不受自己控制。急匆匆的喝完凉水冲开的咖啡,晋华,不,准确的说是晋华的身体,做着抽拉、拿起、翻开的动作,仿佛自己身处办公室一样。

  刺耳的铃声响起:“两点四十五分又三十秒,你应该和你的秘书谈一下关于开会的事情。”

  刺耳的铃声响起:“三点二十分又十秒,你应该去财政部经理办公室,然后和他谈十分钟的心,以增进感情。”

  刺耳的铃声响起:“三点五十分又四十秒,你应该在网络上寻找产品定位,并整理出一份档案。”

   ······

  刺耳的铃声响起······

 晋华在铃声中,惊悚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完成了所有在公司应该做的“事”。由于地形的原因,他从卧室走到了楼道,从楼道走上了天台,从天台下来,走上马路,停在了马路中间。这时的铃声是:“五点四十分又二十秒,你送走了和你一起散步休息的人事部经理。向前走,在灌木丛那里等着老总出现,制造偶遇。”晋华的额头满是细汗,双眼中尽是急切:不能走,不能走,再走会撞车的。很可惜的是,身体似乎已经完全忽略了他的存在,坚定地迈出了几步,然后左顾右盼,小心地蹲下,作等待状。晋华的眼睛圆睁,眼角都要撑裂了,但是他依旧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哪怕移动自己的小指、控制自己的呼吸。不解,惊恐、疯狂充斥着他的眼眸,一阵尖锐的鸣笛声响起,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一辆飞驰的大货车,在巨大的痛苦之后,晋华失去了意识。而在他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从面前的血泊里,他看到自己的脸上依旧是石刻般的憨笑。

 渐渐地复苏,渐渐地清醒,渐渐地拥有自己的意识。睁开眼睛,晋华下意识地伸出手摸了一下自己疼痛欲裂的额头。突然他的动作停了下来,看着自己的手愣了一下。嚎叫,晋华疯了一般的嚎叫着,刺耳的声音是歇斯底里的喜悦和恐惧。我、我又能控制自己了!“不要制造噪音了。我没有想到你已经进化到这种程度了,不然的话一定不让你回去的,你简直是最完美的实验材料。”一个苍老的声音将晋华从喜悦中拉出,他偏过头,看到了刘医生。“我这是在哪里?”晋华虚弱地问着,然后他注意到了刘医生的手中——他的手机,那个让他无法控制自己的东西。“为什么!你为什么把这个拿过来,就是这个手机让我变成了这个样子,快拿走,快拿走!”刘医生仿佛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一般,从床头的柜子里拿出一面镜子,放在了晋华的面前:“你自己看看,如果你能够做出别的表情,我就把手机拿走。”晋华愤怒的瞪了一下刘医生,但是当他的目光移向镜子时,愤怒瞬间被惊悚代替。镜子里,他的脸上没有愤怒、没有惊悚,有的只是那如同石刻一般的憨笑,淳朴、实在、憨厚。

 晋华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夜晚,他通过内部电话联系到了刘医生。“我想刘医生一定知道原因,希望你能帮助我。”晋华的语气有些发抖,这一系列的事情已经让他的神经接近崩溃了。刘医生只是站在那里,也不表态。“只要能帮我解决这件事情,你要做什么都可以。”晋华咆哮着。“我也不太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想要弄明白,只有一个办法。”“做什么都可以,只要能治好我。”“参加我们的研究,这是唯一的可能。”

 第二天,晋华被刘医生带离医院,开车左转又折后离开了城市,目的地是一所靠海的白色建筑。刘医生领着晋华大致参观了一下建筑,认识了一下负责各方面的教授。然后安排一间靠海的房间:“你现在这里养伤,等你的伤好了再开始。”过了几天,车祸造成的伤疾痊愈。晋华被领到了一间封闭的实验室,“我们要对你做一系列检查,过程很复杂,但详细程度很高。”两天的时间,晋华按照刘医生的安排接受各个方面的检查。期间,有两次身体不受控制的状况,好在提前被教授们控制住了,才没有酿成大祸。

