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7月16日 周一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评论
[美篇]蕊寒香冷寄哀思 ——《送给母亲千头菊》美学意义
日期:2018-06-2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西部
点击:407

卜继军的散文《送给母亲千头菊》,以母亲生前喜欢菊花开头。作为孝子,于老人家健在的时候,每每都会送上一盆盛开的千头菊花摆在母亲的窗前。母亲故去后,仍会带上千头菊,年复一年于清明节、重阳节、母亲生日时祭祀。文章中间由送走了母亲后,驻足母亲生前小屋,睹物思人。从一台似乎仍可听到“咯噔噔,咯噔噔”作响的缝纫机,引出母亲一生中的几个生活小片段,于娓娓轻声中,将母亲形象一点点展开并赋予了菊花般品质与神韵。文章最后,又回转开头母亲与菊花情结,以散落于墓碑上的菊花瓣安抚母亲亡灵。祈念福祉,平顺安康。

整个文章,温婉平和;写景写情,波澜不惊;静穆中不失美景给人的愉悦,细微中独见中国母亲的勤劳贤淑形象与崇高品质。通篇虽说只有开头寥寥数笔写出菊的品性,但以菊花引出的故事,特别是引出以人物为主体的故事,让人在普遍意义上对菊花的审美与价值取向,通过母亲这个人物所表现的特征得到验证。同时,读者亦会以最朴素的认知与联想,将历历在目的人物形象所展现的崇高得到充分理解与认同。阅读者从中将个体意识的审美情趣不断升华,获取阅读的愉悦与满足。作者以通俗易懂的故事语言讲述人物的琐细生活情景,目的就是将人们心中对菊花的敬仰与喜爱,随着记述的展开而转移到人物身上,进而更加敬佩这位普普通通的母亲。

我个人理解,这篇开头节尾遥相呼应写满了菊花的散文,中间又用大块篇幅引出母亲的勤劳善良,敢于挑战生活,简约持家,热爱生活的生活片段,其美学意义除了寄菊花于哀思外,让一个普普通通的母亲形象,具有了菊花的品格。引导人们于平凡中发现情操,于质朴中捕捉华美,于点滴生活的轨迹中体会母爱。

 

一 、美或许无需去发现,她自然天成,她存在于平凡中,她的美在于能够引起人们共同的愉悦与快乐。

 

《送给母亲千头菊》,正是抓住了客观存在,平凡得让人们在亲临时方恍然大悟的身边事,一点点的陈述,一层层的深入,在阅读与积累中,通过文字的联想,看到一位母亲的高尚情操。“锈迹斑驳的钟摆好象累了倦了,静静的悬在那如此安祥,任时光前行,它一动不动,象似睡着了的妈妈。”一个经历苍桑,却有着满满母爱的形象,出现在我们的视野。她就象经历过春与夏的风雨,于秋日的清寒中悄然绽放的菊花,“堕地良不忍,抱技宁自枯。”(吴履垒《菊花》 )到了暮年,满头银丝,仍“弓着背伏在缝纫机前”,用那“布满青筋的手,娴熟的搬弄压角,随着轻轻摇晃的身子,压角下吐出漂亮的衣衫。”用心中的美打扮生活,“虽枯不改香”。(梅尧臣《残菊》)作者在文章的开始,就把这种古朴自然的美呈现在读者面前。让人们还没有走出菊花那种“宁可抱香枝头老,不随黄叶舞秋风”(朱淑贞《菊花》 )风骨豪情,便又感动于年暮的母亲的坚忍与刚毅,不辞辛劳,黙黙无闻。如此平凡,绽放的爱大无边。

 

二、美或许需要装扮,但质朴的美,有着广域的空间维度,稍加捕捉便引起普遍共呜。

 

