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2月16日 周日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烟雨同题57】听雨
日期:2018-06-20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吴永华
点击:558

我发现,到了晚上,人大都是感性的动物,会想很多事情,而且多半是不很愉快的甚至是痛苦的事情。这种情绪控制不住,轻轻一碰就会痛,有时痛得难以呼吸,尤其是雨夜,所以每当有雨的夜晚,记忆便会宿命一般涌上心头,不管我是寂寞的还是不寂寞的。当我以为这种情形已经定格成第一百零一种表情的时候,似乎有些感觉变得不一样了。

昨晚的雨,不知道从几点开始落下,到八点的时候,忙完了一天的事情,我终于可以休息一会儿了,情绪刚刚松懈下来,便有刷刷的雨声开始轻叩耳膜,我就端着薏米红豆水,走到窗前。

从小我就喜欢雨,而今快到知天命之年了依然喜欢,也说不出为什么。我想,雨,大概是古典的。看到雨,我便不自觉地会想起那些吟咏雨的诗篇,或许是因为心理因素,我不喜欢“润如酥”的天街小雨,也不大喜欢“润物细无声”的春夜好雨,独独喜欢那狂飙突进的夏日急雨,每每想起许浑《咸阳城东楼》里“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和苏轼的《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便觉得酣畅快意,而现下,我抬眼看到的,便是这样的骤雨,裹挟着铁马冰河般的气势呼啸而来,这时候的我,是欣喜的,雀跃的,带着诗化的意境,用着才从喧嚣的市井声浪中逃出来的耳朵和眼睛,听雨,看雨,心静,神动。

昏黄的路灯光里,树木在大幅度地摇摆着,看起来风更紧了,即便站在窗内,我也觉着有些寒气沁骨。细密的雨丝从幽邃、混沌的夜空里斜斜地抖动着飘落下来,闪着光亮的雨滴急速飞旋成一道道凌乱交织的线条,如同在表达一种浮躁而又无奈的情绪,燃烧着连锐利的寒意都无法熄灭的焦躁的火焰。窗是一道屏障,把细锐的寒风、绵密的冷雨和一些或迷惘或焦躁的心情关在窗外。远远地注视着,我的心中隐隐掠过一缕缕失落和酸楚,说不清是为了什么,但是我知道,我想剥离那些失落和酸楚,然后,在这冷雨中,心平如水,聆听满世界播撒的叶子的笑声,那么,我的平平仄仄的心里,或许会有一个绿意盎然的梦。

雨落的声音,沉稳,有力,跟记忆中的那场秋雨重叠了。

大概是上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一个秋日的傍晚,放学了,天只是阴阴的,看不出有下雨的迹象,我照例跟连文和文士一起回家,通常情况下我们这三人行,都是我在中间,他俩在两边,我个矮腿短,走不了太快,他俩也早就习惯了每天陪我慢悠悠往家走,也经常在我走不动的时候,一个背着我,一个拎着我的书包。那天没走几步,天一下子就暗了下来,风声突起,路边的树拼命地扭动着,不断有脆弱的枝条被风摧折,飘摇着下落,我下意识地抬头望望天,看到乌云四合,即将被那峥嵘的云吞没的最后一块蓝天,好像天空的一个洞,化作一只幽深的眼睛,无穷地深远,仿佛要把人吸进杳无边际的黑暗之中。一股巨大的恐惧感涌上心头,我禁不住大叫一声,他俩被我吓了一跳,问我怎么了,我怕得说不出话,指指天,他俩毕竟也是不大的孩子,一看这情形,也骇了一下,这时候,天已经变得近乎漆黑了,雷声也在头顶炸响。我们三个同时惊觉,他俩迅速地拉着我的手,本能地撒腿就跑,跑没几步,我就有点连滚带爬的了,文士有些懊恼地对连文说:“咱俩真彪,背着小静儿跑不是快么?”然后我们便配合默契地完成一系列动作,连文弯腰,我爬上去,文士接过我的书包,然后沿着大道往家奔,连文急着跑路,不方便用两只胳膊固定我,我就在他背上来回晃荡,我怕掉下去,就紧紧抱着他的脖子,虽然我没有什么力气,但还是将连文勒得气息不畅,这就影响了奔跑的速度,然后,豆大的雨点劈头盖脑的就砸了下来,连文背着我在原地转了一圈,有点蒙了,好在文士挺镇定,指着不远处的玉米秸秆搭起的草捆子说,去那里躲躲,然后抓过我,拦腰抱着,把书包扔给连文,跑到草捆子面前,挪开一捆玉米秸秆,露出空当,将我塞到里面,他俩接着钻进去,挡在我的外面。

厚厚的草捆子将天地分割成了内外两半,外面的世界昏天暗地,雷雨大作,里面的世界,三个孩子,虽各自都有些心惊,但却笼着一种奇异的宁静安谧的氛围。我坐在田垄上,一开始很是瑟缩,因为这天气实在是太可怕了,超出了我的心理承受能力,我忐忑地看着他俩,憋屈地想哭,大概是看出了我的恐惧,他俩一人伸出一只手,握着我的两只手,安抚地握紧,晃晃,告诉我别害怕,有他们呢。现在想起来,他俩当时也应该是害怕的,但还是抑制着自己的心情护着我,我也竟是从他们稚嫩的维护中寻到了安全感。后来就谁也不说话,那个狭小的空间里光线很暗,我们互相注视着,彼此间呼吸可闻,静待雨停。