 第三天一大早,晋华被刘医生叫去实验室,所有的教授,甚至那个和遗传没什么关系的心理教授都来了。实验室的荧光屏上是晋华各方面的检查结果。“从结果上看,你的身体构造,肌肉,骨骼等方面没有任何问题,你的手机也是正常的手机,没有任何的特殊。”一听到这个,晋华当即吼了出来:“怎么可能没事,一定有事!一定有!”“我们还没有说完。”一位秃顶的教授接过了话茬,“你的问题很明显,我们在第一次检查中就已经找到了,但是为了避免失误,我们瞒着你,让你坐了全身检查。之后我们便确定了问题所在。”晋华双目赤红地盯着教授,像是一只绝望中又看到希望的野兽。“你的部分神经已经萎缩了,到了无法行使基本作用的程度。比如说面部神经萎缩,你只能保持那种笑容。另外,更神奇的是你的一部分神经已经金属化了,朋友,你就是人类进化史上的奇迹。”“金属化?”晋华呆呆地重复了一句。“是的,金属化,它们严格地执行着接收到的信号,就好像电脑执行程序一样,百分百完成,不折不扣,这正是一种完美工作形式,我不得不先向你表示祝贺,在进化的路上,你已经超过我们了。”老教授羡慕地看了看晋华,继续道,“但是它们的信号源头却不是你的大脑,一开始推测是你的手机,后来你没有手机也有过失去控制的状况,我们推翻了原来的猜测。新的猜测是,金属化的神经会按照时间点去执行相应的神经反射,就好像一大堆闹钟一样,你定好时间,到时间它会自动响铃一样。金属化神经的信号源头是时间。这个我们会继续研究,但是需要你的合作···”剩下的晋华都没有听到,因为他已经被“闹钟”这两个字彻底打倒,天旋地转,耳边似乎还有手机上闹钟的刺耳铃声在回响。

 晋华再次醒来,已经是黄昏时分了。空旷的屋子有一名不速之客——那名心理教授,“你醒了。”心理教授的声音很柔和,给人一种信服的感觉。“睡得舒服吗?”晋华想要苦笑,但是他不能,最终放弃了:“最后怎么样了?讨论的结果是什么?”心理教授淡淡一笑:“他们的观点暂时先不说,先听听我的说法吧。”晋华无神的看了他一眼,算是默许了。“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只需要点头和摇头就可以了。”晋华点头。“你来自农村?”点头。“你之前有尝试过很多的工作,但是都失败了?”点头。“自从得到现在这份工作后,你就没有休息过?”点头。“以前谈过恋爱,但是被甩了?”依旧点头。“你曾经有过作家的理想?”晋华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继续点头。 “你每天订很多的闹钟,是要提高自己的效率?”点头。“这么要求自己是想要赚钱?”点头。“你很久没有回农村看望父母了吧?”沉默,然后点头。点头。“每次很同学见面,总觉得他们的眼光是鄙夷?”抚了一把脸,点头。“很好,我想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教授轻轻弹了一下指,“准确的说,如今的一切都是你自己造成的。”晋华抬起头,眼中是不解和愤怒:“怎么是我,我是受害者,我什么都没做!”教授只是轻笑:“你的经历我大概是猜到了。农村来、有着自己的理想、有过纯真的爱情、梦想过可以和家人一起快乐生活···但是现实将你的所有梦打碎,没有金钱你什么也得不到。你清醒了,是好事。但是你又麻木了。”晋华低下头,不敢看教授的眼睛。“你的心麻木了,你迫切需要很多很多的钱。你放弃了一切情感,安排时间,提高效率,为了赚钱。你以为除了钱之外的东西可以在有钱的时候再得到,那是再关注感情就是了,但是现在你的麻木让你进化了,进化成类似于机器人一般的存在,没有感情,没有理想,没有真实。只会做一切能让你赚钱的事,只会一遍一遍的听从闹钟的指令,金属化的神经让你的赚钱效率达到了最高,让你被他们称赞为人类进化史上的先行者。但是,拥有了金属神经的你还是人吗?连自己都控制不了,连笑与哭都没有办法做到,只会石刻般的憨笑。值得吗?”一串串,连珠炮一般,晋华的头越来越低,最后埋在了被子里,沙哑的嚎叫着,因为他哭不出来,他只能憨笑。“赚钱固然重要,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不值得,也不应该放逐自己。等读懂了‘人’这个字之后,再回来吧。别那么拼命了,那不是奋斗,那是麻木。”

   第二天,晋华乘坐一班南下的火车离开了京城,回老家去看望父母。月台上,心理教授和刘医生并肩而立。刘医生的声音略带火气:“为什么要送他走,像他那样的实验者可是独一无二的。”教授轻笑了一下:“你已经证明了进化并未停止,晋华只是一个失败品,他的进化是畸形的。相信我,真正完美的进化后人类不会是一个拥有金属神经,没有情感的人!”

 

 

【编者按】
上一篇:【短篇小说】懒散的神明
下一篇:【中篇小说】远归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60252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