我们都知道,菊花开在九月八。作者在文章的开头就写到:“每年的清明,我都会带上一盆盛开的千头菊,为母亲祭祀。”在北方,自然状态下,清明节是不会有盛开的千头菊。很显然这盆千头菊是人工培育,返季盛开的花。作者也提到,那是路过花鸟市场买到的。盛开的菊花,母亲喜欢,当子女的,只为博得年迈母亲的欢欣。质朴的爱,用鲜花寄托,自然亲切。用鲜花来表现这份情感,或许人人都可能做到。然而世上鲜花多种多样,玉兰、康乃馨、百合都可以送给母亲,作者为什么偏偏选择千头菊?读罢此篇我们就能发现,作者的唯美匠心昭然若揭。作者深喑母亲有着一双灵巧的手,是热爱生活的细心人。手里的缝纫机为他人赶制衣衫,是在打扮生活,送爱给他人;为自己的子女飞针走线,也是在打扮生活,让子女得到幸福与健康。而一年四季都将有一盆盛开的千头菊摆在母亲的窗前,绿莹莹,金灿灿,母亲脸上流露出的喜悦,就能给子女无尽的心安。子女的做法其实很质朴,也很普通,但无尽的美却表现的淋离尽致。文章中,有一段对母亲的描写,完美的表现出作者对生活的细微观察,并将这一生活细节其提升到对母亲的敬仰与赞美。虽然只是淡淡一笔,却充分体现出母亲淳朴的唯美风貎。“小时候,每逢到了腊月里,盼着妈妈上班的工厂不再加班。早上赖在暖暖的被窝里,看妈妈对着镜子,在卷曲的发上抓点缝纫机油走出家门。”那个年代没有发胶、没有摩丝,贯常使用的就是食用的香油或是缝纫机油涂抹在发上,以求乌黑油亮。食用油珍贵的不得了,哪舍得往头上抹。母亲使用缝纫机,缝纫机油自然近水楼台,唾手可行。作者对生活细节的描写,其匠心就在于于无言中表现母亲的美,表现母亲对生活的热爱。以四季都有盛开的菊花,歌咏其“深丛隐孤芳,犹得车清觞。”(梅尧臣《残菊》 )的清幽与不凡;同时以母亲的质朴传承,博得世人的爱戴。子女从中“也都跟着妈妈学会了用它来缝制衣物或是做个自己喜欢的被罩、床单、窗帘...”赞美母亲,溢于言表,母亲象菊花般“轻肌弱骨散幽葩,更将金蕊泛流霞。”(苏轼《赵昌寒菊》 )母亲的形象更驱高大,人物也更加丰满了。

 

三、美或许需要表露。适时展示光彩靓丽的一面,以其蓬勃向善,不畏艰难的傲骨风度和气质不断憧憬,不断向往,不断追求,美亦无边无岸。

 

我们都知道,常见的菊花绝大部分不以娇艳的姿色取媚于时,而是以素雅艰贞之品性见美于人。她们“暗暗淡淡紫,融融冶冶黄。 陶令篱边色,罗含宅里香。”(李商隐《菊花》 )其“擢颖凌寒飙”、“秋霜不改条”的内质品格,成为温文尔雅的中华民族精神的象征。作者在描述与歌颂菊花的笔墨不多,但在写她的母亲的时候,却用心着墨,让母亲的一言一行力求表现菊花般的品质与特征。那种秀丽淡雅,亭亭玉立的神采,那种昂首挺胸,似高山流水的气质,那种对生活与未来的向往以及所表现的乐观姿态跃然纸上。花开于秋季,却“怀此贞秀姿,卓为霜下杰。”(陶渊明《和郭主簿》);母亲在生活的艰辛中,却尽全力“每到换季的时候,都一如既往,坐在缝纫机前,嘴里哼着我们永远都听不懂的小曲,随着踏板欢快的声音赶制衣服。”我们常见生活中充满阳光的高歌劲曲,我们也常被幸福时刻的浅吟轻唱陶醉,而一个识字不多的母亲,生活中常有唯自己才哼得清,诵得懂的小曲幽然飘荡在自己的世界里,那该是怎么样的一种享乐与幸福。谁会有这种纯自然,纯生态的精神世界呢?唯有象菊花般的母亲。可谓“耐寒唯有东篱菊,金粟初开晓更清。”(白居易《咏菊》)