那场雨来势迅猛,但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停雨后,我们钻出玉米捆子,连文探路,我走中间,文士殿后,一路泥泞地回了家。站在家门口,看到我全身干干爽爽地回来了,妈妈有些惊讶,迅即也就明白了,我嫉妒地看着妈妈非常和蔼慈祥地对连文和文士笑着,因为妈妈都没有用那种眼神看过我……

这段四十多年前的往事,在这样一个雨霏霏的夜里,从我的记忆深处走出来,让我的心变得柔柔软软,到如今我还清晰地记得黑暗中他俩的眼睛,忽闪忽闪的,亮晶晶的,带着暖意看着我,让我安心。

春节前小学同学聚了一次,我见到了多年不见的连文和文士,他们都过得很惬意,连文都做了姥爷了,谈起发小时光,我由衷地对他俩表达了当年我不曾表达过的谢意,对于那时,他们也有很深刻的记忆。连文说:“你是咱班最小的一个,白白净净的,性子也乖巧,是大家心目中的小公主,大家都愿意对你好。”温老二也跟着凑热闹:“可不是嘛,那时候我们也想背你,可是你只让他俩背着。”语落,大家开怀大笑。我的视线投注在他们脸上,思绪飞回当年,在他们背上走过的日子是我的童年记忆中最温馨的一抹亮色。人生是一场漫长的旅行,我会与许多人擦肩而过,偶然有人停下来,与我同行,他们或者给我欢乐,甚或给我伤痕,不论结局如何,我都会记得他们曾经对我的微笑,灿若桃花。这些停留下来的人,无论如何,最终都会成为我生命中的温暖,看到他们,我会想起风雨同舟,我会想起不离不弃,他们给我苟且的勇气,让我面对这个世界不仓皇。

雨还在继续,似一篇抒情散文,细腻入微,带有极强的感染力。读着读着,就让人沉浸在一种别样的情绪里。雨声从窗外跳进屋里来,又沿着雪白的墙壁往上爬,爬出一道道渍印,印出一个个故事。故事里有一把黑色的大伞,伴我度过了十九岁天空的雨季。读大学时,我最喜欢的去处就是图书馆,那时候下午都没有课,短暂的午休之后,我就钻进图书馆,看书看得不亦乐乎。那天我正跟一本心理学著作奋战,旁边有人说,快下雨了。然后就陆续有人往外走,我没带伞,也就随之出去,走到楼外的雨搭处,雨已经下起来了,雨帘斜织,很有一些烟雨江南的韵味,只是大家都没有什么心情欣赏,三三两两跟我一样的没带伞的男孩女孩无聊赖地踱来踱去,等待时机冲回对面的宿舍楼。这样的情况下,我一般不会焦躁,因为那无济于事,我望着对面,耐心地等雨势减弱,然后看见宿舍楼冒出来一把黑色的伞,伞下的身影有些熟悉,穿着我们系的运动装,但是看不到脸,等走近了,我认出来那是我的同学,令我惊讶的是,他居然是特地来接我的,隔着那么远的距离,他在楼上的宿舍里竟然看得清对面的我,真难为了他几百度的近视。我跟他慢慢走回去,故事就这样慢慢展开了……

各人有各人的雨声,这是我刚刚确凿感受到的。如同人生,聚散匆匆,反复无常,起起落落,飘忽不定,但是走过去了,哪怕是如同踩着刀尖起舞的舞者一般地走过去了,一切也都会变得从容了。不去怀想,若然真的回望,是否便可成全了最好的时光。无论悲伤还是喜乐,曾经执著的事如今或许早已不值一提,曾经深爱的人或许已经成了陌路,那些太多太多的不能复制的过往,比如红豆,比如懵懂,比如青春,比如感情,比如曾经的美好,比如刻骨铭心的悲剧,都不可重复,其实这样也好,既是拥有过,又何惧此刻的失去。或许这就是活着的代价,每个人都必须付出的不容讨价还价的代价,该散去的,终究会不再属于你。如此,让雨还原本色,催生一种精神,将身上的凡尘洗净,还原一份悠然。如此,做一个洒脱明媚的人,往事不计,后事不提。

忽而觉得腰有点难受,我才惊觉独自站在窗前很久了,我知道自己想了很多,但仔细回想,却捋不清自己到底想了些什么,或许是不想捋清,又明明觉得有些情绪不一样了。或许,我只是在怀念过去,仅此而已。

【编者按】雨夜,常常给人以无限遐想和莫名的伤感。细雨柔情,大雨刻骨,暴雨更是冲击心灵。雨,可以洗涤尘埃,留住美好,让过去的坦然而去,让感动的依然澎湃。作者之所以喜欢更大一些的雨,是因为儿时纯真的友谊就是在暴雨的下午,刻在了生命的旅程;青春懵懂的花季也是在雨天,继而邂逅了爱情。所以雨天给了作者人生的感悟,“往事不记,后事不提”。让多愁善感的雨天渐渐成为生活的清醒剂,听雨,赏雨,赞美雨,好好的生活。推荐共赏佳作,感谢赐稿烟雨! 【烟雨编辑:分飞燕】
上一篇:我的端午,我的情
下一篇:此事古难全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087061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