《送给母亲千头菊》这篇散文,表面对菊花轻描淡写,让人在单纯的金黄色千头菊中,感悟与体味菊花的品质,构筑心中的那份艳美。深读,却是对故去的母亲的回忆与思念,满满的,沉甸甸。蕊寒香冷寄哀思,唯有菊花最相宜。当我们通读全篇,细细品味,却从写母亲的几个生活片段的故事里,从普普通通的母亲身上深深的感受着菊花的精神。一个优秀的母亲,呈现在我们面前,看似一枝独秀,然而作者无疑是在用千头菊花来暗喻普天下所有的母亲。一个母亲的独姿风彩,宛若那盆盛开的菊花,层层叠叠的绿叶上,金灿灿的花蕊显得那么宁静高远,神圣脱俗。读到最后,我们为作者为什么会在一年四季不论刮风还是下雨,都要为母亲送上一盆千头菊感动落泪。送千头菊祭祀母亲的美学价值与意义也就不言而喻了。

(2018年6月文彧《送给母亲千头菊》于第五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获散文一等奖)附:

 

送给母亲千头菊

 

文/文彧

 

每年的清明,我都会带上一盆盛开的千头菊,为母亲祭祀。

千头菊,品种繁多,名称各异。一般都在盛夏过后花开。其中有一个品种俗称“美矮黄”,其株不高,满枝桠吐蕊。当立秋刚过,天气稍有凉意便争相竟妍,水嫩的黄,缀满株冠。远远望去,宛若一群刚刚出壳的鹅仔,金灿灿嬉戏聚团。

那一年的重阳节,我抱着一大盆盛开的千头菊去看望病重的妈妈。妈妈撑着病身从床上坐起来,凝望着那簇黄橙橙的千头菊,满心的愉悦呈现在脸上。

就在那一年,重阳节过后,母亲永远离开了我们。

送走了母亲,独自一人伫立在老人的小屋里,眼前的一切凝固成画。

陈旧的挂钟两个指针宛若事先约定,叠在一起,沉落在那个再也不能前行的悲恸时刻。外壳紫檀色早已被拭出木的纹,印证经年岁月。锈迹斑驳的钟摆好象累了倦了,静静的悬在那如此安祥,任时光前行,它一动不动,象似睡着了的妈妈。

窗下那台缝纫机,机头沉黙不语卧在台板上,机针扯出的缝线垂落在一旁。妈妈有病四年,身子左侧的上下肢不能自如活动。我们几次想把它收起来,妈妈始终不同意。开始还撑着嘴,说不定哪天手脚灵活了,还可以缝些东西。听了这话,我们都暗自流泪。此时,我恍惚看到满头银丝弓着背伏在缝纫机前的妈妈,布满青筋的手,仍娴熟的搬弄压角,随着轻轻摇晃的身子,压角下吐出漂亮的衣衫。

小时候,每逢到了腊月里,盼着妈妈上班的工厂不再加班。早上赖在暖暖的被窝里,看妈妈对着镜子,在卷曲的发上抓点缝纫机油走出家门。下午放学,急着往家跑,喜欢站在妈妈的身后,瞪大眼睛盯着妈妈那双巧手,把一块块布料变成衣服裤子。直到毕业下乡,回城参加工作了,每到换季的时候,妈妈都一如既往,坐在缝纫机前,嘴里哼着我们永远都听不懂的小曲,随着踏板欢快的声音为我们赶制衣服。有一年,在北方当兵的哥哥回来探亲,妈妈把哥哥的军装铺在炕上,反反复复,量了好多尺码写在纸上。第二天,买回草绿色的的确良布,将纸上的尺码变成布上的石笔线条。妈妈说:知道你不喜欢妈妈做的衣服,上班了,不能总穿你哥哥的军装呀。妈妈给你做一个,看你满不满意。那时候,心里不喜欢,嘴上也不敢说,连神情都不能流露出半点不满意。如果要是叫爸爸知道了,爸爸定会给你上一堂“政治课”,有时候,一堂课不算完,还要上一宿。

仿做的军装,跟真的就是不一样。先说颜色,军装绿中带黄,怎么晒都不掉色。仿制的,绿的让人想到秋天的大葱叶子,穿上身没几天,边边沿沿拿省叠绉的地方,就被磨得露出黄玉米搬的颜色来,而且衣领也不板挺,软了巴叽趴在肩上。总之难看极了。

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穿妈妈亲手缝制的衣服了。可这二十多年里,妈妈的缝纫机一直没停歇。退休在家,有了充裕时间,左一个新样右一个新款为小孙子做衣服。孙子长大了,开始上幼儿园,每天穿着爸爸妈妈给买的运动服,奶奶给做的新衣服,搁置一边。

妈妈老了,再也做不出年轻人喜欢的衣服。可那双勤劳的手却一直没有停下来,每天都能听到缝纫机咯噔噔,咯噔噔欢快歌声。老俩口的小屋本就不是很大,每次去,见妈妈缝制的“二人转”手帕,占居了很大空间。金丝绒的面,八个角,边沿或是缀满了金色与银色的亮片,或是缝上五颜六色的流苏。

轻轻试去缝纫机上的浮尘,眼前又呈现出妈妈不畏艰辛勤劳慈祥的身影。妈妈识字不多,歪歪扭扭能写出来的字还是跟随在工会干校进修培训的丈夫学的。初到城市,在工会干校家属服务部做临时工,为学员拆洗棉衣棉被。心灵手巧的妈妈很快就被服务部的主任发现,把一架上海产标准牌缝纫机交给妈妈使用。妈妈有了缝纫机,如鱼得水,前来需要缝制的各种活计也堆成小山。为了能多赚钱,妈妈就与爸爸商量,家里买一台,一来把白天干不完的活拿回家,二来也可以为孩子做做衣服。于是在我出生那年,家里便有了这台缝纫机。

一晃,六十年过了。这台机器在妈妈的手里不知为家里创造了多少财富。家里的兄弟姊妹,也都跟着妈妈学会了用它来缝制衣物或是做个自己喜欢的被罩、床单、窗帘...

抻手扯掉了粘在衣柜镜子上用来祭祀背光的白纸,拉开窗帘,让隔在外面三天的阳光重新注入小屋。窗台上有盆千头菊仍然娇艳,中午的阳光直射在纤细的花瓣上,象晴蜒的翼晶莹剔透。花叶有些垂败,大概有一周没浇水了,可淡淡的清香依旧氲氤在空中。

妈妈喜欢花,常有些不知名的花草盛开在妈妈的窗台上。五天前,学着妈妈的手艺,做了些沙琪玛送来。临来路过花鸟市场,捧回这盆黄艳艳开得正当期的千头菊。全家人坐在妈妈床前,看着妈妈脸上露出的笑,我们心里有无尽的安慰。老天太无情了,菊花仍在盛开,妈妈却没有敌过病魔。

迎着秋日暖暖的阳光,我的眼角浸出泪水,滴在花瓣上。想念她老人家,怀念她老人家。

此后,每年到了她老人家的生日,她老人家的祭日以及清明节,我都会带上一盆盛开的千头菊,来到墓地。不论刮风还是下雨,在她的碑上,洒满千头菊的花瓣。

【编者按】(曾在2017年4月4日文彧发表在盛京文学网:《清明,我会带上一盆千头菊》链接地址http://www.sywriter.com/Read.aspx?id=67764,2018年5月参加邀请赛时重新创作:《送给母亲千头菊》。)这篇评论和文彧老师的获奖文章都是非常优秀的范文。无论从题材、构思和文字叙述都诗意盎然,令人深受启发。以菊花的俊美清新和勃勃生机象征母亲的品格,生动完美。问好作者。【万泉河编辑:佳佳】
上一篇:《小说选刊》2018年7期小小说之我评
下一篇:为了一份未尽的心愿——长篇小说《在墙外》后记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391214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